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記海藍】香菸

羅香 香吉士 同人 航海王 羅

Photo by Nicolas Ladino Silva on Unsplash


  遠離人煙的偏僻小徑上,一名身材十分高大,頭上戴著一頂大紅色寬鬆針織帽的金髮男子,嘴上叨著香菸,怒氣沖沖地踏著粗魯的步伐走著。身後厚厚的黑色羽毛披風隨著他的動作大幅度擺晃。
  「可惡!什麼爛醫院嘛!居然連白鉛病不會傳染都不知道!」
  「那也沒必要炸掉整間醫院吧,柯拉松。」
  有氣無力說道的是跟在男子身旁,頭帶一頂毛茸茸、有著黑色斑點的白色帽子,身高連男子膝蓋都不到的嬌小黑髮男孩。
  被喚作柯拉松的男子柔聲安慰身旁的小男孩。
  「羅,那些王八蛋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小男孩只是搖搖頭,沒有回應。自從白鉛病發病以來,毒素在他身上蝕畫出一塊又一塊的白色斑紋,怪物、遺孽等諸如此類的惡毒咒罵,他早就聽慣了,事到如今,就連感到生氣或受傷的念頭也早已被磨光了。
  忽然間,羅聞到一股燒焦味。不過他絲毫沒有半點驚慌,反而一臉淡定、習以為常似地無奈抬起頭。
  「真受不了你耶。今天起火的是帽子、頭髮還是披風?」
  兩人四目相覷,沉默了兩秒之後——
  「哇——羅燒起來了!水!水!」
  柯拉松一把抱起羅,倉惶無措地一路狂奔,想要尋找水源。
  「背包!背包裡有水啦!」
  好不容易滅了火後,柯拉松讓羅坐在自己盤起的雙腿間,一邊替他擦拭被水淋濕的頭髮,一邊沮喪地喏喏道歉:
  「對不起,我又犯糊塗了……」
  羅抱著被柯拉松的菸灰燒出一塊焦黑烙印的帽子,鼓脹著腮幫子不滿吼道:
  「你到底要燒幾次才甘心!從今天起,你給我開始戒菸!」
  柯拉松一聽,立刻滿臉委曲地討饒。
  「欵——別這樣啦,這可是大人的樂趣耶。」
  羅才不管什麼樂趣不樂趣的,他只在乎安全問題。
  「要是你的香菸剛好戳到我的眼睛怎麼辦!」
  柯拉松不由得放聲大笑,用力拍打羅的頭。
  「哈哈哈,我又不是手長過膝,怎麼可能打到你這個小不點。」
  「好痛!住手啦!少囉嗦!你才是空長個子的豆芽菜!」
  羅氣憤地揮舞雙手,擋開柯拉松的寬厚大掌,同時惡狠狠地反駁回去。
  收起笑意的柯拉松偏頭想了想。
  「不然這樣吧。等你長到跟我的手一樣高時,我就戒菸。」
  羅沉默了一會兒,用著細如蚊聲的空虛語氣開口:
  「……我可沒有把握。」
  聞言的柯拉松滿是心疼地緊緊抱住羅,激動斥喝:
  「笨蛋,別說喪氣話!我一定會讓你活下去!」
  放棄抵抗的羅只是冷冷回應:
  「……但我剛才差點被你燒死耶。」
  「唔……!」
  一針見血的吐嘈,有如一把尖刀刺在柯拉松背上,他深深低下頭,誠心誠意地反省:
  「對、對不起……」
  羅微微側過頭,用眼角餘光偷偷打探身後的柯拉松。逆著光,他看不清楚柯拉松的表情,但那一頭的金髮在燦爛的陽光與帽子醒目的大紅色襯托之下,耀眼得幾乎讓人感到眩目。再加上搔動鼻間的尼古丁氣味,以及從頭頂上傳來的大手的溫暖,讓羅沒來由地萌生一陣睡意——那是他在失去家人和棲身之處後,第一次感受到的安心感。
*****
  天氣晴空萬里,航路一切正常。
  今天的千陽號同樣迴蕩著男生們的嬉鬧聲和女士們的談笑聲。
  然而,原本悠哉閒適的氛圍卻被一道殺雞般的鬼吼瞬間劃破。
  「喂,綠藻頭!」
  隨著聲音現身的是從廚房裡殺氣騰騰衝出來的香吉士,他站到通往一樓草坪甲板的樓梯上四處張望,一看到正窩在牆邊陰涼處補眠的索隆,便氣沖沖地破口大罵:
  「不是警告過你不准拿廚櫃上昂貴的酒!那可是專門用來替女士們製作甜點的耶!」
