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迴盪在話筒另一端的無聲泣訴–《煙火(烟火) — 第一章:鈴(铃)》

《煙火(烟火)》遊戲正式開始,煙火兩字還殘留些許煙灰

莫名走進靈車後車廂後,眼前盡是荒蕪,林理洵的視線被煙霧遮蔽。
這次你又看到了什麼?一片蒼茫的煙霧中,有道遙遠縹緲的聲音,幽幽地飄進林理洵耳中。
我看到一片白茫茫的煙霧。林理洵回答。
除了煙霧呢?那道聲音接著問。
還有一輛車。林理洵道。那是一輛黑色的靈車,開得很慢。我想靠近它,它卻總是離我越遠。
那輛車送得誰?那道空靈的聲音追問。
那輛車送的……是我爸。
一道聲音將林理洵從一片混沌中喚回現實,映入眼簾的是前輩鄭明,起身一看,自己是身在衛生室的病床上,鄭明說,他剛剛在靈棚附近暈倒,附近的衛生室醫生檢查後,說只是睡著而已。林理洵向鄭明道歉,並解釋從小就有這樣的毛病,鄭明笑著說,上司陸隊有提過,安慰他工作方面慢慢適應就好,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林理洵急忙詢問葬禮火災案的後續。
鄭明告訴他,葬禮負責人說是沒燒完的紙灰落在花圈上,林理洵說他調查現場的結果,火是從棺材裡面燒起來的,鄭明回說他應該是看錯了,棺材從沒打開過,就連負責人也不知道是誰報的警,可能是哪個調皮小孩惡作劇吧!林理洵追問事發時沒有任何人在現場嗎?鄭明接著說死者是幾年前就已經離婚的小賣部老闆王金財,是個連親戚都不想來往,死了也沒人管的鐵公雞,是鎮上的人看他可憐,才湊錢替他送終,財里財氣的名字似乎可以凸顯出其愛錢之特點,而後面的劇情也會稍稍揭露此人貪財且取之無道的難看吃相。
要林理洵別掛念葬禮火災案後,鄭明便離開衛生室,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劃破衛生室內令人窒息的寂靜,接起電話後,不論林理洵如何詢問對方,話筒對面都只有疑似繩子吊著重物並勒緊的詭異聲音。電話被掛斷後,儘管覺得疑惑,但看著點滴袋,林理洵陷入自己兒時經常不明原因發燒,奶奶認識的神婆說他八字純陰,天生容易招髒東西,在父親葬禮上最後一次見神婆時,神婆嘆口氣,並留下:『你能招鬼,是天意。以後當警察,多替死人申冤』這句預言的回憶,而林理洵萬萬沒想到,這句預言竟然會在之後應驗。

神婆語焉不詳的預言《煙火(烟火)》

回憶完童年的奇特經歷後,宛若算好時間般,老舊電視自動開啟,並播報9月15日發生在清潭鎮的田家四口滅門案,戶主田某及其妻子何某孫女田某死於鼠藥中毒,媳婦趙某死於上吊,警方初步懷疑趙某因精神問題毒殺三人後上吊自盡,案件目前已擴大搜索,新聞播報完後,可獲得放在電視旁的衛生室鑰匙,用鑰匙開左方衛生室的門,就會看到門後站著一位斯文的眼鏡男子。

第一章:鈴(铃)

第一章:鈴(铃)《煙火(烟火)》

男子向林理洵介紹自己是衛生室醫生葉敬山。確認隔壁是王金財的小賣鋪後,林理洵便詢問葉敬山是否知道王金財死因?葉敬山一陣吞雲吐霧,先聲明自己沒見到遺體,不便下定論,並緩緩道出鎮上謠傳王金財是因為在田家滅門案後,到處說田家兒媳趙某是瘋子並殺死全家,說了趙某壞話才被鬼魂索命,並強調自己是醫生,不信鬼神之說,也許是王金財本身有心血管疾病,剛好在那時發作罷了,說著說著,室內突然跳電,葉敬山囑咐門外黑色麵包車裡有蠟燭可以取來照明後便步出衛生室,從門外黑色麵包車取得蠟燭和打火機,會發現裡面放有幾箱煙火。疑惑歸疑惑,林理洵認為衛生室離靈棚很近,葉敬山或許知道葬禮火災案的事情。

