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消失的二林社

臺灣 二林社 三林港 東番記 熱蘭遮城日誌
明朝萬曆30年(1602)農曆12月初7,沈有容率艦往征東番(臺灣)的倭寇(海盜),12月30日除夕班師。
在這次征討中,陳第也隨軍艦前往,回來後,寫成了〈東番記〉。
〈東番記〉是目前最早紀錄臺灣平埔族的資料,有1438字,被譽為「最古的臺灣實地考察報告」,收錄在《閩海贈言‧陳第年譜》一書中。
書中記載,直到當時(1602),臺灣除了沿海有海盜外,其餘皆是平埔族的社居。

臺灣 二林社 三林港 東番記 熱蘭遮城日誌
而在二林溪流域則有二林社,是平埔族巴布薩族的社域。
據洪敏麟《台灣舊地名之沿革》指出,二林社的位置,在今二林鎮東和、西平、南光、北平各里一帶,大致上是在二林溪的右岸。
然而在今二林鎮中西里二林國中後面的舊社,位於二林溪的左岸,卻極可能是二林社舊的社址。魏金絨,〈二林平埔族聚落〉一文中的田野記錄:二林溪西邊的舊社郊區曾經挖出幾具屍骨,發覺他們的埋葬方式很奇特,「墓坑底層都先鋪上一層牡蠣殼,屍體再放在牡蠣殼上。而且幾乎每具屍骨的腰間,都佩帶一串加工研製過貝殼」,這種葬法不會是漢人的習俗,應該是平埔族的下葬方式,所以文中就說「舊社可能就是古時候的番社」。

臺灣 二林社 三林港 東番記 熱蘭遮城日誌
在鄰近二林社處設有二林港,船隻順二林溪而下,直到出海口的三林港;也就是說,商船來到三林港,貨物換置駁船,再沿二林溪直達二林社。
根據《諸羅縣志》(1717)記載:「三林港,海汊。港口有網寮捕魚,商船到此,載脂麻、粟、豆。港水入至二林社止。」
這種二林溪行船的情形,直到雍正年間(1723~1735)還可看出來,當時擔任巡台御史兼學政的夏之芳,在他的詩作〈巡行詩十二首〉之八云:「二林迤邐接三林,淡水瀠洄鹹水深;極目滄波浮海市,一拳真欲笑蹄涔。」

臺灣 二林社 三林港 東番記 熱蘭遮城日誌
荷治時期(1624~1662),是二林社最發達的時期,可以說是荷蘭統治臺灣時,中部在現今彰化地區最大的平埔族部落。根據《熱蘭遮城日誌》記載,漁船出入二林的情形,在1638年有兩則,分別為:「5月15日。有1艘戎克船出航前往二林,只載有25擔鹽和23擔米,搭有15個人。」;「9月25日。另有1艘出航前往二林,載有鹽和米,搭有10個人。」
其實當仔細查閱《熱蘭遮城日誌》,還可發現當時由二林輸出很多鹿皮,而且次數不少,那時候鹿港還沒有鹿皮輸出的記載,二林就已經是一個鹿皮輸出的大宗。
到了鄭氏王朝,鄭氏部隊也曾派駐在二林,並且為部隊的糧食問題而傷神,據延平王戶官楊英所著的《從征實錄》云:「(八月)二十二日,遣戶都事楊英押米船前往二林、南社,接給兵糧,並同李胤察訪兵心何如回報。時糧米不接,官兵日只二餐,多有病沒,兵心嗷嗷。」(《從征實錄》成書約1664至1666之間)

荷治時期,荷蘭就引進內地的漢人來臺灣開墾,只是限於南部;鄭氏王朝,則帶有數萬漢人來臺,雖然到了清朝初統治臺灣時,有些漢人返回內地,但隨著清朝政權在臺灣逐漸穩定,漢人的移臺(或正式或偷渡)也日漸增多。
而這些日增的漢人,是平埔族很大的威脅,漢人移居之後平埔族開始式微。
加上乾隆49年(1784)鹿港開為正口,與內地蚶江對渡,於是三林港頓時失去貿易轉運的功能;然而三林港萎縮的原因,最主要的還是二林社的沒落,使得作為二林社外港的三林港也跟著逐漸消失,不僅被鹿港取代,後來也被鄰近的王宮港、番仔挖港取代。
到了道光年間(1820~1850),沒落的二林社終於走向遷徙的命運,集體遷往埔里,而使二林社空留其名。

參考資料:
洪麗完,〈二林地區漢人拓墾過程與平埔族群移居活動之探討〉,《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第四卷第一期,民國八十六年六月。
洪勝湖,〈清代臺灣三林港位置的變遷〉,《臺灣文獻》71卷4期 (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20年12月)。
#臺灣  #二林社  #三林港  #東番記  #熱蘭遮城日誌 
分類:藝文

這是由喜愛寫作的夫妻檔組成的文史工作室,敬請指教!

評論
上一篇
  • 船行二林溪
  • 下一篇
  • 鹿港溪再展風姿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