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記海藍】單向通訊

羅香 香吉士 羅 航海王 同人

Photo by nour elhakim on Unsplash


  「黑足屋,來我船上吧。」
  午后的廚房裡,羅語氣堅定地朝與他隔著桌子對坐的香吉士開口。
  「我才不要去只有臭男人的海賊船。」
  冷冷回應的香吉士絲毫不為所動,面無表情地叨著香菸,有如機器人一般從右邊料理盆拿起豌豆莢,去絲後丟入左邊另一個料理盆。
  「有女人。」
  羅接著補充。
  「喔——有像娜美小姐和小羅賓一樣可愛嗎?」
  心不在焉地反問。
  「是沒有……不過有我在。」
  半是自豪地得意說道。
  「是喔,超不稀罕的。」
  香吉士的口氣始終平平淡淡、無波無瀾,似乎完全沒把羅的話當一回事。
  羅略顯不悅地偏過頭。
  「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想也不想地秒答。
  「性別和療癒感。」
  「…………」
  擺明就是在找碴的回應,讓羅的額頭上有一瞬間冒出幾條青筋,但他隨即平順好心情,提出了折衷的解決之道。
  「性別沒辦法。療癒感有培波可以補足。」
  至此,香吉士終於將注意力從手上的豌豆移開,抬頭回了羅一記白眼。
  「補喬巴的缺嗎?」
  而後——
  香吉士先是緩緩地深呼吸一口氣,接著拿起桌上撕下來的豌豆絲,下一秒便以萬鈞之勢用力朝左前方連續扔擲出去。
  「喂,騙人布!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廚房裡調配肥料啦!」
  有如機關槍彈雨一般傾盆落下的碗豆絲,打得騙人布當場抱頭求饒。
  「因為外面正在下雨呀~~」
  不接受解釋的香吉士,手上的豌豆絲砲火更加猛烈。
  「那就去工房啊!」
  「可是我想喝咖啡嘛~~」
  「我才不要替臭傢伙泡咖啡!」
  「幹麻這樣——幫我泡啦!是說你明明就泡給我了!」
  騙人布滿臉委屈地指了指桌上喝到一半的咖啡。
  丟出僅剩的最後一根豌豆絲後,香吉士的火氣才總算平息下來,他晃了晃嘴上叨著的香菸。
  「那喝完後就趕快出去,我要開始作菜了。」
  警告完騙人布後,香吉士轉頭望向羅。
  「話說回來,你究竟是來幹嘛的?也想喝咖啡嗎?」
  羅愣了愣,不禁暗想著莫非自己剛才一直對著空氣自言自語?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比較想喝紅茶。」
  香吉士聞言後,露出一臉不情願的表情。
  「真麻煩耶。咖啡的話還有剩,紅茶就得現泡了。」
  羅隨即改口。
  「那就咖啡也可以。」
  然而香吉士可不領情。他不容許別人挑食,同樣也不容許自己無法滿足別人提出的點餐要求。
  「你不是想喝紅茶?別瞧不起廚師了,不過是一杯紅茶,瞬間就能端給你!」
  根本無理取鬧——!羅的額頭再度冒出青筋,但同樣立刻又再轉了念頭,他筆直地凝望香吉士,刻意放柔語氣開口:
  「……只要是你端上來的,什麼都可以。」
  語畢,只見香吉士整張臉瞬間刷黑,瞇縫起雙眼惡狠狠地瞪著羅,一字一句咬牙切齒地忿忿然說道:
  「那就給我把麵包和酸梅吃下去!」
  「絕對不要!」
  幾乎出於本能地一秒拒絕。
  當場理智斷線。
  「你是小鬼頭嗎!」
  懶得再跟羅爭論下去的香吉士,左右擺了擺頭,試圖紓展一下被氣到僵硬的筋骨,接著站起身走向爐台。
  「總之你先坐一下,我現在就去泡。」
  香吉士離開後,羅壓低語氣朝正蹲在地上默默撿起滿地豌豆絲的騙人布開口。
  「鼻屋,剛才的話……」
  「我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在調配肥料。」
  向來很懂得明哲保身之道的騙人布,十分識相地化身為空氣人。
  羅沉默了幾秒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詢問:
  「你也認為培波的療癒感比不上娜美屋嗎?」
  騙人布一臉彷彿說著『你真是不懂耶』的表情,大大地嘆了口氣:
  「就說了以定位來說,只能補喬巴的缺啦。」
  羅挑高單邊眉毛,陰森森地冷冷低喃:
  「……你明明全聽見了吧。」
  頓時一陣惡寒襲向騙人布,逼得他冷汗直流、顫抖不止。
  「……非、非常抱歉,大人饒命啊……」
  羅慵懶地側趴在桌上,將右手打直枕在頭下,左手則是掌心朝下地緩緩舉起,不慍不火地宣告:
  「嗯,命你留著,鼻子我拿走了。」
  下一秒只聽見直竄天際的震耳悲鳴。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想《香菸》續章時,莫名奇妙冒出來的小短篇。
任性的羅和完全沒在聽人說話的香吉士都好可愛。
結果最大的受害者是騙人布。
#羅香  #香吉士  #羅  #航海王  #同人 
分類:藝文

續.一曲寄情(尚曲)/會陸續上傳手邊僅存舊文作為記錄。或許會有新文,也或許不會有,隨心。

評論
上一篇
  • 【記海藍】香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