沙沙作響的柳樹《煙火(烟火)》

走回當初休息的房間,用蠟燭燒掉將另一扇門纏得密不透風的蜘蛛絲,到衛生室門外,一顆巨大的柳樹隨著陣陣陰風沙沙地擺動著,望著枝葉稀疏的清瘦柳樹,林理洵想起奶奶說老家的柳樹是可以護佑家族的根脈,在父親下葬那天,柳樹宛如在哭泣般嗚嗚作響著……。進到左邊的藥品儲藏室將還能使用的紅色電線接通後,原本空無一人的藥品儲藏室,突然出現一位妙齡女子。

用鍵盤Z鍵即可使方塊轉動,讓紅色電線接通即可過關《煙火(烟火)》

是先前在小賣鋪出現的妙齡女子!林理洵還來不及驚訝,對方便不客氣地質問已經結案了,警察還來幹嘛?然而意識到林理洵是新進員警,不清楚案件細節後,對方語氣稍緩地介紹自己是清潭小學的支教老師陳青穗,因警方懷疑田家媳婦趙某,同時也是學生田芳芳母親殺了全家,為了證明芳芳母親的清白,才來這找證據,林理洵告知她只要不亂動東西,可以看在是支教老師的份上,對陳青穗私下調查一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若有事也可以請求他協助,說完便走出醫藥儲藏室,然而從衛生室的窗外可以看見一團漆黑的人影出現在衛生室,走進漆黑的衛生室,哪有什麼人影?只有老舊的電視在黑暗中播報著田家四口頭七當晚,鎮上有裝設電話的住家在半夜時都會接到只有吊掛重物的繩子繃緊聲,且號碼皆是田家公話超市的詭異來電新聞……。

陳青穗老師究竟為何如此關心田家滅門案?《煙火(烟火)》

葉敬山辦公桌的電話鈴聲劃破漆黑如墨的空氣,電話中只有兩段答錄機留言,一段是林理洵所在的刑偵大隊要求葉敬山配合警方,說明滅門案前半小時田家戶主田向榮的兒媳趙小娟到衛生室的來訪事由、疾病、領取藥物及精神狀況等細節;另一段則是葉敬山回覆刑偵大隊的留言,他說趙小娟當時只幫婆婆領了止咳藥,而她也並未多作停留,在場的病患都可以作證。聽完答錄機留言後,門外傳來汽車引擎發動聲,只見汽車往靈棚方向開去,正當林理洵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原本是衛生室的地方竟變成數座墳頭,而左方封鎖線區域內,是已家破人亡的田家公話超市(公話超市為供人打長途電話等的超市,為中國特有,現已逐漸式微)。

林理洵莫名其妙地來到田家公話超市《煙火(烟火)》

進到公話超市,經過貼滿報紙的撥號區後,可以發現本應停在案發日期9月15日的日曆,竟來到案發七天後的9月22日。公話超市這關需要一點觀察力,筆者也在這關稍微卡住,首先要在撥號區的第二個座位附近查閱紙條,將紙條上的冥幣位置對應第一個座位的電話鍵盤,照著箭頭指引撥打2357,按下Z鍵後即可撥通電話,並得到除了洗衣機內的半張蛋糕訂單外,還要去屋外晾曬的衣物口袋中,找尋另外半張的提示。

到第二個座位附近查看紙條《煙火(烟火)》

將紙條上的冥幣位置對應到第一個座位的電話鍵盤《煙火(烟火)》

撥打2357並按下Z鍵即可撥通電話《煙火(烟火)》

電話另一頭可聽見一位中年婦女以命令晚輩的口氣嘮叨著,玩家可從這裡得知要去屋外晾曬的衣物口袋找另外半張蛋糕訂單《煙火(烟火)》

在褲子口袋中的半張蛋糕訂單《煙火(烟火)》

走出公話超市並往右走上階梯,會於晾著的褲子口袋中發現半張蛋糕訂單,在林理洵發現蛋糕訂單時,一個撐著紅傘的女人若隱若現地走過公話超市,再度走進公話超市時,裡面的另一扇門已可通行,門的另一邊則是衛浴間,陣陣水滴聲迴盪在衛浴間中,更顯詭異。在洗衣機前可得到另一張解謎的關鍵紙條:
卷二明鏡:鏡能照現實,亦可透人心。於明鏡前審視自我,於幻象中尋覓真相。

