1

分享

學校輔導系統合作

因為經歷不同學校與不同工作,加上我自己的求學背景。有的時候會有些包袱在,但隨著經驗的積累,我真的覺得那些都很不必要。
我想講一個前輩的故事(感謝他同意我分享),來跟大家說明,在學校輔導系統內的競爭與比較,有多麼沒意義。
阿喵很多年前是某國中兼輔,兼輔的是他要帶十幾堂的綜合科輔導活動課,但也要擔任學校輔導人員的角色,這十多個班的學生,你都是個管的概念,社工通報會找你、師生衝突會找你、同學吵架也會找你,不須負擔行政與導師的角色,但忙起來比誰都忙。但如果學生的狀況是第三級個案,也就是家暴防治、中輟、性平議題,則會轉案給專輔教師。通常在轉案之前,會做初步的評估,了解學生、導師與家長的觀察與狀況,並告知將轉介給專輔。
阿喵的專輔同事大專是一個個性比較不好相處的人,競爭性比較強,愛和同事比較,同事比較晚到校或是看起來不認真,他都會直接跟長官說,堪稱認真負責小幫手。有天,阿喵要轉介一個三級案給該大專。在此之前他先打了通電話跟家長溝通此事。
大約一週後,個案已經轉到大專手上,某日大專以一種輕蔑的語氣說,那個個案的家長跟孩子說,你比較會傾聽同理,哼哼,我才不會那種沒用的東西呢。阿喵笑笑,沒說什麼。
大專不會知道,阿喵那通電話的實際狀況,案母在一個背景聲音非常吵雜的地方接電話,但電話的那頭,案母情緒很大,阿喵雖然只聽得到大約三成的內容,但感受到他非常需要情緒支持,所以只能非常努力地專注地聽他到底在講什麼。不是要展現什麼同理或傾聽,是因為聽不清楚案母講話阿。阿喵苦笑著對我說。所以大專酸他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要回應什麼,但也不想跟大專說任何實際的狀況。依照大專過去的行事作風,如果把事實告訴他。他大概又要去和主任告狀說阿喵怎樣又怎樣了吧?
我們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要知道,自己看到的經驗到的只是一部分,因為無法知道事實的全貌,所以需要和系統中的夥伴合作,請他們告訴我他所觀察到的。當然每個人會有自己的狀況、觀點、看法與價值觀,在教育現場也多少會有自己的情緒。但盡可能的,我們得把學生(個案)的利益放在我們自己情緒與議題的前面。
如果今天一位家長向孩子表達自己比較喜歡傾聽與同理的老師,表示他真的很需要情緒的支持。即便我不是他的輔導員,為了讓親師合作可以順利,我願意試著更柔軟。我也願意提供其他的諮商輔導資源給他。我相信家長如果自己有被照顧到,家庭氛圍可以好一些,對學生也會是好的。所以,我第一個想到的或感受到的,不會是阿喵談話做得比我好,哼哼,有什麼了不起。或是趕快出言酸阿喵,好掩飾自己內在不舒服的感覺。這真的沒有必要。
有很多時候,當我有種自己搞砸事情或是覺得別人做得比我好的時候,我會思考幾件事情,第一個是,我在這個系統中是什麼位置,因為我的角色這幾年不斷在流轉,所以我需要確定自己的責任與義務。我當特教師,我就會降低我自己使用動力概念的頻率,而更多的比重在訊息給予、資源的連結、教學課務、社交技巧的指導、個案管理等等。那我的角色就會和輔導師、心理師不同。也需要有更多的合作。
第二個是,如果我覺得工作上有挫折,我也會思考自己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需不需要請教其他專業。甚至尋求督導,求教同事。心情不好的話,我就會玩手機遊戲、轉扭蛋。阿喵的故事真的給我很大的啟示,也讓我對於學校心理諮商輔導特教的系統合作,有了更深的體悟。
阿喵真是一位好老師。
輔導老師 心理輔導

Photo by Adam Winger on Unsplash

#輔導老師  #心理輔導 
分類:職場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你家孩子老坐不住,談ADHD
  • 下一篇
  • 當孩子周遭的人是精神疾患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