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當喜劇演員走進教室,科學傳播需要說故事

科學教育 說故事
思考到環境教育或科學教育,​
有一個問題相當重要:​
「該如何讓聽眾留下來聽你講?」​
​《怎樣談科學》這本書就是要來解答這個問題,​
此書作者本來是大學的終身職教授,但後來轉而去好萊塢發展。​
為什麼?​
因為好萊塢有一群全世界最會說故事的人,​
他想去學如何把說故事的技巧拿來套用在談科學這件事上。​​
---​
但這碰到一個小問題,​
嚴肅的科學家對於自己的專業通常抱有一種嚴肅的看法:​
如果把嚴謹的學術給「娛樂化」,​
那對科學是一種扭曲及褻瀆,
神聖深奧的學術成果不該被包裝成庸俗的喜劇題材。​
這種想法雖然高尚,
但不利於科學知識的傳播,
因為人生來就喜歡聽故事,而不是理解數字,
冰冷又繁雜的知識傳播只會悶死學習熱忱(看看台灣的高中生),​
進而讓大眾跟知識產生距離,​
一個好的社會不會希望人民跟知識產生距離。​​
---​
想要讓人學習,​
就要用適合人類學習的方式傳遞知識,​
我們喜歡聽故事、喜歡幽默感、喜歡新奇古怪的事物······​
如何吸引眼球跟耳朵,​
如何用這些含糖的敘事技巧來包裹難以入口的科學知識,​
是一門不該被教育界及科學界忽視的專業。​​
那去跟誰學習說故事的能力呢?​
脫口秀演員及編劇。​
脫口秀演員基本上就是靠著說故事維生,​
而如果把這種敘事能力用在教育上,​
我覺得對於科學傳播會是很大的助益。​
舉幾個例子,
文案力點滿的 #怪奇事物所 對於知識的傳遞比大多數的制式教育更有效率,​
另外,美國幽默作家 #ZeFrank 的作品也是我看過最引人入勝的生物學教育影片。​
---​
我覺得台灣對於「說故事的能力」目前仍不太重視,​
如果能培養每個人的「敘事直覺」,​
並且建立「敘事文化」,​
或許大家的生活都會更有趣更豐富一些。​​
---​​
看看Ze Frank如何介紹雨林中的擬態:
#科學教育  #說故事 
分類:學習

就是寫一些有的沒的

評論
上一篇
  • 樹是否後悔它的形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