在洗衣機上可獲得解謎紙條,左下方紅點各代表旋鈕順序《煙火(烟火)》

從這裡可以得知要將旋鈕轉至正確位置才能開啟洗衣機蓋子,而紙條上記載的正是解謎關鍵,要注意的是,這裡的鏡子並不侷限於實體鏡子,而是廣義上具有反射物體功能的事物,除了洗手台鏡子外,就連窗戶玻璃、水,都可以如鏡子般反射物體,在這三個地方可以獲得洗衣機旋鈕方向的提示,因洗衣機上的圓點標誌皆在左上角,故可知鏡子中圓點標誌位於右上角的第一個旋鈕為鏡像反射,以此類推出正確的方向。
照鏡子時,林理洵又陷入回憶,奶奶說鏡子陰氣重,照鏡子會被鬼上身,在父親去世後,他偷偷照過一次鏡子,發現鏡中在他背後牆壁的位置,竟出現正在滴血的綠色警察制服,而那正是他父親的制服,從那次之後他就再也沒照過鏡子。

83式公安制服,林理洵父親的制服應是此型(https://pic.sogou.com/pic/download.jsp?v=5&statref=searchlist&keyword=83%E5%BC%8F%E5%85%AC%E5%AE%89%E8%AD%A6%E6%9C%8D&initQuery=83%E5%BC%8F%E5%85%AC%E5%AE%89%E8%AD%A6%E6%9C%8D&index=1&id=e79a8706efd117f6-9e2c5840f1042f9c-75b75f607a10b561a1a825b33fc6df8d&spver=0&AB_test_cache=b&mode=1&ssf=searchlist_hintword_down#!id=e79a8706efd117f6-9e2c5840f1042f9c-75b75f607a10b561a1a825b33fc6df8d&index=1)

99式公安制服,林理洵所著制服為此型(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46526375438681455)

此為鏡像反射《煙火(烟火)》

拉開窗簾即可看到提示《煙火(烟火)》

要放水進浴缸才能得到提示《煙火(烟火)》

將旋鈕轉到正確位置即可打開洗衣機蓋《煙火(烟火)》

將兩半單子合而為一後,即是田芳芳生日蛋糕訂購單,單子上的日期是9月21日,然而田家四口已於9月15日身亡,究竟是誰幫田芳芳訂蛋糕?單子拼湊完整後,旁邊的門會自動關閉,此時會穿越到刑偵大隊的停屍間,放置大體的檯子上有趙小娟的驗屍報告,其中自殺、死者的頭髮、電話、已剪下部分頭髮等四處特別使用紅筆書寫,看完驗屍報告後,左邊的洗手台會被濃密的長髮緊緊纏住,需要用掛在牆壁架子上的剪刀將長髮剪開,取出水池底下的變電箱鑰匙,取出鑰匙時,檯子上的大體會瞬間被濃密長髮覆蓋住,用鑰匙開啟變電箱,扳下紅色按鈕,檯子上還隆起一團被濃密長髮覆蓋的龐然大物。伴隨著小女孩的嘻笑聲,林理洵撥開長髮,竟然是生日蛋糕及祭祀用豬頭的怪異組合,豬頭上大大的字在紅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詭譎,紅光照射下的奠字有兩個紅色的一,在藍光照射下則是藍色的四與八,在筆記本記下數字後,會穿越回公話超市的衛浴間,走出去後又會遇見前來調查的陳青穗。

是誰幫田芳芳訂購蛋糕?《煙火(烟火)》

趙小娟驗屍報告《煙火(烟火)》

剪開頭髮可取得變電箱鑰匙《煙火(烟火)》

紅光下的兩個一《煙火(烟火)》

可從變電箱切換成藍光《煙火(烟火)》

藍光下的四與八《煙火(烟火)》

記在筆記本上的數字線索可隨時查閱《煙火(烟火)》

陳青穗對林理洵說,田芳芳父親過世後,田芳芳是趙小娟的唯一支柱,儘管在案發後所有人都認為趙小娟瘋了,但她知道趙小娟並沒有瘋,清醒狀態下面對孩子的屍體,對一位母親來說該有多撕心裂肺,並堅稱葉敬山具有充分的殺人動機,因沒救活田芳芳父親田宇,被田宇父親田向榮砸了衛生室,付出好幾根肋骨斷裂及大筆賠償金的慘痛代價,況且趙小娟從衛生室返家後就出事了,死人不會開口說話,隨便葉敬山怎麼說都對。然而從衛生室和田家一路調查下來,陳青穗仍是一無所獲,不死心的她與林理洵告別後便前往其它地方繼續調查,打從一開始,陳老師就宛若鬼魅般不時跟著林理洵,神出鬼沒的怪異行徑,讓林理洵感到不解。

