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凡也可以-第15章(終章)

第15章 終章:平凡的幸福

鄭允浩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平凡的時候,是她撞上了他的背。
「老公,我沒事...」
從那之後,他一直對平凡感到很好奇。
系籃練習的那個下午,他看到平凡坐在場邊,向她一笑。
他感覺平凡用一種依戀的表情看著他。
迎新宿營那天,他藉故離開崗位,想接近平凡。
當平凡用親暱的語氣餵他吃東西的時候,他也沒有拒絕,甚至有點小開心。
雙人舞的時候,平凡突然跟校花學妹換了位置,鄭允浩覺得這個學妹真的太特別了,總是好像跟他親近,卻又每次都在逃跑。
所以在王翰則提議跟一個恐龍學妹告白交往一個月而指向平凡的時候,他沒有想太多,連抗拒都沒有。
他是真的想認識平凡。
當他在風鈴木大道看到平凡走向他的時候,他覺得時間好像放慢了。
那一刻,平凡讓他心動了。
但平凡卻拉著王翰則跑走,一股醋意酸上心頭。
「王翰則,平凡學妹跟你說了什麼?」
「她啊,說要請我吃早餐啊,那個...賭注算了吧!」
「你..你是不是喜歡平凡學妹。」
聽到王翰則這麼說,他怒火中燒。
「屁啦,我眼光沒那麼差!」
「那你把早餐讓給我!」
「蛤?」
於是平凡送來的早餐,都進了他的肚子。
趙微微約他去圖書館念書,他也沒想太多,希望平凡能出現。
可惜沒有。
所以他藉故說有事情,跑到他第一次見到平凡的那個小樹林。
平凡喃喃自語地說了一堆他聽不懂的話。
他聽得出來,平凡是在意他的。
耶誕舞會前夕,原本想邀平凡當舞伴,但平凡卻再次拉著王翰則逃跑。
她明明不捨地看著他,卻叫他約微微學妹。
當天,他果斷的告訴了微微他真正的心意。
而看到王翰則對平凡做壞事,他一股怒火中燒。
平凡溫柔的樣子,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而當平凡抱著他,喊他老公的時候,鄭允浩心裡甜甜的,他知道他愛上平凡了。
平凡說喜歡王翰則的時候,明明含著淚光的逃跑。
他想抓住平凡,但心裡酸酸的,當她說喜歡別的男人的時候。
回到寢室,王翰則卻摟著另外一個女生正在親熱。
「王翰則你這混球!」
他衝上去跟王翰則一陣扭打。
「鄭允浩你這瘋子!跟陳平凡根本一對的!你們兩個都瘋子!」
兩人打得氣喘吁吁坐在地上怒瞪著對方。
「我警告你,平凡喜歡你,你不准腳踏兩條船!」
「你白癡啊鄭允浩,平凡妹喜歡的是你!」
王翰則把平凡為他做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她...但她跟我說喜歡你...」
「你們倆離我遠一點,麻煩你,喜歡平凡妹就追走,不要讓她纏著我!」
所以,平凡是騙他的!
「對,她是騙你的!」
問了林真珠跟趙微微,他們倆異口同聲地說。
於是他決定要真心的告白一次。
但還是被拒絕了。
「允浩學長,平凡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看在這一點,我一定會幫你到底!」
真珠學妹在某一天下課時來找了他。
他們策劃了夜遊,為的就是讓平凡卸下心防。
幸好一切如願了。
鄭允浩想著一切,甜蜜地笑著。
「你笑什麼?」
平凡躺在鄭允浩的臂膀上,看著鄭允浩的側臉,那微笑的弧線,真是好看。
「沒什麼,凡凡,今天去溫泉飯店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對吼!他們今天約了三雙約會的。
微微跟靦腆男同學,而真珠則跟上次耶誕舞會的對象。
平凡好期待,失憶之後,對於大學的生活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她總還是有點遺憾,沒想到,還能再一次的體驗。
重要的是,她在乎的人,都得到幸福了。
王翰則徹底的在微微的人生中退出了,一切都太美好了!
