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

分享

得累極了,辛辛苦苦地撐著。想沈沈睡去,醒在過去的某個節點重新來過,至於那以後的事情,都只是一場惡夢。在夢裡相遇,彷彿不曾離別,言語都忘記,醒來也一樣沈默。直到夢境都消融,疲倦泡著年紀茫然。知道夜是一杯黑得發苦的咖啡,還是忘了放糖,坐等日出加點奶,一圈圈晃著白。
啊呀,這些痛苦太真實了、太真實了。那些不曾得到的,那些得而復失的,那些飛來橫逆的,這些都像細碎的玻璃屑,黏上了身,劃破了皮膚,扎進了血管,周身遊走,時不時或顯或隱地在不同的所在作痛,在夢裡撒得滿地,像別針一樣別住了眉頭深鎖,我疼,我也怕。在生命的單行道上進退失據,無計睡去,又遲遲無法醒來。
太多回憶都是帶著傷的,想到的時候它會滲出血,一圈圈暈染開來。通常一聲不哼,知道它不會輕易復原,但很快就會凝結,凝結的痂養成疤,爬在身上糾結為獨特亦無人在意的飾品,雖然也許醜又狼狽,但又或許會有人覺得挺酷。換個角度思考,騙騙自己也好。一路真實坦誠不設防地走來,一如未著鞋履的赤足,那麼多遺憾那麼多恨,那麼多空白那麼多不懂,那麼多似乎懂了,卻不懂得寫。
#惡夢  #茫然  #痛苦  #活著  #疲憊 
分類:心靈

史學博士,曾是記者、學者、商人、專業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