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書摘] 蘇雪林《我論魯迅》〈自序〉

多年前翻看大概是蘇雪林《中國二三十年代作家》,評判魯迅的辭色之辛辣是寡聞的我此前此後所未見,讓我疑惑是一時風氣或是一己過節。該書如今不在總圖,倒發現蘇氏有《我論魯迅》一書,〈自序〉一番自道已大致釋疑。

「人家想必都知道蘇雪林是反對魯迅的。『反魯』,幾乎成了我半生事業。但為什麼要反?究竟是怎樣反法?則好像還沒有人能知道清楚。」
「這本集子之出版原用以作為魯迅逝世卅週年的紀念,同時也借此結束我半生的反魯事業。以後關於這個『文妖』的事,我不高興再理會了」;
「四十年來,人們對魯迅既只有恭維,不敢冒犯,也養成了一種心理上的『交替作用』。當你對魯迅略有不滿之詞,即非左派,聽了也覺逆耳。」
「更覺焦慮不已,是以不顧前途有何禍患,孤獨地扯起反魯的旗子了。
這面旗子扯起以後,並沒有人跟踪上來,仍然是孤零零一個我。並且受左派嘍囉恣意的攻擊與污辱,即同情我者亦噤若寒蟬,無人肯予援手。」「不過我引為最堪怪詫的是:在大陸時,人家提起魯迅,便覺心驚膽戰,尚情有可原;在臺灣提起魯迅,聽者也有凜乎變色,掩耳欲走之慨,便難於理解了。」
「我要剝去魯迅偶像外表燦爛的金裝,歸還它一包糞土。」
「魯迅一輩子運用他那支尖酸刻薄的刀筆,叫別人喫他苦頭,我現在也叫這位紹興師爺喫喫我的苦頭,不算不公道吧?」
「打死老虎,不為勇敢。可是我敢問一聲:就說是打死虎吧,試看這隻死虎又何等地難打?一隻大老虎躺在地上,四周圍有千千萬萬的小老虎,磨牙厲吻圍攻你、狂噬你,你逃到天邊,角落裡也會猛然躥出一隻不知什麼名色的野獸來,惡狠狠咬你一口,我的吃虧,不是有目共見的嗎?名字鬧上了黑名單,幾乎被他們反間計陷害了,又不是事實俱在嗎?」

(〈自序〉;蘇雪林《我論魯迅》,臺北:新亞,1971。)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