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給最近

最近想把養死了一陣子的迷迭香拿去丟掉,因為它現在在陽台還是呈現癱倒的狀態,記得這一株植物,是我大學養的第一個需要照光的植物,那天陪小邱看完擋車,順勢在走回捷運站的路途上買了它們,另一株虎尾蘭至今還很健康,除了上面附著一些房間的灰塵。
植物店的老閱是個聽不見的阿伯,老閱娘看得出來是個得力助手,什麼品種都知道它們需要的照顧、養護,而他們兩夫妻的住家就在後面的小巷子。
那天晚上被植物包圍著的阿伯倚靠在躺椅看著小說,阿嬤邊跟我介紹邊忙於修整花花草草,並用心地擺好每一株植物。阿伯的目光時不時飄向阿嬤,像是在注意什麼。
兩個人的氛圍是如此溫潤的。
離開店後才突然發現剛剛的十分鐘是多麽的緩慢,像是一種時差的分隔,
但我卻又提著植物們走回了台北這個城市。
整間座落在大馬路邊的平凡植物店,卻讓我爾後常又想起了它。
#台北  #陽台  #狀態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