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思念

 
突然地睜開眼,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分辨現實與夢境的差別,又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才慢慢的起身,周末的10點多,家人皆已出門,剩下我與兩隻貓相處,邊吃著早餐邊摸著在腳邊撒嬌的貓兒,眼角閃過一道熟悉的影子,小心翼翼的走過去,深怕一點動靜都會令這影子消失,但……原來只是自己尚未完全清醒的夢;印象中外公過世多年,但實際的年數已經記不得了,只記得他最後冰冷的躺在棺材裡,從此我的生命裡少了外公這個人物的存在,對外婆來說她的生命也開始不完整了。
小時候便是給外公外婆照顧,外婆外公結婚得早,說是他們最小的孩子,也不會有人懷疑,外公外婆在我心目中等於第二個爸爸媽媽;小時候的外公家很大很大,一樓店面出租給人,二、三樓自己住,每次進去就先遇到一個長長的樓梯,就像霍爾的移動城堡那樣的樓梯,用盡全力的衝上樓梯,滿心期待看到外公外婆的身影,跑過去,撲上去,被外公寵溺的抱著,如果說父母是嚴父,那外公外婆就是我的慈母,嚴父慈母,嚴父總是令人敬畏,始終不如慈母來的親近,相對起外公外婆,我對父母的敬畏大於親近,即便長大後的現在還是如此。但隨著時間過去,少了外公的外婆家也逐漸變得不是我那記憶中溫暖的模樣,長輩們之間的紛爭,外加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觀念,讓我在外婆身上看到了這樣的實體化,我心中的慈母慢慢的消逝了,內心的某處彷彿就這樣默默的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崩解了。
不知道多久沒有踏進外婆家,記憶中只要踏入外婆家總是能聞到一股香味,還未脫鞋便先甜甜著喊著外婆外公我回來了,再循著香味找到在廚房忙碌的外婆,只要我們回來外婆便會大展身手,使出十八般武藝的煮一桌家常菜,一盤又一盤的菜出來,我們的手總會忍不住的偷捏起來,看到此景的外婆,總是笑著念說都被捏完了,等等要吃甚麼,下一秒轉身從冰箱再拿出食材,外公也從客廳大聲呼喚有零食,把晚餐從貪吃的孫兒口中解救出來,這些平凡的日常,如今卻成了腦海中戀戀不捨的畫面,每次回憶起這些往事,便懊悔自己當初年輕不懂事,不懂珍惜陪伴家人,總是找理由不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外公,子欲養而親不在,在外公過世後,我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涵義,我深深的懷念著外公。
清明節是去看望先祖的日子,不管是在哪種形式的墓園,都能在先祖旁,已慰思念之情,卻因長輩們的紛爭,無緣能去祭拜外公,不是家中長輩不去,而是外公被遷移到無人知曉的地方了,深深的思念之情只能藏在心中,獨自懷念,盼望夢裡相見。
分類:親子

抒發心情感想,書寫小說文章,分享旅遊美食,就是為了想寫而寫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