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閒聊,我們以後台大見。

大學 台大 人生 小學 勇氣
承接上一篇閒聊,想把這個小故事在這邊整理起來。
  A君,是我從中年級(三、四年級)就同班的同學,高年級分班後,我們也還是同班,我自認為我們兩個的算是很好的朋友,記得那時,我們兩個還一起合作以E.T為主題,然後搭配當時受歡迎的神奇寶貝和數碼寶貝為輔助,在空白數學作業簿,創作自己的冒險漫畫。
  每個人負責兩頁,接力去創作,天馬行空的亂畫,然後給班上的同學傳閱,只可惜最後在傳閱的過程中,遺失了。
  扯遠了,在上一篇有提到自己小學時期的學業成績還不錯,在高年級時,幾乎每次考試都能穩定在三名,而A君就幾乎是第一名的代名詞。

  就算是國小階段,大家還是會下意識的去比較分數和名次,  其中有一名B君,剛好會特別在意這些細微末節和名次,有時對比自己排名前面的人會流露出一絲嫉妒心,我和A君都頗討厭他這樣的行為。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都不禁覺得自己很幼稚,也感到當時的自我意識有點膨脹。
  很快地,國小的我們也即將畢業,各奔不同的國中,記得畢業典禮那天,在氣氛的渲染下,有些同學忍不住感傷流淚。
  對我來說,沒有那麼多愁善感,只覺得很自然地要往下一個階段前進,當然在一起那麼多年的好友要分離,還是有點不捨,同班四年A君就是其中之一。
  在大家陸陸續續找完老師、朋友們合照完後,終於到了要揮手說再見的時刻,就在這時B君說了一段至今讓我記到現在的話:
「大家別難過,雖然我們會上不同的國中,但我們以後一起在『台大』見面吧!」
其實B君這麼說,當時最主要想表達的就是大家不要難過,以後都還是會見面的,而在討厭他的我和A君,則省略這一段,只得到:「B君表示,未來他會上台大。」的結論。
這時A君只是冷冷的說:「哪有這麼容易,哪有可能全部人都上得了台大?」
這就是我和A君最後的記憶。
大學 台大 人生 小學 勇氣

椰林大道

「台大」這兩個字,對國小的我其實沒有很具體的概念,只知道是台灣最好的大學,其他就一概不清楚。

  上了國中後,我理解到國小世界的狹小,多得是比我聰明的人員,隨著年紀漸長,我也更理解自己的天花板極限,知道我離所謂的「第一學府」距離有多遙遠。
  但考高中時,在自認苦讀有成,我上了自己設定的理想高中,那時的我堅信成功是屬於堅持到底的人。在上高中第一天,要寫個人自傳時,我大言不慚的寫說:「很高興能來到XX高中,我希望以台大電機為我未來目標而努力!」
  當然,第一次月考成績出來後,我就恨不得希望能那篇自傳自動銷毀。
當年自己的高中錄取標準是PR90,而這大概就是我的極限,然而在PR90的學校中,每年貼出來的榜單,大約只有個位數錄取「台大」,且通常不會是最熱門的電機、外文、資訊、法律等系所。
而當時的我在校排300多中,總是只能在250遊走,「台大」兩字的份量是從那時讓我徹底感受到有多麼「遠」。
大學 台大 人生 小學 勇氣
  寫到這邊,我其實只是想表達,「我們以後一起在『台大』。」這句話我事後回想起來,才能感受當時的我們有多麼的初生之犢不畏虎,卻也天真的有點不切實際。
  回到原點,在那個連即時通都還不普及的年代,A君跟B君在小學畢業後我們就失聯了,究竟B君有沒有完成他當年的宏願,其實我也不清楚。
  但我知道A君的。
  再次得到A君消息時,是在每日在抽屜都會出現的補習班廣告傳單上,A君的制服繡著第一志願校名,名字下方寫著班排第1名。
  第一次看到時,與其說我很驚訝,倒不如說我有一種「果然A君就是辦得到。」的認同感。
  爾後,三不五時,這些被當計算紙的廣告傳單上,我偶爾都能看到A君的名字出現。

  三年過去了,高中畢業,我忙著進入人生另一個階段,再次得到A君的消息,是在某次國小同學會上,從班導口中知道的。
  原來,A君當年應屆便上了台大醫科
  為了整理這個回憶,我還用A君+台大醫科的名字搜尋,才知道當年A君指考化學成績是滿分,全國唯二之一。
  轉眼離國小階段已經有快20餘年,回顧這一段記憶,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會覺得A君就好像另一種不同的人生一般。
大學 台大 人生 小學 勇氣

《三個傻瓜》劇照

  記得電影《三個傻瓜》說:「你朋友不及格,你很難過,你朋友拿第一名,你會更難過。」
  事實上我一點這個感覺都沒有,如果還有機會見到A君的話,我只想跟他說:

「幹!你真得很強欸!」。



   最後的最後,就我的班導告知,我們當年的班花,也上了應屆的台大外文。
MAGIC!
#大學  #台大  #人生  #小學  #勇氣 
分類:藝文

找一個地方,放進自己的想法,讓散落在腦海中的文字,有個安身的家。

評論
上一篇
  • 閒聊,小時了了的真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