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與這些男孩們的故事 (8) - 阿豪篇之二 l 一段深刻的過往

距離上一篇的故事,已經事隔好幾個月。一方面幾個月前的自己,還泡在論文的火海中,根本沒心思把故事寫完;另一方面,懶惰的本性大爆發中,常常想要動筆,卻有心無力。
情感 同志 愛情

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佔有慾爆發,隨時都想要黏著他

回到阿豪的故事。
在我原本的想象中,加入系學會,當上了副會長之後,理應會是有更多的機會跟阿豪接觸,甚至他會把我當成他很重要、不可或缺的「朋友」。但人生總不會按照想像的劇本前進。雖然跟阿豪接觸的機會確實比以往多了一些,可是當感情已投入到對方身上時,就容易令人欲求不滿,很不知覺地,就會期待他必須無時無刻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否則我就會感到很焦慮。
當時有不少的課堂報告都需要分組,於是我就會想方設法跟他同一個組別。只要某一門課的組別報告不跟我同一組,我就會感到特別不舒服,甚至對於其他跟他同組的同學感到嫉妒。這完全就是佔有慾大爆發啊!

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接下重擔

當時的自己也不太知道所謂的「公私分明」。在我的世界裡,我就是想要得到他全然的注意。因此,我經常會在各種不理性的情況下,不自覺地做出那種簡直就是拿石頭砸自己腳的決定。
阿豪在處理系學會的事務上,一開始都會很積極地跟我討論。但漸漸地,他好像也不太把系學會的事情告訴我,甚至經常只會跟特定的幾個部長討論事情。我感覺自己被架空了。由於還混雜著我對他喜歡的情緒,因此我無法用一種「無屎一身輕」的心態來面對。反而覺得他越不重視我、越是不注意我,我越是想要向他證明自己是不能被忽視的存在。
就在上第一學期即將結束之際,活動部的副部長想要「辭職」,同時也卸下下學期的「之夜」副籌一職。「之夜」即是大學的每一個系所,或是社團,一年一度的重要活動,是學生嶄露頭角,揮灑自己表演才華的機會。它的地位堪比春晚、堪比101跨年晚會。
既然「之夜」如此重要,找一位有活動籌劃經驗,或是比較積極參與類似的活動,知道這類活動在幹嘛,甚至有廣泛人脈的人,來擔任這重要職位,可能會更合適。然而,眼看這是一個跟阿豪證明自己的重要性的機會,我二話不說,就立馬毛遂自薦,接下了這個爛攤子。而我當時只知道「之夜」是一場表演秀,對於學校活動也超不熱衷,對於活動籌劃毫無概念的我,對於從何起步、如何籌劃執行,我是完全零概念的。雖然當時有總籌,但總籌大擺爛,於是乎,我必須在完全迷糊的狀況下,扛下重任,組織籌委會,統合各組的運作,並且把活動給辦起來。

壓力太大,各種崩潰大哭

當時我幾乎不知道要如何處理人際關係,更別說情感關係。因系學會的關係,所以也認識了好幾位朋友,並形成一個小圈子。圈子裡也包括了阿豪。算起來,其實我有非常多合理的理由跟他碰面。但因為內心有太多的小劇場,加上自卑心作祟,自己也沒把小劇場跟他們說,卻一直覺得圈圈內的朋友都不太關心自己,於是我就慢慢地疏遠他們。
另外,當時也正值正視自己同志身分,面對身分認同混亂的時候,因此壓力極大。在多重壓力下,我經常上課上到一半,會突然莫名地悲從中來,然後衝到系館的屋頂上崩潰大哭,然後再裝作若無其事地回到教室上課。不僅如此,我有的時候也會躲在系上的學生活動空間中,在空無一人之時,躺在地墊上,仰望著天花板,淚水就嘩啦嘩啦地流。而當時候還有一個很變態的想法,就是希望有人突然闖進來,而闖進來的人就是阿豪,接著就上演各種他安慰我,然後我們彼此更靠近等等的偶像劇戲碼。
這樣的狀況似乎也維持了半個學期,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有夠瘋癲的!

這是一段深刻的過往

一學年結束後,系學會交棒給下一屆的學弟妹,我跟阿豪也沒有太多接觸的機會。後來阿豪也轉系了,之後也耳聞他交了女友,內心感到些許的失落。但對他的喜歡,還是一直持續了好一陣子。我記得一直到大四下學期,跟心理師晤談的時候,還提到如果阿豪跟我告白,我可以二話不說,跟他在一起。雖然這樣的情節,絕對不可能發生就是了。
我跟阿豪之間也沒有發生太多轟轟烈烈的情節,卻是很深刻的一段過往,因為他大概是我喜歡非常久,而且也是在我在面對身分認同的重要時期,所碰到的喜歡的對象。
幾個月前,在校園騎腳踏車,迎面而來一個熟悉的面孔,他就是阿豪。雖然面孔變得很糙老,但某些本性似乎還沒改變吧!我記得他是一個很關心社會、關心時事的人,見到他的時候,他正在校園內帶領一群人,進行著小遊行。然後我們四目交接,彼此點個頭,就各自離開了。彷彿是在進行著某個電影的片段,兩個主角在人群中,互望彼此,電影就在此結束了。
就如同我跟他的故事,就到這裡結束了。
#情感  #同志  #愛情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記錄生活 l 開工日
  • 下一篇
  • 上班這件事 l 疫情升溫上班記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