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分享

儼然是粉絲見面會!

5/3(一)
  認真過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寶藏!
  又是每週期待的排球課,我想著有天要和他合照,不然哪天沒有證據能炫耀。
  於是下課後,(經過數次心裡的演練)鼓起勇氣說:「老師,可以跟你拍張照嗎?」他笑了笑,說可以。「我們輕鬆一點」指了指他旁邊的位置,我不好意思的坐過去。陶掌鏡,我尷尬地笑,太荒唐了。
  拍完後,仕桓也跟著拍、另一個同學也問能不能拍照,儼然是粉絲見面會哈哈哈,超級荒謬的。

光頭神舉、台灣旅歐第一人!

  作夢也想不到我有今天,人家可是記得我的名字啊!
  心情很雀躍,早八的課結束、吃完早餐十一點又回來打球。陶體力不行,就先走了(應該說是被我強迫來打球的,早就沒力了)。
  十二點不到,大家又散了。老師和我們說再見後,拿著東西離開了。

  我收拾好之後,走在他後頭。我們越隔越遠(畢竟腳比較長)。想了想,我鼓起勇氣(第二次的勇氣),跑上前叫住他。
  「老師!」他回頭,「你之後還會在學校繼續教排球嗎?我說下學期。」
  「應該會。」
  「那還會繼續打比賽嗎?」
  「你說國外還是國內?」
  「嗯……國外吧。」
  「大概不會了,覺得也學夠了。」
  「那國內呢?」
  「國內應該也不會,沒有辦法打。」
  「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嗎?受傷?」
  「呃……其實是因為跟排協的關係不好,你知道這件事嗎?」
  「知道。」
  「對啊,除非有人跳出來說話,不然應該沒有機會打。」
  「之後就是教球為主了嗎?好可惜。」
  「對啊,不過也差不多了。」

  他笑起來真好看,像沙漠裡的綠泉。

  說起來真好笑,人家跟我說幾句話我就那麼高興。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子問他問題,他回答地很誠懇,與排協關係不好的理由是令我最訝異的。對陌生人談起也許是難以啟齒的,如果我不知道退出國家隊的新聞,也就不能同理他說的話。
  應該說,以陌生人應對的關係,他大可編個理由,例如:覺得球齡差不多,該退了。大家都能理解,也不算是說謊。他卻選擇了最難以解釋的說法,透漏是利害關係的緣故。

  久違地IG我寫道:
  

  他說之後不打了,教球為主,那個奇蹟的年代過去,笑起來眼角起了紋路。沒有一場代表性的退役賽、沒有流淚的場面、沒有觀眾的挽留,就這樣回歸平庸。

  來教排球課,真是大才小用了。


  不過高興也就那一個小時。平靜才是生活的常態,該上的課還要去上,終究只是不起眼的小棋子罷了。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