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關於甲骨文起源於楔形文字的可笑文章

甲骨文 文字

  筆者最近受人所託,觀看一部談論中國甲骨文起源於蘇美楔形文字的影片,無奈影片中講者速度太慢,又拉哩拉雜講一堆,後發現有其所謂「論文」:
甲骨文源于古代苏美尔原始楔形文字的证据以及用原始楔形文字的基本符号重新解读甲骨文
  蘇美楔形文字我是一無所知,但是甲骨文還是懂一點.以下就根據這篇文章中各種關於甲骨方面的錯誤做出說明,也當作一篇推廣甲骨文內容的小文。

論文第四頁原文
(田字)甲骨卜辞中,虽然确有一些条目被解释为种田或者农地的意思。但是这些被解释为田地的或者种地的条目也很牵强或者解释为田猎也可以,如《甲骨文合集》第一条:(王)大令众人曰,协田,其(受)年。《甲骨文合集》001这里的田也可以解释成田猎的意思,就是说让众人合作狩猎。其受年,表示的可能是以此庆贺丰收之意。
  • 田在甲骨文中多做田獵之義,這是沒有問題的,然而在上述引內容中作「協田」,此處「協」應該寫作「劦」那劦是甚麼意思呢?可以參考下面文字:
甲骨文 文字
  • 劦是三個力組成,力字實際上為像是耒耜的農具之形,劦有大規模之意,卜辭劦的三種用法:
一是大規模開墾;二是需要大規模人力進行工程(如水利設施);三是祭祀的一種。

同樣是第四頁原文
关于田字指农田的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支持来自”男“字,《说文解字》上说”男,丈夫也,从田从力,言男从力于田也。“但是在甲骨卜辞中没有找到男字代表男子的词条,《甲骨文字典》中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男爵的男,意思是一种爵位。而须知在殷商时代还远未实现男耕女织的分工,实际上考古发掘和人类学的记录显示,在狩猎采集向农业转化的过程中,男子更多的是进行打猎这样需要耐力和爆发力的工作,女子更多的是从事采集和耕种。换句话说,远古时代耕地种植更多的是女性从事的工作。而打猎确实在远古是男人的专利。“男”字的本意可能是指打猎的时候某种特殊的关键角色,后来这个角色被固定成一种职位。
  • 依據一本字典以及《說文》解釋,然後開始扯非常多東西,最簡單,上個男字之甲骨文字形看看:
甲骨文 文字
  • 同樣是一個耕具與田地,不用扯那麼多有的沒的。
  • 再來是卜辭中很重要的一點,作者言「其受年,表示的可能是以此庆贺丰收之意。」,「其受年」的意思是「會豐收嗎?」卜辭是詢問未來發生之事,上面卜辭原文大概翻譯是:「大規模開墾會豐收嗎?」與慶賀沒半點關係,卜問是問句,而非肯定,這是很基本的。

論文第四頁至第五頁原文
另外一个支撑“田”字代表羊或猎物的证据,来自甲骨文中田字部首文字或者含有田字符号的文字大多可以和羊或者猎物联系起来。比如,“畜”字甲骨文中就是在田字上边加上“丝”字,意思是用绳子牵着的羊。甲骨文的“畜”字。甲骨文中有些畜字有小点有些没有。这里田字里多出来的小点表示行动受限,被绳子牵着或绑着的牛羊当然行动会受限。

  • 首先 ,甲骨文中羊字非常常見,根本不需要用奇怪符號或構件來替代,故沒有聯繫的問題,且羊與牛多用來祭祀,屬於圈養的家畜,與捕獵到的獸類根本不同(羊字見下)。
甲骨文 文字
再來,《合集》29415:「王畜馬」,馬是被飼養的動物,飼養的地點在哪裡?在「囿」,作者認為田字中的小點代表抽象概念的受限之意,實際上這裡的小點是草的簡省,並非抽象意義(見下圖)。
甲骨文 文字

論文第五頁原文:
如“畀”字,畀字由两种写法,一种是双手上边是田,另外一种是一支箭穿过一个田字。就这个字来说本意应该是是被箭射中的猎物,后来可能派生出给予猎物或送给的意思。
甲骨文 文字

