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不是失敗,只是換個跑道跑看看,手機相機攝影師的告白

鹿兔哈lutuhar
·Just now
快門ISO光圈,學過單眼相機一定知道這三個基本詞彙,會影響景深成像顏色到整體感,然後相機有幾個系統APSC和全幅半幅,鏡頭有短中長焦…看到這裡,大概很多人會先默默放下書本,因為後面還有10幾本的觀念介紹,風格都還沒開始就要先鑽研個3年,說不定還得去上上素描和美術課程。
我出身於正統的廣告設計,攝影當時是必修,也是底片機的全盛年代,那時候出門揹著底片相機是一種象徵,彷彿不會拍照就不是廣設的一樣,後來出現數位單眼,看著超過十幾種品牌的爭鳴,鏡頭系統的大亂鬥,學習單眼的門檻極高,軍備競賽是當時的一種風氣,但終極目標卻是相同: 更好的精緻作品,也因此各家的設備畫質不斷提高,也是影像之幸。
但對於預算有限的玩家來說,最高畫質的設備相對也需要對應的收益才能達成,一路走來可發現競爭者眾但需求不多,如今攝錄影設備隨處可見,價錢卻在過多的供給而不斷降低,更多的是業餘和專業比肩,而不才我當時雖對攝影很有熱忱,卻在削價競爭中覺得不值得,因此封閉這門選擇,換個角度來看其實就是失敗,但上帝總會記得開一扇窗,也讓我一腳踏入了另一個世界。
契機是看到一個新聞 : 最大的底片商遭遇危機,當時本身已對手機相機有一定了解,同時也要感謝王小路老師的一番分享,我第一位接觸與展開研究的手機攝影師,當得知那番轉變的心態時,有深深影響了我的決定。
回顧現今的智慧型手機相機的普及化,才僅僅過了20年,整個世界就發生了極大變化,也讓許多人措手不及,回想2017年底,當時世界數位化潮流一躍而起,快速精準的需求大增,人們開始對許多事物過眼即逝,不論是文學還是藝術,都遭受了這波衝擊,笨重的相機反應更加不及,圖像更替速度極快的要求下,攝影也開始速食了起來。
也就是同時,微小化的感光技術開始有了突破,起因是品牌手機發現手機相機已有突破性進展,運用A.I.的運算能夠補足畫面的損失,標榜能重現更好畫面的手機紛紛出爐,開始搖動相機的世界,加上社群和APP濾鏡興起,2018開始幾乎是APP修圖的天下,成品也開始讓人難以辨識是手機還是相機,至今已是一種主流,甚至也有很多人挑戰競賽,也取得了很多佳績。
那麼,我做得到嗎? 帶著自己從事視覺十數年的經驗,以及從底片機一路學習到手機相機的光學學識...等,為何不嘗試呢? 畢竟也幫精品品牌實驗過了,證明未來5年內有機會的話,不現在開始難道等著後面給人超越嗎? 所以就當下決斷,做吧! 不要怕不入流或是沒得支持,凡事都要先做過啊~
阿做了之後,就變成現在四處約人拍照,以及四處被邀約的情況了,目前依然不能算轉職成功,但是看到被搜尋率,被邀約教學率等的不斷成長,就慶幸自己有做了一個較有未來性的決定,有時候一個領域做不好,不見得是自己無法或是沒才能,說不定只是需要換個方向,也許會更好。
分類:親子

台灣少數商業級手機攝影師,南歐博物館收藏手機攝影作品,2021德國法國攝影賽銀牌和銅牌,2020 ipa 國際手機攝影大賽榮譽獎,TCPA入圍,專職於百行之中拍攝人物、美食、商品以及商業影片,並同時開課教授手機攝影技巧與質感攝影。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