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六角堂-電影『花戦さ』


京都 六角堂 電影 花戰 日本

六角堂

六角堂相傳初代住持是平安時代小野妹子,這一代原本是池畔,又是僧侶居住的本坊,於是稱為「池坊」,代代池坊住持在佛前供花,到室町時代集大成為花道。
六角堂是花道起源的寺院,相傳茶聖千利休見了茶席上的插花,一眼就看出是出自池坊專好之手而讚許,2017年的『花戦さ』電影,看初代池坊專好如何以花為劍,為摯友之死而戰。
京都 六角堂 電影 花戰 日本

『花戦さ』

冒失詼諧的專好、沈靜內斂的利休、暴躁易怒的秀吉,一路下來的衝突緊張非常精彩!看完都會發自內心為之鼓掌,無花可看時不如看花戰。
有一幕特別打動我,池坊專好去找利休,眼淚大顆大顆滾落,像個孩子哭花臉,抽咽不止道:「我很痛苦!」
「最痛苦的是,一想到得好好插花討人開心,我就無比痛苦,覺得花朵很可憐,很對不起他們。」
「......不用哭成這樣吧!要再來一碗茶嗎?」
利休淡然苦笑搖頭,卻也懂他。
為花而生,為畫而畫,為書而寫,皆為追求美而生,靈魂屈藝而不屈於人。
電影中詮釋六角堂初代花道大家,池坊專好不善言詞,甚至有些脫線,總是記不住人的名字和臉,只為花而生的天才。
他的率真不拘,利休的克己守禮,實為同道中人。
池坊專好為替死去的好友利休討回公道,以花出戰兵不血刃地堅守立場,以精湛的花道打動太閣秀吉,之後為整頓市容街道下令進行大規模拆遷,保留他所在的六角堂並未移動。
我站在六角堂內彷彿回到當時,不見屍骨成山的剪枝折葉,不聞血流成河唯有滿室芬芳,手中無劍而淬煉執花出戰,貫徹自身對「美」的信念,終成一代花道大家。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池坊無論是臉盲症還是心境都共鳴同步100%,野村萬齋的壓倒性演技,螢幕前的我也跟著眼淚唏哩嘩啦。
撇開歷史真實性以及誇大,改編鬼塚忠小說,不愧是森下佳子的腳本,人物鮮明、節奏明快,要是把專好演成孤高的花道大家就沒那麼有趣了,對花道的敏銳美感,卻又有神經大條的一面,詼諧使觀眾會心一笑。
目前想念京都的朋友,不妨從電影中巡禮。
京都 六角堂 電影 花戰 日本

頂法寺山號紫雲山,本堂六角宝形造(ほうぎょうづくり)而被人們稱為「六角堂」。


京都 六角堂 電影 花戰 日本

本坊稱為池坊(いけのぼう),室町時代花道名手輩出,花道發源地聞名。



*寺院神社莊嚴之地,務必遵守參拜禮儀,嚴禁喧嘩及飲食,卡位以及拉扯摘取花木*
*照片文章皆是筆者攝影、撰寫及統整所學,如要轉載請註明專頁名稱連結*
#京都  #六角堂  #電影  #花戰  #日本 
分類:藝文

厭世京都中心,落魄文人在日本的歷史文化、美學藝術及生活隨筆。 學術/散文/文學/小說相關邀稿聯繫:[email protected]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