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網路觀察] 心理師的網路形象與塑造

  • 心理工作者自我公眾形象的塑造
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乃至於精神科醫師,如何去經營自媒體,去塑造個人的公共形象,去推展心理衛生工作,是近年來相關從業人員私底下很熱門的討論議題。連農曆年時的clubhouse都有一群心理師在討論這個議題。心理師大都不像精神科醫師,可以依靠健保體系,大量接觸患者。大專院校與醫院專職工作大都薪資調整的幅度不高,且職缺數量比起大量嗷嗷待哺的新手心理師根本供過於求。因此很多人投入行動心理師與自費市場。在這個前提下,如何讓大眾認識自己,對許多人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議題。出版書籍是一種方式,不過門檻更低的就會是經營臉書粉絲專頁或是寫專欄文章。
  • 我選擇全匿名的方式在網路社群走跳
以我個人來說,我其實相當抗拒讓全名與個人照片顯示在網路上。甚至有些單位要跟我要照片,我都覺得感到憋扭。很勉強勉強,才讓自己照了一張「形象照」,好應付工作上可能的需要。比起形象照,我比較喜歡在我自己的講義和PPT裡放上似顏繪。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找不同的畫家畫似顏繪,開講座時再挑選自己喜歡的放上。
另一個部分是,我對於臉書、部落格有著很多不好的經驗。甚至遇過心理師同儕在肉搜到我匿名的文章之後,拿著我在網路上寫的部分片段零碎的隻字片語造謠生事,讓當時的前輩誤解我,也讓我心生畏懼。而後,為了自我保護。我成了到目前為止少數堅持在網路上匿名的心理師。我甚至在不同平台有著不同的稱呼與帳號,層層關卡,就是要保護現實生活的自己不受到這些「誇張人類」的影響。
畢竟對於許多需要經營網路形象的心理師來說,網路社群媒體是他們的前台,他們表演展現自己的地方,吸引人氣人流來賺錢的地方,但對我來說,社群媒體是後台,我的現實生活身分是位流浪教師,太高調並不利於我的職業與工作。另外,寫文章是我處理情緒的特殊方式。這是我跟一般心理師很不一樣的所在。
  • 我的匿名曾引起少部分同業不開心
因為我的文章有一部分會牽涉到社會評論,或是我對於同業的觀察,我不會去指名道姓或針對特定個人。但我無法去阻止有人自己對號入座,或是因此有負面情緒。我好多年前曾經發生過在短短兩三天,收到一大堆的截圖。來自另一位覺得「被我的寫」的心理師臉書上的留言。有人說我沒有顯示真名卻去做評論,這是一種權力的不對等。有些人比對號入座的當事人情緒還激動,罵得我罵得更兇狠。我被形容成是一個人格有問題,且個人議題滿滿的諮商心理師。有人私底下在傳、在猜我的真名為何。有人分析我的寫該篇文章的內在動機,講得好像跟我很熟,但事實上我根本不認識分析我的這位心理師,對於他的分析也真的完全看不懂。
我不會指名道姓。但我無法阻止任何人對號入座。我論述的是社會現象,是公眾議題或是網路的公開文章。但如果有人硬是跳起來說我在寫他。我雖然沒輒,但我也沒有必要為他的情緒負責。
  • 經歷超過十年以上的網路社群生涯:
  1. 網路就是社會學家傅柯所謂的「全景場控」
傅柯Michel Foucault(1926-1984)曾用一種圓形監獄來比喻現待紀律社會。但這拿來比喻人們在網路社會社群的活動更是貼切。你知道有人在看你,但你不知道是誰。所以需要隨時處於一種自我監控的心理狀態。隨時要有預備有人有可能會挑剔你或是拿你作文章。監控你的人有可能是比你還要有更高的權力位置的人,也有可能是你的同業同儕,有些同業,包括我,去廣傳某些文章,並不是基於文章寫得真好,而是,嘿嘿,你看看這什麼奇葩的心理師言論。為了塑造良好的社會形象。人們會開始「自我監控」。而我現在在發文前,也會審視自己的文章,是否會「說太多」,是否會「讓人對號入座」,是否會「引起同業攻擊」,甚是會不會「自我揭露太多」,把自己內在脆弱的地方顯現出來,要知道,同業之間很多「鯊魚」,聞到血腥味就會游過來,在你背後捅個兩刀,好顯示他多麼的高風亮節與悲天憫人。
(1) 恐怖的肉搜與挑撥經驗
拿我的「恐怖經驗」來說,我在全匿名的狀態被人肉搜到部落格(不是探路客),然後把我很片段的文字拿去給其他人看,就說這是我寫的,然後搞到滿城風雨。所以我現在寫文章都不寫過短的文章,盡可能的也不用片段隱喻的方式為文,整篇文字主詞、動詞、受詞絕對寫好寫滿,文章架構啟程轉合,清清楚楚,讓有心的心理師無法見縫插針,到處挑撥。