  身為犯人的索隆絲毫沒有半點反省之意,甚至連眼睛都懶得睜開,想也不想地回嘴:
  「吵死了。用便宜的酒就不會做菜的廚師,充其量就只是個捲捲眉的色河童而已。」
  「啊……!你終於退化到連人話都不會說了嗎?臭綠藻!」
  香吉士氣得一腳踩在樓梯扶手上探出身,作勢就要往下跳——
  此時,嘴裡叨著的香菸隨著他的動作抖落一團夾帶火星的菸灰,好巧不巧地落在靠坐於樓梯底下的羅的帽子上。
  「糟糕!」
  香吉士見狀連忙收回腳彎下腰,伸手拍了拍那頂白底帶有雪豹花紋的毛茸茸帽子。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坐……在這……」
  就在他邊道歉,邊進一步將身體探向前,想要檢查帽子有沒有被燙出印子時,正好與猛然抬起頭回望的羅四目相對。
  逆著光,羅看不清楚香吉士的臉,但朝自己伸來的手、尼古丁的氣味,以及菸霧縈繞下,閃爍著晶瑩光輝的耀眼金髮,恰恰與心底最眷戀的那道身影重疊。羅不由得瞪大雙眼,神色滿是驚訝,隱約還有幾分的泫然欲泣,微啟的雙唇彷彿欲言又止般地小幅張合。
  雖然才剛認識沒多久,但香吉士從沒看過羅如此失態,他不解地偏過頭。
  「羅?……是說,原來你的眼睛也是能張開的嘛。」
  由於兩人身高相差了十一公分,平時活像是得了僵直性脊椎炎的羅總是站得直挺挺地瞇縫起眼,居高臨下俯看香吉士。即使偶爾趁著上餐、送點心時,香吉士好不容易有機會反過來用下巴看羅,但每每不是被帽簷遮住臉龐,就是對上一雙要張不張、要閉不閉,永遠一副沒睡飽似的慵懶半瞇眼。第一次可以如此完整地看到羅的瞳孔和眼白,香吉士忍不住半帶促狹地發出驚嘆。
  羅聞言迅速斂起神色,又再換回原本一貫的冷傲表情,同時伸手壓低帽簷,不發一語地轉頭背過香吉士。
  那露骨的態度惹得香吉士不悅地挑高招牌的捲捲眉,撅起嘴嘟嚷:
  「喂,有必要那麼生氣嗎?」
  「……我沒生氣。」
  羅冷冷回應。
  「啐!」
  香吉士悻悻然地咂了一下嘴,像是懶得跟他計較似地直起身,舉手以大姆指和食指捏住嘴上的香菸深深吸了一大口後,動作熟練地將香菸捻熄在隨身菸灰缸裡。接著他抿住雙唇,將蓄滿口腔的香菸從左邊嘴角用力往上噴出,看上去就好像一支蒸氣直竄的壓力鍋。
  完全想不透自己究竟踩中了羅的哪道地雷,是帽子還是眼睛?但畢竟他是自家船長的救命恩人,現在雙方又是同盟,香吉士還是不得不稍微放軟態度。
  「雖然算不上賠罪,不過我有好心替某位像小鬼頭一樣挑食的七武海先生,準備了『不.是.麵.包』的水果奶酪當點心,要吃嗎?」
  大概是最後的一絲心有不甘在作祟吧,他口氣酸溜溜地刻意加重『不是麵包』四個字。
  羅儘管不滿香吉士句句帶刺的調侃,但終究還是抵擋不住美食的誘惑,因為他很清楚香吉士的手藝有多麼精湛,任何乍看之下再平凡不過的食物,這位暴力廚師就是有辦法將其昇華成一流餐廳水準的絕品佳肴,從龐克哈薩特出發才不過短短幾天,自己的胃就完全被收服了。
  「……要。」
  聽到羅的坦率回應,香吉士這才滿意地重新換上笑容,轉身走向餐廳,同時不忘開口提醒羅:
  「要吃就快點過來,不然被魯夫吃光了,我可不會再補給你。」
  等香吉士離開後,羅這才慢條斯理地站起身往餐廳移動。當他沿著樓梯往上爬到一半時,上方突然『磅!』地傳來一聲巨響,抬頭就看到魯夫整個人壓在香吉士身上。
  「哈哈哈哈!抱歉,降落失敗了。」
  看來應該是坐在船頭的魯夫,因為急著趕來吃甜點,於是直接伸長手臂攀住二樓欄杆,準備以跳躍的方式抄捷徑飛到餐廳,結果正好撞上站在門口的香吉士。
  魯夫毫無誠意地道歉完後,便利落地翻起身衝進餐廳,留下香吉士一臉痛楚地支起身盤腿而坐,伸手揉了揉腫了大包的後腦勺。
