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咒術迴戰|虎伏釘] 第五話 壞習慣(AU線 和平世界)

喀噠,踏板輕放,喀噠噠噠,踏板輕壓。最後收尾,踩著縫紉機的腳停下,車縫好的部分移出,連接衣物靠近針頭的線剪斷。
眼睛順著紋路滑行,仔細查看細節。
很好,沒問題。
舉起成品,燈光的照射下,宛若洗刷到泛白的地方,靠著數條棉線撐開的破洞。整體以淺灰、深藍、暗黃相接,故意製成仿舊感。
這件費工多時的牛仔外套,在此階段大功告成。
手往上伸,向後仰,帶動後側靠著椅背彎成漂亮弧度。「嗯!」伸攔腰之際,該搭配的音調不能少。
簡單放鬆後,釘崎起身,拿著外套走出房門,打算就交給本人,讓他試穿並稍作微調。
一想到這,前幾天測量手臂的臂圍又逐漸以非常人速度增長,氣得釘崎狠捏他的肌肉,碎念不斷從口中溢出,就是要讓對方感受到她的怨氣。
對方嘴裡說著抱歉,臉上卻洋溢著笑臉,半哄半撒嬌的抱著自己晃呀晃。屬於虎杖悠仁特有的方式。
他的手臂一環上,腰部背部都能感受到灼熱溫度,貼近肩窩的氣息,侵略性織成網子,緩慢把懷裡的人包覆其中。
被抓住,虎杖悠仁所提出的,任何要求都會答應;任何道歉都會原諒。
釘崎還未走到客廳,突然聽到,推開椅子過猛,像是刮黑板似的發出尖銳聲。
地板能承受重物,卻無法抵禦在它身上畫上一刀刀的傷害。
這是租屋,就算是買的房子,他們也會無比珍惜房內每一寸地方;每一樣物品。
方才近乎暴力舉動,令釘崎不安。
走至廚房鄰近,於客廳左側的餐桌旁。
虎杖低著頭,緊繃的臂膀、握緊的手掌、緊皺的眉頭,微垂眼眸看不清楚當中訊息。
快爆發的情緒,壓到釘崎,還有坐在一旁的伏黑快喘不過氣來。
「對不起。」虎杖抹著臉,丟下這句話,轉身回房。碰一聲,房門關閉。
說話、離開、闔上,釘崎不發一語,拿著外套未遞出去,只專注看向虎杖完成這些動作。
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門後。
視線轉向另外一位當事人。
側著身,彎著背,眼睛直視著前方,神色如常。
她知道──
伏黑惠已經慌的無可救藥。
今日第四天。
與虎杖對視,他的視線瞬間瞥向別處,之後故作鎮靜又向自己對望。
試著接續話題,從漏接段落看來,他完全不在狀態上。
虎杖狀況很不對勁,相比以往,更加糟糕。
釘崎也發現。她說:「這次很嚴重。」嘆口氣。「我不敢問。」
每一次的決定都表現出極強自主意識,不會為了他人改變主意。
同樣,在情感表達上,直接程度更勝於他們。
是長大?開始顧慮了?連最勇敢的釘崎都這麼說,他更加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第五天。
晚間,規律性喀噠聲從門縫傳出。虎杖坐在右側,露出令伏黑不適應的笑容,他講:「希望這次能改成功,野薔薇修了好多次,對她有點不好意思。」
「你到現在還不願說嗎?」過於了當的問法,讓虎杖聽到愣住,欲言又止,張開嘴又說不出半句話。
伏黑用眼睛仔細描繪對方緊皺的眉頭,震動的眼瞳。心裡忐忑地想。
悠仁應該沒料到我會這麼問。
那麼—他會回答我嗎?