(2) 在我本人面前討論網路上的我的心理師
另一個部分是,即便是網路上跟其他心理師網友交手(聊天),我也會預設我傳的訊息或我講的話都有可能被截圖散佈。我曾經低調參加某間諮商機構開設,限定心理師參加的專業小講座。當場有一名諮商心理師舉手發表意見,用著他高八度的聲音說:「你們知道網路上有一個「左派心理師」嗎?他跟我說...................。」我一聽內容就知道他在講我,但我又不能直接舉手說「哈囉,你講的人正在這裡喔。」我只好適時稍為打斷他,補充修正他剛剛說的,但我並沒有在場說我是誰。不過,我真的不覺得我是「左派」,我其實在某些觀點還蠻「右派」的。
(3) 那些伺機而動,等著賣掉你的心理師臉友
身為心理師,你認為自己沒有經營公開具名的臉書專頁就很「安全」了嗎?並沒有喔。你有臉書或IG帳號嗎?你會在上面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與悲喜怒憂嗎?你知道有些心理師其實會把你基於信任而讓他看到的資訊,當成到處閒聊消費的內容嗎?
雖然我很少做這種事情,但我曾把和治療師談話(心理治療)後小心得,原本寫在臉書個人板面上。本來我認為這是一件小溫馨的事情,我個人在人生低潮的時候有任何小小的收穫或小小的長進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結果,發現某位在診所執業的諮商心理師把這段內容扭曲成他「陪伴我度過創傷經驗」的經驗。然後跑去跟中部某位資深知名的心理師在臉書上留言討論。雖然是沒有直接公佈我姓名。但我也快嚇傻,因為他們討論得蠻細節的。當我質問他本人時,他說我把他當心理師看待,他沒有保密的義務。我再次嚇傻。我的驚恐有以下兩點原因。
驚恐點1. 原來在個人臉書上按讚留言,當吃瓜群眾,就可以對外宣稱自己「陪伴這個人度過傷痛」(事實上我們一年見不到一次,且都是一群人吃飯)。這陪伴超廉價的。
驚恐點2. 我的心理治療心得,其中有一些和治療師的討論,都蠻私人的,他可以截取其中內容,然後對外宣稱說是他「陪伴」我的經驗觀察。我毛骨悚然啊。這讓我很害怕,我站在專業的立場都懷疑這是種關係上的妄想。
因為太過於驚嚇,我後來私人臉書都不加任何心理工作者,甚至刪了一些不是很熟的心理師臉友。但這又會出現一個負作用是,當有人在外面去造謠或扭曲關於我的訊息,或對我個人有些奇怪的想像,我會變得,沒有人可以跟我核對事實。然後我的私人個人,就會被一些很奇怪的同業,塑造跟我本人根本不相符的社會形象。有些跟我熟識的心理師會看不下去跟我說,呱呱你「出來」好不好?你都不跟其他的心理師交流或有連結,他們(特定心理師)在你背後這樣亂講話傷害你,不知情的人會真的以為你真的這樣糟,這樣對你不好。
好像,這世界上的是非對錯,無法就事論事的討論。我得要有好多同業朋友,我才有能力證明我說的是實話,或我是一個值得相信的人。那算了,我看我還是遠離這個是非地好了。
2. 沒有一定的經營方式,只有最適合自己的
我會覺得一個人他怎樣去在網路上互動,或是經營自己,這跟他的人格特質與生命經驗有關,所以只有不同,只有是否適合自己,而沒有好壞之分。做為一位心理師,他必須要了解自己的性格、生活慣習,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然後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當然,他也可以選擇不在網路上走跳。對於專職工作者來說,網路品牌或形象的經營,真的就看自己是否有興趣。但當一位心理師背後沒有靠山,無論這個靠山是可以幫忙自己在專業能力上背書的資深心理師,或是可以讓人無所顧慮自在做自己的家產。當一個心理師他只有自己的時候,社群媒體成了他可以宣傳自己、積累自己的平台。而這過程中,需要取得自己內外在、前後台的基本平衡。這會是一門人生的學問,這門學問,我也還在學習中。
個人品牌 心理師 社群經營 人際界線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個人品牌  #心理師  #社群經營  #人際界線 
分類:職場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當孩子周遭的人是精神疾患者
  • 下一篇
  • [高中特教] 選校選系的生涯輔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