「好了,別依依不捨了,男女湯分開,我們走吧!」
真珠拉著平凡跟微微走向女湯。
「平凡,我好緊張啊,今天第一次跟偉凱外宿。」
微微害羞地摀著臉,不敢想。
「微微,你千萬要死守清白!」
平凡擔心的說。
「哎呀,別聽平凡的,搞不好今晚平凡會主動進攻,微微,我有帶安全措施唷,分給你!」
真珠大辣辣地說著,讓平凡跟微微都害臊了。
「林~~真~~珠!」
平凡被說得有些心虛,鄭允浩床事上挺厲害的,這她一清二楚,所以她也許真的會撲上去也說不定。
「那我們去喝酒吧,壯壯膽!」
微微提議。
「好啊,我附議!」
平凡也覺得藉著酒意亂來,才不會顯得她太餓羊撲虎。
「你們兩的酒量...」
真珠雖然把持著懷疑的態度,但她已經決定要在這個晚上獻出第一次,所以就跟著平凡和微微去了飯店的酒吧。
「這是什麼情形?」
真珠的男友,林翰霆傻眼的看著三個醉醺醺的女人在酒吧的舞台上胡亂扭動著。
「各自帶回吧!」
鄭允浩鎮靜地看著台上傻笑的平凡,他得要趕快把她抓回房間,畢竟他見識過平凡喝醉的樣子,可不想她隨便對一個男人動手。
鄭允浩將平凡扛在肩上。
「明天見,兄弟們。」
本來晚上說好要玩桌遊跟夜遊賞螢,這下也不用去了。
「平凡,你們穿著浴衣去酒吧,很危險!」
鄭允浩將平凡放了下來,忍不住撈叨幾句,平凡微微敞開的胸口,看得他血脈噴張的,真不知道剛剛有多少人看過了。
平凡黏到他身上,摸著他的臉。
「老公,我跟你說喔,呵呵呵,微微得到幸福,我好開心唷!」
「嗯嗯,我知道,好了,我抱你去床上。」
「這麼快嗎?」
鄭允浩將平凡抱了起來,沒想到平凡一手扯著他浴衣的拉繩,將平凡放在床上的時候,他的上半身已經光溜溜了。
平凡用手親撫著他的胸膛,一路滑到腹部。
「凡凡,先不要這樣...我想等你清醒的時候...」
鄭允浩低聲地說。
「老公,昕昕說想要弟弟...」
平凡吻著他,浴衣往下滑,露出了香肩。
「昕昕是?」
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
「我們女兒呀...老公...」
平凡又再一次用舌尖挑逗著他的耳垂,他的頸肩,清楚的知道他的敏感帶。
這一次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衝動。
輕輕搓揉著雪白的渾圓,舌尖滑過乳尖,平凡輕輕顫抖了一下,呻吟了一聲。
「凡凡,我愛你...」
鄭允浩進入平凡的濕潤處,隨著平凡腰肢的擺動,兩人的契合翻到雲深處,到達了頂點。
平凡累得昏睡過去。
陽光照射了進來,平凡怕光,所以睜開了眼睛。
看著對面的男人,平凡幸福的笑了。
看著兩人都沒有穿衣服,平凡覺得自己肯定又斷片把鄭允浩吃了。
因為她又再次做了夢,夢到他們兩不斷地翻滾著。
害羞地不敢再想下去了。
鄭允浩睜開眼,將平凡拉近自己懷裡,揉了揉她的臀。
「老婆,早!」
老婆?
「怎麼...這麼快就叫我老婆了...」
這才過了一個晚上啊,真是太害羞了。
平凡臉紅的將臉埋進鄭允浩厚實的胸膛裡。
「老婆,我一直都這樣叫你呀!」
「啊?」
平凡坐起身,正對著床鋪上的婚紗照。
「我...我們結婚了!」
鄭允浩也坐起身,摸了摸平凡的頭,將她摟進懷裡。
「你又做夢了嗎?」
「你怎麼知道?」
「老婆,我們結婚了,你失憶了三年,我們還有了孩子。」
鄭允浩耐心的撫了撫平凡的背。
自從那次車禍,平凡好幾次醒來都忘記自己曾經結過婚,醫生也說了,這是後遺症,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
對平凡來說,每一次都重新適應一次的感覺,很新奇。
但這次,她記得。
原來她回來了,回到她最想要的人生。
這個人生,有鄭允浩,有昕昕。
「那趙微微呢?」
「微微結婚啦,明天要去參加婚禮。」
「真的嗎?」
所以,微微是真的得到幸福了?!
