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退伍


我是一名今年九月即將退伍的職業軍人
說是退伍
其實根本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只是當兵不滿半年就報不適服的應屆菜鳥
很草莓吧,我們這代就是被這樣稱呼
而我大概又助長了外界對我們這代軟爛的形象

唉無論怎麼想努力翻轉
撐下去對於我來說還是太沉重了

109年11月17號 我永遠不會忘記入伍那天
大概每個男生都體會過吧
那段 連續好幾天大便大不出來
ㄐㄐ無法勃起的日子
哦對 除了呱吉

說真的
現在的大學生畢業 誰會想簽志願役
大概都覺得軍中很賽
鳥事一堆 還要站哨 隨時會被長官召回
拔草 整天掃地
做一些浪費人生 無關意義的事
我當然也不例外
最後為什麼還是簽下去呢
大概是薪水太香了吧
34340的起薪
+9790的外島加給
+再+5000戰鬥加給
+我本來想大聲斥責自己的
+但這實在是太大了....
+一個應屆生就有將近五萬的薪水..
以普通的私立大學來說
外面我根本拿不到五萬
看著自己的同學一個接著一個就業
拿著26k至最多32k的薪水
我不懂
這就是我們這些大學生對這社會的價值嗎
心是真的很沮喪
懷疑自己大學學的到底算什麼
我們還有價值嗎
對於自己所學
原來社會只願意出這樣的薪水
雇我們這樣的大學生
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
心裡湧起一股憤怒
抱怨這個世界的不友善
簽下去大概是向這個社會無謂的宣洩
軍中的生活
不用思考未來
只要應付上級長官
推拖閃躲飄學好
人生就這樣過去了
20年到就退伍  終身俸手到擒來
這樣的生活有何不可呢
在外面要工作到幾歲
65?人生都半隻腳進棺木了
省省吧

就這樣
我簽下去了
把自己的青春賣給國家
一簽就是四年
大概 某種程度上 我算 死了吧

新訓過完 接著被派去受訓
在那裡花了三個月
而且跟我簽的單位毫無干係
唉 國防部的例行蠢事
受訓期間可是沒有任何加給的呢
領著少少的薪水
大家都說現在部隊很爽
受訓最苦
又何必浪費時間呢
但現在回想起來
那大概是當兵以來最美好的一段回憶
身為大學生畢業的我們
話題近 性格也相對成熟
有一群同梯跟你一起菜
一起被隊長噴
一起被教官電
一起分享現在的薪水好少
卻還是能給家用 能包紅包給爸媽
老實說 是真的很快樂的一段回憶
因為你  一點都不感到孤單

時間快轉
4/9禮拜五  我們結訓了
每個人都被分發到不同單位
在只有我一個人是簽外島的情況下
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命令下來了
結訓當天
我就得直接從北部殺去高雄
下禮拜二直飛外島

你說錯愕嗎 大概是很吃驚吧
這就是國軍
總是有滿滿比健達出奇蛋還多的驚喜
到外島後 經過一禮拜調適教育
就會分發到自己的單位
調適教育裡 有個環節叫主官約談
讓你能先行了解一下單位的作息
我單位的主官卻一個人也沒有到
唉 大概是被放生了吧
不過沒關係 我的5萬正在等著我呢
這時的我都還是很樂觀的
畢竟這薪水根本是天降大禮!!

一個禮拜後
單位派人來接我了
殊不知 一切的惡夢 正式開始
到部的第一天
就感到滿滿的不適
假期 沒有
網路訊號 沒有
裝備 沒有
用餐工具 沒有
連 自己的床位 都沒有
沒有自己的寢室
我甚至還睡在班長的床位上整整三天
不要問我為什麼沒去反應
我每個能問的人都問了
被已讀 被甩鍋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發誓絕對沒有想得太樂觀
但這實在是超出自己的負荷
集合時間沒人通知
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跟著大部隊 就一句話
人家有裝備可以出勤務
我呢 空身一人
在旁邊跟著看
又被問說為什麼沒裝備
回答了 又被質疑
慌張 心情開始忐忑
我安慰自己
這一切只是開始
剛到的新人總是看起來很菜嘛
過了兩三天總是會好的
過了兩三天 情況只有更嚴重
我屬於個性比較急的人
在問題都還沒被解決之前
又來了更多問題
心情已經夠毛躁了
自己東缺西缺
問班長的問題又被推脫
要去升旗 沒有頭盔沒有戰鬥背心
要去待命班 沒有彈夾袋沒有防護面具
要去戰備班 連最基本的操作都不會
唉發現 自己快受不了
想在受訓的群組討拍
同梯一個接著一個馬上要升下士了
不然就是有學長帶著
一個比一個有目標
討論的結果 大概就是我衰小吧
每天心情都提心吊膽
一個晚上起來四五次已是常態
每次起來都會很緊張的猛然坐起
深怕自己又在早上集合遲到 或穿錯服裝

在爸媽傳line關心時
忍不住潰堤
很多時候
都要到長大才懂什麼叫報喜不報憂
不想讓家人擔心 覺得自己大了
有能力賺錢讓他們養老
是真的不用再擔心了

不過一切都太遲
我忍不住全盤托出 在軍中的遭遇
當初爸就是不太贊成我簽志願役的
覺得當兵太辛苦了 而且都讀到大學了 太浪費
(p.s 提問呱吉多益900加上會翻譯,要是你會花多少錢雇這些人呢?)
畢竟阿公當年就是國民黨派來鎮壓228的老兵
(我很抱歉)
連阿公自己都說狗才當兵
我還要去?
老爸看起來沒很懂我的感受
總是說著種種他當年遇到的非人道待遇
(在此幫軍中澄清,現在軍中真的滿人性化)
大概是覺得軍中的制度還是像他那年代一樣不堪
像這種錢不賺也罷
沒那個屁股也不用硬吃
種種的種種
都讓他覺得軍中完全不適合職涯發展
唉 我只是也想證明 我也有能力自己賺錢
只要我撐下去 撐下去....
但在跟老爸分享完後
隨口說了句 好想退伍
他馬上贊成
有時候只是幹話
殊不知 它也會成真...

故事的最後
在近期我提出不適服的申請
只是老爸始終沒能了解我的困境
也許我就只是像一般的上班族遇到撞牆期
他用他自身的理解
幫我在這裡的生活解套
我的確在心裡生了病
但只要我牙一咬都會沒事的吧
從原本的生活到操課
我開始厭惡在軍中的一切
每待一天都是煎熬
也許老爸始終沒有覺得他兒子是顆草莓
也希望我能把草莓 就留在金門
2020的秘密 大概就是 老爸你兒子 會把草莓狠狠丟掉吧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