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學弟)客氣客氣的

5/1(六)
  宏勳(學弟)罕見地在系排揪大家打球。
  我去了,覺得很好笑。因為不太熟,彼此客氣客氣的。
  意料之外的,沒有場可以打。除了宏勳和他建築系的朋友,還有兩三個建築系的學長(其中一個是講〈眼底的桃園〉時遇到的男生,每次遇到他,他都很親切地和我打招呼,長得挺帥的,有點像住租屋處頂樓的男生)。
  沒打多久就散了。前場後場來回跑,我想算了,下午再來。
  宏勳還特別傳訊息說:「抱歉讓你白跑一趟。」
  會不會太生疏了一點?

  然後我去圖書館看報紙,早上人寥寥無幾。因為以色列的踩踏事故,去找了書——〈然後你就死了〉——一本科普死法冷知識的書,究竟「人群踩踏」是怎麼致人於死的呢?書裡的文章在網路上也找得到。簡而言之,是因為過度擁擠、跌倒,千磅重的人群,導致無法呼吸而窒息。
  這本書蠻有趣的,我媽總說「不要問一些無聊的問題」,例如:人的斷肢會不會動?(因為蜥蜴的斷尾會動)也有一些不科學的問題(人性的)。總之,我想說的是,世界上也是有人跟我一樣無聊的。
  一路在圖書館待到了一點多。讀兩篇〈禮記〉、借了袁哲生的〈靜止在樹上的羊〉(因為不少人推薦)。主要還是在看呂正理的〈共產世界大歷史〉,好多歷史的細節是國高中沒有聽過的,像是史達林的妻子自殺(因為和史達林爭論五年計畫的理念衝突?)聽起來,蘇聯的共產主義也並非一路順暢,反對聲浪從沒停止過。

  先不寫太多,把日子的一半拆去。不然日記總是胎死腹中。

補上前幾天的超級月亮(照片一點都看不出來)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神仙打架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