  「臭橡膠……我早晚會宰了你……」
  「香吉士,你沒事吧?讓我檢查看看有沒有腦震盪。」
  從醫護室走出來的毛茸茸吉祥物船醫,滿臉擔憂地上前關心。
  原本緊皺眉頭的香吉士,一看到自帶療癒光波的小船醫,所有不悅和疼痛瞬間全都拋到九霄雲外。他笑著摸了摸喬巴的頭。
  「沒事、沒事。我有替你準備了棉花糖思慕昔喔,快點去喝吧!」
  「哇——聽起來好好喝喔!」
  一聽到棉花糖,喬巴立刻開心地高舉雙手,小跳步地跑向廚房。
  看著那惹人憐愛的動作,香吉士臉上的笑容也益發燦爛。不經意地和羅對上眼神,原本大大的笑靨斂成一抹薰風般的和絢微笑,他再次出聲催促:
  「羅,再慢吞吞的,真的會被吃光喔。」
  說完便起身跟在喬巴後面走進廚房。
  一會兒生氣,一會兒燦笑,一會兒又宛如平穩無風的海面一般靜謐,像極了記憶裡的那人。又再重疊的形象,讓羅幾乎快要分不清楚究竟是夢還是現實,他眩目般地瞇起眼出神凝望。
  「你在看什麼?」
  身後冷不防傳來的聲音,拉回了羅的思緒,他收回追逐香吉士背影的視線,微微側過頭,以眼角餘光睨著身後走來的羅賓和娜美。
  羅賓接著又再意味深長地詢問:
  「也或者說……你在看『誰』?」
  那語帶弦音的刺探,使羅原本皺緊的眉心,又再加深了幾道紋路。他冷冷地瞪了羅賓一眼,壓低語氣開口:
  「……別探人隱私,妮可屋。」
  察覺到羅毫不掩飾的殺氣,羅賓當然不會繼續自討沒趣,她聳了聳肩輕笑。
  「哎呀,真可怕呢。呵呵。」
  只是一旁的娜美似乎沒有發現暗藏的危機。
  「喂,托拉男。雖然是同盟,但請你不要隨便打我們家廚師的主意,不然我可是會向你收取一千萬貝里喔!」
  聞言的羅神色漠然地盯著娜美,若有所思地沉默不語。忽然,他高高揚起下巴,嘴角還噙著狂傲不羈的招牌冷笑。
  「喔……只要一千萬貝里就好嗎?」
  「咦?」
  娜美原本只是想開開玩笑,但羅出乎意料的反應,讓她不禁一陣錯愕,等回過神後,當場又氣又急地直跳腳。
  「什麼意思?喂,托拉男!你想對香吉士做什麼!」
  不理會身後娜美歇斯底里的嘶吼,羅徑自邁開步伐走向廚房,隱在帽簷底下的臉龐上,掛著一抹有別於平時冷傲表情的淡然笑意。
*****
  廚房裡的香吉士一聽到娜美的聲音後,立刻踩著旋風步伐奔了出來。
  「娜美小姐——!小羅賓——!今天的點心是有著滿滿膠原蛋白,可以養顏美容的冰涼水晶雞捲派喔!」
  「香吉士!從今天起,你要離托拉男一公尺以上,不然罰金十萬貝里,聽到沒有!」
  娜美惡狠狠地對著香吉士警告。
  一頭霧水的香吉士,頭頂上彷彿冒出大大的問號,他瞪圓大眼偏過頭,從緊抿的雙唇間擠出一聲可愛的疑惑。
  「嗯?」
  

這大概是被寫過十萬次以上的羅香老梗(笑)
去年重新開始追停擺多年的航海王,再一次被香吉士的可愛人設完全擄獲。想想當初之所以會追航海王,大概也只是為了香吉士吧。
第一次寫動漫同人文,我很小心地斟酌用詞,希望寫出可愛卻不娘的香吉士,但畢竟已經隔了十年以上沒再創作,人物個性和劇情節奏的拿捏真的讓我陷入苦戰。
會寫這篇文,完全是基於內心無處渲洩的對香吉士之愛,目前還只是羅香未滿,如果未來還有心力,希望能讓兩人進展到牽手程度(喂!)
PS1.順道一提不重要的事,我是索香/香索本命(咦?)
PS2.時序是柯拉松剛綁架(?)羅後沒多久,所以羅還不稱呼他柯拉先生。
#羅香  #香吉士  #同人  #航海王  #羅 
分類:藝文

續.一曲寄情(尚曲)/會陸續上傳手邊僅存舊文作為記錄。或許會有新文,也或許不會有,隨心。

評論
上一篇
  • 【記所感】躲雨
  • 下一篇
  • 【記海藍】單向通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