畀字甲骨文

  • 甲骨文中箭矢多直接表示刺中之意,未有贈送的意涵:
甲骨文 文字
  • 若說贈送或是授予,直接用「受」字,此字在甲骨文中也非常常見。

論文第五頁原文:
如“曾”字就是田上边加上甲骨文的分字(省略了刀部),意思是分割牲畜的一种祭祀方式《甲骨文字典》也认为“曾”为一种祭祀的名称。甲骨文“迺”即简写”乃“字也是指用碗接着羊奶的意思。上边的田,也就是羊。《甲骨文字典》的编者看出了下边接奶的器皿,确不知道上边的田字符号为何物。所以长期以来无法解释清楚“廼”字的本意。而现在一旦认出了田字的含义,把羊或牲畜的形象带入后,一切都迎刃而解
  • 到了這一段已經不知如何改起,「曾」字學者已經說了很清楚:
甲金文象一種蒸煮炊器,「曾」是「甑」的初文(朱芳圃、徐中舒、戴家祥)。後借來表示曾經。
再來,甲骨文中迺與乃根本是不同字(到了金文才通),再者,乃也不可能是奶,古人用「乳」(見下圖)
甲骨文 文字
此外,迺是从西或从鹵,上面的根本也不是田。
  甲骨能直線刻畫絕不用圓筆,迺字明顯是有弧度的圓筆而非直筆。

論文第六頁原文:
目前“贞”字在甲骨文中多被释做名词或动词,有占卜或者占卜师的意思,这固然不错,但是很明显“贞”在甲骨文也有形容词,吉利或好的意思。如我们常可以看到“王大贞”“卜大贞”的语句,大贞肯定是大吉的意思
  • 貞是貞問,跟吉完全沒有關係,隨便找個辭例就會發現這個解釋多荒謬:
《甲骨文合集》162:辛丑卜,爭貞:我卜多不吉
所以到底是吉還不吉?

論文第七頁原文:
如《甲骨文合集》第33006有“王作三师,右中左”的句子,其他解释显然都说不通,只有师或军队的意思说的通。现在大多数学者都认可这个符号是“师”字。问题是用一把弓来代表军队似乎是一个比较特别的选择,而原始楔形文字里代表军队的符号居然也是一个弓的符号。
  • 師(或取左邊部件,讀作堆)跟弓的寫法完全不同(見下圖),弓的字形很明顯會有一短橫。
甲骨文 文字

論文第七頁至第八頁原文:
而在甲骨文中”习“字上边的两个类似“羽”字的符号实际是由表示芦苇的符号演化而来的。而下边的方框有时被写成化成了日字,有时被写成口字。而”习“字,在甲骨文中也有书写的意思。《说文解字》和《甲骨文字典》把习解释为重复都是不对的。而且甲骨文的“羽”字不是习字上边的那种写法,甲骨文中羽字象蜻蜓那样昆虫的有格子的翅膀。习字的羽部实际表示芦苇和鸟没有任何关系。就《甲骨文字典》其的例句来说,第一句:习二卜(甲骨文合集,31672),意思是写了二个卜辞;不是重复了两次卜辞;第二句:癸未卜习一卜,意思也是癸未卜写了一个卜辞的意思。再有如《甲骨文合集》第26979有:习龟卜,又来执......也应该理解为,在龟甲上刻写了卜辞,又来.....

  • 我們先擱置這羽到底是象甚麼的問題,甲骨文中表達書寫的字群就是如尹、聿、書,若已經有一手持筆的具體形象,何必再用習字來混淆書寫的意思?  再來,甲文中描摹昆蟲形象重點多不在羽翅而是多足,而強調羽毛的多是鳥類,當然,就以古人對於物種混淆的觀念來說,節肢動物門如蜘蛛(蛛)、蠍子(萬)的形象皆屬於昆蟲,羽跟蘆葦無關的見解倒是正確。
甲骨文 文字
甲骨文 文字

寫到這裡也才第七頁,我已經無法再稱這個東西叫做論文了,其他還有一些內容,如第十頁的卜辭解讀也完全錯誤(原文如下):
如《甲骨文合集》第23715卜辞有这样的句子:贞叀㐁尊于入酒 变的清晰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汉字来释读这个符号的话,把这个字符定义为”制“更为切切。如《甲骨文合集》第23715卜辞有这样的句子:贞叀㐁尊于入酒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贞(吉利),祭祀,制造尊,用于注入酒。

  • 貞是貞問而非吉,前面已經講過;酒並非指酒,而是酒祭。此段卜辭是問是否舉行酒祭。
  原本抱持著取笑的心情在看他這篇滿紙荒唐言,想要一一校正,真的是愈寫愈火大,把那些研究甲骨、古文字的學者當成甚麼啊?豈有此理!
#甲骨文  #文字 
分類:娛樂

文章搬家,搜尋臉書:漫卷詩書喜欲狂和憨字樹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