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享

理想的愛情

「你要命令他啊。記住,不要是『我媽說』、『我爸說』或誰說。誰說都沒用,你要記得,用命令句。」你說。
「可是我最討厭用命令句了。」儘管那個「最」字我講得猶豫又心虛。好吧,可能不是最討厭,但是我不真的不喜歡管別人,也不愛別人管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畢竟是個基本的做人道理。
「我是男人,你要相信我。」
「……」你話說得誠懇,可是我卻覺得如果你說你是全民好閨密,可信度還比較高。
還有一件。這話,你不是第一次對我說。
我不太想說我心已死,整天死了活了的掛在嘴邊實在不像話,可是我的確不喜歡命令人,也不覺得那叫做愛。
雖然你會在開車的時候大喊紓壓,還笑稱:「因為那時候沒人管我。」可是我倒覺得你對於有人管著的那幾年留戀得很。我認為那不過就是因為得不到的最好,又或者是回憶總是掛著美化濾鏡的緣故。
也許那些曾經被限制的,被管束的,嘮嘮叨叨,要你記得吃飯記得睡覺記得不能忙得太過的噓寒問暖,那些勉強維持了你記得現在是白天,提醒你已經入夜的瑣碎,都是被愛的記憶。
可是對我來說不是。
「 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這才是愛情的模樣。
就算因此我會委屈,就算因此我會被罵,但是若不是他心甘情願,我何必強逼他跟著我去這去那?
我們對愛的想像太過不同。
更何況,我覺得,可能親情才是對我們的關係更貼切的描述。
「他不是個正常人,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考模式去想他會怎麼做。」我嘆口氣,想拒絕你的建議:「你不能因為你覺得正常人是這個邏輯就這麼勸我。」
「可是我也沒有很正常。」你很小聲地說。
而同一時間,我跟你完全沒默契,卻意見相同地說出:「噢,算了,其實你也不是很正常。」跟著小聲嘀咕:「有時候我也覺得你長得很歪。」
你輕笑,而後看著螢幕敲起鍵盤。
我低頭不敢看你。
對你太過沒防備了,一時嘴快不小心就讓真心話溜出來。
我回想你對他人的百般包容,卻不認識你在愛情裡的樣貌。也對,那些是我從來不曾參與過的過去。
也許對你來說,愛情的終極表現就是穩固而緊密的家庭,而家庭的基礎相處模式則模仿父母而來。然而對我來說並非如此。因為我的模仿對象從來不只是父母,其他長輩的、歷史人物的相處模式我也看在眼裡,並且大多厭惡。
我厭惡這些人的表面與偽善,卻又羨慕他們所得到的認同。於是每當必須虛以委蛇的任何時刻,我都駕輕就熟地展現又同時對於必須如此感到厭惡。正如同我昨日在網路上所找到的心理測驗,就算努力很久,我也才慢慢爬到了不穩定的高自尊者,只要一點點的不被認同就被打倒。
就像明明不應該也不需要在意你的評論,可是我卻莫名在意得很。
世界上的人這麼多種,經過排列組合之後,理想的愛情應該也是各式各樣。縱然心理師利用專業試圖把人分類,那也只不過是一種梳理脈絡,以便更有效率地幫助大家解決問題而已。
如果我們只打算從「解決社會問題」的角度來看,那麼只要能夠讓家庭結構穩固、伴侶關係穩固,就已經達到目標。我總覺得我去年迷戀不已的那一串精神科醫師的書單就是這種取向。可是像我這樣,一直不斷追求個人成長與進步的人,很難和單一伴侶達到和諧。這並不是貶低我的伴侶。我只是想說,正因為我不停地追求成長,就算我不一定在心靈上成熟,卻是一個不斷變化的人。我實在沒有道理,也不應該要求另一個人得配合我的變化而變化。
何況我的伴侶也在變化。
聖修伯里在《風沙星辰》裡的描述或者可供參照:「愛不是凝視彼此,而是一起眺望同一個方向。」我也曾經聽過一對夫妻所做出的、一種非常基督教的婚姻告白:「婚姻是一個三角形,由夫、妻與上帝構成。如果我們一直努力往自以為好的方向前進,我們可能就會漸行漸遠。但是如果我們一起往上帝的方向前進,那麼我們就會越靠越近。」
我本來以為找到一個願意跟我一起努力的人,但是我們似乎並不經常看往同樣的方向。我期望一種彼此都能幸福的未來,於是悄悄透露我想離開的心情,結果就是被你氣沖沖地唸了句:「不可以。」
因為太過重視你的意見,結果我只好且戰且走到如今。
我們到底是為了愛情而走進理想,還是為了理想而走進愛情?是因為幻想一個我們被灌輸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圓滿和樂的理想,還是因為想要找尋一個可以一起努力的伙伴?總不會只是為了生兒育女兒戀愛結婚吧?
我想起了化學上的理想氣體,一種不佔體積,不會液化或固化,不帶有分子間的作用力,無論何時都會符合計算的結果的氣體。一種非常功能性的設定。就像理想的家庭應該要能夠提供養育兒女,提供感情支持等等功能。然而理想的愛情呢?難道我們也應該要用功能性來定義理想的愛情嗎?
理想的愛情應該要提供持續而毫無條件的情感支撐,可是又有誰辦得到呢?僅僅你我,對理想的愛情的想像就如此不同。
唯一的共通點或許只能是,正如理想氣體一般,理想的愛情也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分類:藝文

隨便記些瑣事,與我的白日夢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