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4

分享

疫苗

由於公司屬性是需要經常出國,因為這百年疫情關係業績稍微受些影響,現在有疫苗可以施打,但是施打的意願偏低,身為主管得起帶頭作用,當個帶頭大哥,我安排了4/30打疫苗(五一假期的第一天,這安排是個失誤),我得知是這一天時,很想改別天,但又擔心影響同事施打意願,勉為其難拼拼看。
其實連假三天我原就打算把公司桌機帶回家重新廢掉重練,也就是4/29忙到深夜先把第一步驟處理好,4/30打完針,感覺沒什麼,僅左手打針部位不太敢運動而有點麻木些,晚上進行桌機改造第二步驟,完全卡殼,這是7年來第三次做同件事情,每次都是花三天三夜進行的(不是安裝Windows,因為花三天三夜安裝Windows會被笑的),弄到凌晨2點因為工具不足,暫且休兵,這一睡,讓我又在再一次歷經黃粱一夢的世界。
5/1睡到半夜起來上廁所,走路時便覺得有些畏寒,冷的令人發抖,我知道有狀況了,還好冬天大棉被,我還沒有收起來,全身蜷縮在大棉被裏,不知多久,也許天亮了,我喝了水,再走去上廁所,畏寒情況又加了幾分,趕緊從衣櫃取出T恤和運動棉褲穿上,躲到被窩裏,隱隱全身發抖冒汗,繼續使出我的天狐神功:『睡字訣』,中午也沒吃,狂睡,如果醒來就趕緊喝水,不得已要上廁所,便快去快回,因為每走一步路,吹到風都會刺骨寒冷,T恤內還有原本的小背心是干了又溼,濕了又干,隱隱有聞到汗臭味了,可見汗流了多少(事後我量了體重,少了2公斤),量了體溫一邊39.1,一邊39.2度,晚餐吃了一小碗的粥,無力再進行我的桌機改造計劃(也許天意如此,得回歸正途),原以為畏寒一天也就算了,同事間互相在群組問安,前期有7個先施打,其中一個吐了2天,再來我第二慘,第二天依然畏寒,吃了3次的退燒藥,其他6個只是手臂痠痛而已。
新聞說:莊人祥盼「別只看到缺點」。我因認同這句話,所以帶頭打疫苗的,也知道會有些副作用。就像情人一般,多想她的優點,誰沒有缺點呢?只是不要太致命就好(這是我阿Q的想法),果然,讓我刻骨銘心,整整昏睡了2天2夜。今天5/3算第三天早上原本就約好和高中同學見面,也該曬曬太陽,讓太陽光殺菌,和同學喝了一杯咖啡,下午休假,繼續窩在咖啡廳,補足我兩天沒喝到的咖啡,晚上吃薑母鴨補身體,今晚熬夜到此刻,一切如常了。
昏睡的2天裏,一邊睡,一邊想起多年前在泰國也曾重感冒,我記得那天是星期日,沒有上班,畏寒一整天,在棉被裏抖瑟顫慄,傍晚勉強起身,眼睛看出去,都是黃色,發燒到視網膜都變異了。這回不遑多讓,而且還是二天,有史以來第一次,我朋友百基一直要我多健身運動,假日約我騎腳踏車或帆船或爬山,讓我三選一,我都以不想當老鼠屎為由推掉,他上星期也打了疫苗,完全沒副作用,真是怪了,果然有運動的體格有差,我屬於靜態型,只喜歡喝咖啡,看書看電影,未來年老,的確會有點狀況,經此一役,得未雨綢繆啊。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祭妹文:『撫狐痛哭』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