「抱歉,現在不適合說這些。」聽而易懂,這個答案完美戳穿他的心臟。
「你在逃避?」
「我不希望你們──」
「不希望我們擔心就不用說?」
「惠!」如此大的反應,讓伏黑來不及閉起嘴。
站起身,因推開椅子力道過猛,像是刮黑板似的發出尖銳聲。
「對不起。」虎杖抹著臉,丟下這句轉身回房。
他知道釘崎旁邊目睹一切,也知道她看穿自己慌到整身發麻的狀態。
混亂,睡不著的一夜。
起床頭昏眼花,頂著像被靜電捉弄的髮型。
看到已坐好,不發出咀嚼聲,一口一口吃著早餐的伏黑。
正糾結是否開口,虎杖急沖沖聲音往背後傳來,「等我一下,我還沒跟家裡的人報備,對,在路口等我。」
掛電話前,另一端還傳來這是炫耀呀的調侃聲。
「早。」抱著釘崎一會,又走到伏黑面前彎著腰,親著他帶飯粒的臉頰。
「抱歉,我忘記說了,今天一早要到大阪出差,他們有為期一個禮拜的訓練。」
「回來後我會好好解釋。還有別吃微波食品,不要偷懶,冰箱放了很多備菜,餓了熱一下就好。我該走了!」
一語完,確認好東西,拉上拉鍊背好背包,正要開門踏出去時,有人捉住後側衣襬,反應不及,差點向後仰。
背後靠著溫熱的身體,兩道力量將他往前推幾步。
釘崎夾在中間,伏黑張開手臂環繞前方兩人,並說著:「小心一點,一切順利。」
換釘崎。「別受傷了,一切順利。」
「嗯,我會的。」
這個約定是虎杖的救命符。他會乖乖遵守。
────
上衣依照淺中淡攤在床鋪右側,中間則放置襪子、內褲,盥洗用具如站衛兵般依照大小高度擺至桌上。這堆衛兵旁邊,平躺著不斷在腹部發出光亮,在腳底發出聲響的手機。
訊息顯示:
『你們要過來玩?』
『這邊下午六點結束』
『你們到車站打給我,我去接你們』
伏黑逐一將衣物收進行李箱內,想著釘崎習慣大包小包,正打算起身詢問她有甚麼東西要幫忙帶,背後一陣重量壓下來,釘崎的手繞著自己的頸肩,雙腿還從腰腹竄進來,像條鐵鍊緊緊鎖著。
「重。」他故意這麼說。
果然,釘崎加大力道,並親吻自己的脖子、耳朵,癢的他直躲。
被偷襲搞得不耐煩,伏黑抓開她的手,側著腰,臉對著她,手扶著腰施力扛起將人轉到正面。
臀部坐落在伏黑的大腿上,唇情不自禁尋找另一方,貼緊親吻。
離開時,伏黑特地將視線聚焦在釘崎微垂的眼角,豔紅灑滿眼尾,更顯淫糜,還有被他親到紅豔的唇瓣。
「整理好了?」親吻完,對方躲進自己的肩窩磨蹭。
「快了,很累。」確實昨天為了出遊趕工,花了一整晚的時間。
拍了拍她的背,安撫著。
「悠仁知道我們要去找他嗎?」釘崎問。「我下來吧,你這樣腿會麻掉。」
正要起身,纏在腰上的手臂收緊,他說。「不用,就這樣。」
「撒嬌鬼。」
「妳也是。」
「他知道,不過,這次去他會講嗎?還是對著我不願意開口。妳──」
釘崎很不喜歡伏黑得的偶發性自卑症候群,敲了他的背,意示他該停止了。並堅定。「會吧,不要小看我們的默契。」
「嗯。」
「以前倒是能直接說。」
「那是我們不了解對方。」
「現在是熟到只要一個眼神就能知道你們要小號還是大號。」
伏黑被這詭異的言論給逗的肩膀直抖。
「不過這次的吵架⋯⋯」拉回正題。
「不算和好。」伏黑道出重點。
「明明以前很常吵,也很快就能和好,為什麼......」釘崎將臉埋在他的胸膛裡,話語逐漸散失在空氣中。
為什麼?
