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心|不可觸碰

療癒 母親 愛情 心靈 經歷

Photo by Girl with red hat on Unsplash Edit:MumuZih

我相信寫下文字,除了更了解自己,更能藉由文字梳理發酵療癒。
到現在,我並無責怪母親因恐懼,而將無助的情緒轉移到孩子身上了。但說在這些敘述裡,完全不帶抱怨也是完全不可能的,我盡可能的接受、拆解、重組自己的情緒,期待再重新檢視中讓自己成為完整。
事實上大概我也繼承了媽媽的敏感又倔將,同樣的把這樣無助的情緒投射到了母親身上,轉成了只要我不惹事不要求不麻煩,媽媽就不會生氣了吧!這樣的信念下,養成我不輕易的與人交換感受,我也害怕別人看到脆弱的自己,害怕脆弱的自己被人看到後,被嫌脆弱的自己不夠堅強;
從幼稚園開始,當學校有活動,老師請我們告知家長,媽媽總問我她是否要去,我怕她覺得我麻煩,都說不用來,有一次全班小朋友坐著接駁車到市區的國小表演才藝,表演才藝看到小朋友的父母親都來看表演,到這邊都無特別感受,直到同學們一一被家長載回家,唯獨自己留在原地,最後只剩下娃娃車司機與跟隨的老師,心中抱持著無法回家的恐懼,鼓起勇氣問司機說請問會回幼稚園嗎(至少我還可以自己走路回家),司機露出驚訝的表情跟我說「不會耶!」,我聽到後保持著鎮定離開現場,忍不住地躲在一棵樹後哭泣,之後司機才跑來跟我說「跟你開玩笑的啦!我會開回去啦!」(真不知道為何大人總是喜歡開這種嚇小孩子的玩笑),聽到時我才鬆一口氣,終於可以回家了。被忽略拋棄的感覺可能時常在成長階段上演,但我還有自己陪伴自己,想一想總是擦乾眼淚在父母面前裝作不在意。
後來想想為何媽媽從不主動參加我的活動,其一是還未學會親密,跟孩子也無法說出鼓勵的話,而自己也是倔將的孩子,不跟父母撒嬌不哭鬧總用生氣表達情緒(繼承媽媽的情緒),所以她也不會想靠近我,其二是媽媽不喜歡接觸陌生人群,總是避開所有需要社交的場合;感到媽媽的愛,是在自己偶爾生病的時候,即便只是塞給藥吃,那憂心的神情還是能令人感覺到被愛的。
角色扮演
隨著年紀增長,對人與人情感的連結更是排斥,國中開始,甚少把心事告訴周邊的人,那時候流行匿名聊天室,我開始在上面尋求交流,「安安住哪幾歲」這是那個時代的產物,在還沒有yahoo交友、愛情國小交友網站時,寂寞的人群湧入數字聊天室,一大串回話像是線上遊戲對話框往上竄流,每一句問候背後皆各自有著不同目的靈魂,那邊變成我消磨時間、角色扮演的地方,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回家後打開電腦,點開聊天室是唯一的樂趣;我時常將自己扮成在醫院久病的少女,遇到喪志的人們就告訴他們自己悲慘的抗病日記,假扮的感覺令人興奮,因為好像能夠藉由此來鼓舞人心,藉此獲得好像有幫助到人的成就感。
從那時候開始,我喜歡藉由網路,用各種媒介扮成陌生人接近熟人,運用不熟悉感來營造安全感,卸下對他,以及他對我的各種面具,沒有隔閡的坦白對我來說是痛快的,那時候很喜歡這種擁有秘密般的興奮感,也從來沒被識破過,只是現實中我依然對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也沒有因為如此而交到更知心的朋友,畢竟在現實中,我的人設就是藏鏡人。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的行為的確有點歪斜變態,或許在我的心裡,也真的是蠻變態的吧?
因為習慣了在網路上坦白,網路聊天上很輕易的就與人交換心事,深層的交換彼此的內心,一直到現在,認識了現實中不熟的人,那些人也很常跟我交換彼此的秘密,在那個瞬間成了地球上唯一理解彼此的人,這種擅長交換秘密的「專長」,卻滋養我太輕易對陌生人的愛與憐憫的行為模式。
愛情是什麼?
在網路上輕易釋放出的善意,時常讓對方誤以為是愛情,而我,對於親密關係感受薄弱的懵懂也很輕易的常被誤導;愛情是什麼,在我與兩任分別交往4年與5年的男友分手後,還是試著了解愛情究竟是什麼,是在突然來電的一瞬間,還是習慣彼此身上的味道、擁抱的感覺、相處的默契、亦或是價值觀的契合,更進一步的,身體的契合大概對於愛情也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吧?那段時間我遇見了各種背景的男人們,每一個我「好像」都付出了我的真心,每一個我都在細細感受自己與對方的頻率,是他嗎?和他相處舒服嗎?有愛情是心動的感覺嗎?最後都在想尋求某種答案的驅使下,嘗試與對方更深層的結合。
或許在某一些方面,我用這樣的開放的測試,來反叛過於保守的家庭:從不說愛的家人,從不問感情、從不教育性知識,從來都只問課業與學校,關於男女關係,媽媽說未來只需要找個有錢人嫁了。
對於沒有感覺的男人,我以為可以培養感情,也因為對於情感的連結單薄,很能輕易的果斷割捨,就這樣,那段期間結束了一段再認識下一段,朋友問我是不是只是在找身體契合的砲友,女人總是張開了腿就打開了心,每一位在床上的男人,不可否認的都曾經想像跟他在一起一輩子,也從不因身體契合而繼續在一塊,只求對方對自己付出的是真心。
現在想想的確太過單純,曾經處女情結、沒有保護措施絕不上床的自己,向男人口說的拒絕卻不被重視,「我只跟自己女朋友不用保護措施」為何女人總是會被花言巧語妥協,而非踩緊自己的底線,不清楚也只能承擔,承擔高致癌風險病毒在體內流竄的事實;就好像是莫非定律一般,你最懼怕的事終究會發生在你身上,好像從頭到尾都有意識吸引它過來,宇宙中最高意識的顯化法即是如此啊。
對於親密,至少我的意識中,還是相信能與人重新建立的,過去可能恐懼受傷而不敢打開連結,但我沒忘記自己已經成長,相信稍微缺乏介質的自己也能創造溫柔,給朋友、給愛人、給家人、給媽媽,即便面對不想建立親密的媽媽,時常奮力攻擊偶爾想貼心時的我而喘不過氣,不過逐漸能坦然接受了,無論是刺蝟媽媽還是刺蝟的自己;
關於愛情到底是什麼,曾經認為自己與許多人相同:要遇到與自己價值觀契合,能夠承受對方的喜怒哀樂恰到好處,除了雙方還有對方的家人要適應,能遇到這樣的人簡直天方夜譚。直到遇到了現在的愛人,大概是我目前為止的今生最大的幸運,逐漸讓我了解當自己與他皆無畏於與對方說出心中想法時,即是對對方最大的信任與尊重。
能夠與旁人說自己的任何感受,接受自己恐懼、受傷、需要安撫,盡量不再裝堅強的收起眼淚,選擇在信任的人面前嚎啕大哭,這幾年我感謝自己的勇敢,溫柔的對待自己,期許有一天自己也能無顧忌的不怕身旁的刺蝟,給予擁抱而不逃跑,將給自己的模式,也灌溉給他們,一起長成庇護彼此的森林。
#療癒  #母親  #愛情  #心靈  #經歷 
分類:心靈

吃好、睡好、與生活和好。

評論
上一篇
  • |身|子宮與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