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療癒者的功課

忙到沒時間寫東西,終於找到空了。
最近的疑問體驗是身為療癒者,有可能挑選自己想要的個案或被療癒對象嗎?
挑選這個行為本身有沒有可能是殘忍的?
小時候閱讀的偉人傳記偏向宗教領袖,從小一直有一個錯誤認知,就是「奉獻即為有愛」(矢車菊)。
當然小孩年紀小,只會從自己現有的體驗去理解接收到的資訊。當年的我看到這些宗教領袖受眾人簇擁、愛戴,是不是代表只要幫助他人,身邊就永遠不寂寞?(菊苣)

於是潛移默化之下,讀了越來越多起共鳴的書籍,養成了多管閒事的性格。(馬鞭草)
然而對任何人多管閒事,卻沒有周旋於眾人的手段與膽量,下場就是不時遭到欺負,或是成為另類的校園霸凌對象。
然而在校園之外,我的多管閒事卻建立了新的交友圈。
我看見了許多需要幫助的對象,在網路上、在同人圈,笨拙的我在與這些朋友交流的過程,慢慢形塑自己助人的方式。
學會了方法、學會了手段,也成功成為許多人的支柱,然而接下來的功課卻是「學會離開,尊重他人的功課」。
這功課直接衝擊我的起點與行為,著實讓我傷透腦筋。我有方法助人,但我卻無法幫助每一個人,為什麼?
人求助,卻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心理。
有人純粹需要人推一把,其實自己可以走的更抬頭挺胸;
有人忘記走路的方法,需要重新學習前進;
有人學了成長的方法,但是太痛苦,只好往另一個方向逃避;
有人則是蹲在原地,哭求所有人幫幫他,卻不願站起來踏出任何一步。
我不是神,更不是醫生,沒有世俗的認可去協助他們,讓自己瞎忙在其他人的困擾裡,這樣有意義嗎?
我確定我的所學是有用的,可是為什麼他們仍然好不起來?為什麼仍有許多人哭泣?
好多好多疑問,我越想幫助所有人,疑問就越來越多。
終於有一天,在現實面與心理面的雙重衝擊下,我崩潰了,而且讓最親近的他一再承受我的崩潰。
我受夠了,受夠自己的任性與軟弱,總算重新站起來,面對自己的問題與責任。
回到起點,我的內在小孩仍在原地哭泣,他對我說:「為什麼沒有人陪伴我?」
但成長後的我滿臉疑惑,我的身邊明明充滿人,為什麼內在的自己卻如此哀傷?
那一刻我才驚覺,我認真對待了別人,卻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療癒了他人,也期待他人來療癒自己,卻沒有真正為自己求助過,沒有放開心胸相信他人能夠療癒自己。
於是,我把對他人的關注收回大半,對我的內在小孩伸出手,用一直以來的所學擁抱她。花精、中醫、國標舞,我學的一切,其實都只為了療癒自己。就連助人的念頭,也是為了自己。
沒有自己,怎麼會有他人?
是因為我不好,才看到別人不好。
是因為我受傷,才看到別人受傷。
是因為我想治癒我自己,所以我治癒他人。
療癒者的功課,都是療癒自己的過程。
中醫恩師曾說過,自己痛過,才知道怎麼療癒他人。
但自己不先好起來,就無法相信他人也會好起來。
他人是自己的投射,是鏡子,照出自己的模樣。
當我牽起內在小孩的手之後,卻輕易放開了許多人的手。
我嚇了一跳,原來我並不想幫助所有人?
我照顧了自己,揀選自己真正能夠幫助的對象,變輕鬆了,卻必須承受某些人的憎恨。
因為他們看到我有能力,卻選擇不幫他們。

然而轉一個角度,我眼中的他們早就有能力安撫自己,卻不願這麼做,就跟曾經的我一樣,癡癡期待他人的救贖,卻不願意牽起自己的手。
我如果繼續出手,他們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會去檢視自己?
至此,我才真正明白恩師的話。助人非常需要看時機,以及拋開自己,真正為他人著想。
我好起來了,真正做了自己的功課,然後看到自己以往一直在幫人寫功課,反而害那些人越來越晚經歷該經歷的過程,甚至讓人誤會自己不需要做功課

說實在的,我不後悔,因為這也是我的必經歷程,只是我從現在這一刻起,必須尊重別人的歷程。
正視自己對他人的影響,才能真正明白助人的意義。
儘管表面上我的行為看起來是挑選,實際上包含拒絕在內,都蘊藏我對他人的心思。
我知道自己的行為代表什麼意思,所以能懂的人,自然會懂。

不過拒絕的功課還要走上好一陣子,繼續加油。
此文獻給過往幫助我的朋友,我幫助過的所有對象,以及任何擁有相同煩惱的療癒者。
相信你們的選擇,就是對自己與他人最好的選擇。
#花精  #療癒  #人生體悟 
分類:心靈

堤風,日文接案翻譯、巴哈花精諮詢師、駐點按摩師、業餘國標舞者。想在這裡說說翻譯、說說國標舞、說說花精、說說情緒。翻譯工作或花精諮詢問題請洽:[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