在藥品儲藏室和公話超市,只要陳青穗出現就會有滴水的紅色雨傘,由此可知陳青穗便是剛剛撐著紅傘走過公話超市的女子《煙火(烟火)》

目送陳老師離去後,就要到第三個座位撥打電話,照著一旁紙條上的紅色及藍色指印,參照筆記本中蛋糕上的文字記載,依序輸入1481後,就會聽見先前那位中年婦女說田向榮交代芳芳生日宴會的菜餚絕不能含糊,同時命令晚輩要去飯店張羅田芳芳生日宴會的菜餚,還特別叮囑一定要有田宇和田芳芳愛吃的,還不忘責備該名晚輩沒做好榜樣,芳芳才會學大人丟三落四,把鑰匙忘在吃飯的地方,到這邊我們已經可以知道,該名晚輩是趙小娟,中年婦女是趙小娟的婆婆、田芳芳的奶奶何某。

撥打1481後便可聽見中年婦女又再使喚媳婦的聲音,並得知吃飯的地方可以找到鑰匙這條線索《煙火(烟火)》

所謂吃飯的地方,也只是公話超市外頭階梯下舖滿冥幣的所在,在第三盤發霉的蛋糕底下可以找到大門鑰匙,找到大門鑰匙的當下,又出現在衛生室外聽見的汽車引擎發動聲,樓梯欄杆後方的大門前竟出現田芳芳的遺像,但走到大門前時,遺像就消失了。
確定自己已徹底吐出胸中沉悶汙濁的氣體後,林理洵準備開門進入案發現場 —

這飯究竟是給人還是給鬼吃的?《煙火(烟火)》

在第三塊蛋糕下有大門鑰匙《煙火(烟火)》

一道不合時宜的電話鈴響劃破夜空,鈴響來源是公話超市內的電話,林理洵無奈之下只好走進公話超市裡第一個座位接起電話,在沙沙作響的雜音聲後,林理洵喂了一聲,對面話筒便傳來葉敬山的聲音,葉敬山詢問方才的來電是否為林理洵所撥?聽見林理洵說剛才並沒有人從田家公話超市打去衛生室的回答後,葉敬山懷疑自己是否也遇到田家鬼來電,同時告訴林理洵田家四口頭七、也是芳芳生日當天,芳芳同學也接到鬼來電,而市裡蛋糕店在頭七前一天也接到給芳芳訂購生日蛋糕的電話,鎮上的人怕沾上不乾淨的東西,都不敢靠近田家。
面對葉敬山為何自己去田家的疑問,林理洵毫不避諱地說自己想再詳細調查田家案,並再次詢問葉敬山,趙小娟案發前去衛生室領止咳藥的細節,當提及田家人是否會到衛生室看病時,明白林理洵已經知道自己和田家的過節後,葉敬山在話筒對面發出細微到難以捕捉的苦笑聲,並回答林理洵,自從田宇一事後,田家人確實不願再來衛生室,他當時也很訝異趙小娟的到來,且再次強調趙小娟領完止咳藥便返家了,在場的病患都可以作證。葉敬山好奇林理洵是否還要繼續查案,秉持警察的專業,林理洵說案子若有隱情,他不能坐視不管,葉敬山佩服林理洵這位新進員警短時間內便掌握到這麼多條線索之餘,也希望有機會能和他深談。
掛斷電話後,儘管知道葉敬山嫌疑不大,但對於他有意無意透露田家靈異傳聞、特別關心自己調查田家滅門案的進度、僅只見過一面,卻可在電話中快速辨認出自己的聲音……,且他再三強調趙小娟領止咳藥時現場都有其他病患,且領完藥後就走了的事情。種種匪夷所思的行徑讓林理洵認為,葉敬山彷彿在某個看不見的角落窺視這一切,似乎在隱瞞某些事的他,不希望林理洵繼續調查田家滅門案。

紙紮人這次還揪團給林理洵指路《煙火(烟火)》

步出田家公話超市,又看見上次小賣鋪附近給他指路的紙紮人,正當林理洵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時,就被疾駛而來的衛生室黑色麵包車迎面撞上……。
引用及參考自:
【煙火】完整版民俗文化詳細解讀視頻 超感人國產民俗恐怖遊戲 第一集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遊戲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獻給父母的深沉情書-《菊次郎與佐紀》
  • 下一篇
  • 五日談【臺灣郎的疫情日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