因為他們養成壞習慣,想著雙方都能理解,就不必用言語來做連結。
不管是他還是虎杖,都在等對方先開口。同時希冀彼此在對的時機、用對的方法,闡述,聆聽這段痛苦的事情。
嘆口氣,將快睡著的釘崎搖醒,兩人繼續打包行李。
────
『我們到了。』
『等我。』
虎杖一出現,健壯體型搭配釘崎製作已久,復古具有質感的牛仔外套。經過他旁邊的女性忍不住頻頻回望。
「你男朋友真帥。」回頭率過高,惹得釘崎忍不住調侃。
「不是妳男友?」挑著眉反嗆回去。受他們影響,逐漸增厚的臉皮在此見證效果。
張望的視線,原先疲憊到冷淡的神情,見到他們,那一瞬間露出的笑容,讓他們心臟狠狠跳了一下。
「嗨!」舉起手打招呼。順道幫忙拿幾個行李。
將行李放置下榻處。三人決定到附近晃晃。
踢著石頭,滾到幾步,釘崎算著步伐,一、二、三,達到石頭前再往前踢,不斷重複的舉動,幼稚如孩子似,讓虎杖忍不住帶著笑意望向前方。
後方的兩人沉浸在靜謐的空氣環境中,腳步配合著釘崎。
「對不起。」異口同聲。
同時笑意浮現於臉上。「那個禮拜真的很難受。」
伏黑側著臉認真看向虎杖。「他沒救下人,甚至搭上一條手臂,清醒後開口第一句說:『你真擅長騙人呢,學長。』」
聽聞,伏黑忍不住握緊拳頭。釘崎垂著頭,長髮遮掩住神色。
「他是很好的人,真的。訓練認真,又喜歡跟在後面問東問西。」食指來回劃過鼻下,羞澀說著學弟的可愛之處。
放下手,眼神注視如拼圖排列整齊的石磚步道。
「或許我真騙了他也說不定。」最後總結,是虎杖整整兩個禮拜思索出來的結果。
「如果,這人不能走路,你會強求他跑得快嗎?」虎杖怔愣,釘崎也停下腳步回望。
「這人眼睛看不到,你會強求他要看著書唸出來嗎?」
「一樣的目標,為甚麼可以放在不同人身上?他不是你。」閉上眼,緩緩睜開,看向他們。思索語言,不能過於苛刻,但又希望能傳達出自己的想法,如過去一樣。
「沒有誰對誰錯,很慶幸他平安無事,那麼,就認真過活吧,雖然講得無關緊要,或許在那人聽來會很諷刺。」後面不自覺帶點自嘲。
「不,沒事,我也有錯,竟造成這樣的傷害。」聽到這釘崎忍不住皺眉想插嘴。「放心吧,我會陪著他的,當然還有很多弟兄會一起幫忙。」虎杖溫柔的嗓音安撫另外兩人。
「還有。」這次同時三人一起。同時笑出聲。
「我們該改掉壞習慣了。」伏黑說。
「就算很快猜到,但不說,永遠不會有正確答案。」釘崎回應。
「這次和好花多久時間?」虎杖問。
「六天。」
「144個小時。」
「等.....你還算了?」釘崎一臉疑惑,對方卻撇過頭,無語。
「哈哈,走吧,回去了。難得訂到有溫泉的房間。」愉悅哼起歌,遙想等回三人一起泡湯的美好畫面。
手牽著手,透過燈光印製在地上的影子異樣和諧。
─────────
補充:他們和好的定義在於,一定要把話講開的地步。
#咒術迴戰  #虎伏釘 
分類:藝文

我是紋映!這邊是我存放寫作的地方。 寫的混亂又雜,但希望能把對CP的愛都完整記錄下來。 也記錄自己寫作的歷程 請大家多多指教。(咒術迴戰坑中,本命虎伏釘產糧中,喜歡五夏,偶爾會更其他CP的點文) 噗浪:https://www.plurk.com/myloveart8426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