平凡勾著鄭允浩走進了教堂,看了一眼微微的婚紗照。
照片裡,是那個靦腆的男同學,李偉凱。
平凡心裡好激動。
所以她有回到過去,而且看似是成功了!
真珠跟一個她從未見過的男人走進教堂。
「平凡,這是你第一次看我老公!」
真珠幸福的介紹身邊的大肚男。
「真珠,我有問題問你!」
平凡把真珠拉到教堂外面。
「你是跟大學的那個結婚嗎?」
「你在說什麼,大學那個是前男友呀,這個是工作認識的啊!」
平凡覺得有點混亂了,不知道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夢境。
「那...你有印象我大學跟你說我從未來回去的嗎?」
「陳平凡,你傻啊,這種話我怎麼可能相信啊!」
「兩位,新娘要進場了,請入座唷!」
平凡牽著真珠,還是忍不住問了。
「那微微這個?」
「微微跟現在這個老公有分手過啊,後來又復合的,陳平凡你到底活在哪個時空啊,真是受不了!」
真珠敲了平凡的頭一下,然後趕緊坐了下來。
這一切都太不對勁了。
所以,一切都是像鄭允浩說的一樣,是車禍後遺症,讓她分不清楚一些事情?
微微拖著長長的後擺走進教堂,漂亮的讓人賞心悅目。
昕昕在前頭當花童,可愛的撒著花瓣。
牧師證婚完後,微微拿起麥克風。
「其實我能順利結婚,要特別謝謝一個人!」
微微看了平凡一眼。
「平凡,謝謝你,告訴我要勇敢去愛,我曾經對你做了過份的事情,你還願意當我朋友,謝謝!」
微微對平凡笑了笑,平凡感到很欣慰,雖然她已經分不清楚到底發生的哪些是真實的,但重要的是,微微跟她還是好朋友,而且得到了幸福。
昕昕在身上睡著了,到家後,平凡把昕昕安置好了之後,看了四周。
一切都還是她熟悉的樣子,沒有什麼變化。
鄭允浩在廚房泡著茶,背對著平凡。
平凡感慨的跑向鄭允浩,從後方抱住鄭允浩。
「怎麼了?」
「老公,你喜歡過微微對嗎?」
鄭允浩沒有回答,轉過身吻了平凡。
「我喜歡的,從來都是陳平凡。」
「對不起,我有點分不清楚夢境跟現實了!」
平凡用力抱著鄭允浩。
「那你說說,夢裡的我,是不是一樣愛著你。」
回想著一切,不管是那一段記憶,鄭允浩始終都在她身邊,守護著她,一樣的愛著她。
「好像是耶!」
平凡抬頭看著鄭允浩帥氣的臉龐。
「我愛你,老婆。」
鄭允浩親暱的用鼻尖磨了磨她的鼻子,溫柔的吻了上去,接著把平凡放到流理台上。
「嗚..嘔...」
吻到一半,平凡突然有些噁心,乾嘔了幾聲。
「老公對不起...我應該是喝多了...肚子有點不舒服!」
鄭允浩停下來想了一下,然後揉了揉平凡的胸。
「老公...」
平凡害羞地倒在鄭允浩身上。
「平凡,我去一趟藥局...」
「啊?」
從藥局回來後,鄭允浩讓平凡拿著驗孕棒進廁所。
沒多久,三隻平躺在桌上的驗孕棒都同時呈現了兩條線。
「我...我...」
平凡已經想不起來到底什麼時候跟鄭允浩親密了,居然又有了孩子了。
「昕昕有妹妹了...」
鄭允浩將平凡抱在懷裡,開心的親了平凡。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鄭允浩將平凡抱進房間裡。
「重要嗎?重點就是我愛你!凡凡。」
鄭允浩再次撩撥起平凡的慾望,此時沒有話語,只剩兩人的喘息聲。
哪一段是真的,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不重要了,此刻平凡只知道。
很幸福,很幸福......
全書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