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這世界我無處容身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看似沒有絕對關係的兩件事,在關鍵時刻被當成了判斷的依據。一個不願瞻仰母親儀容、在守靈夜抽煙的人,萬萬沒想到這些事證在後來會變成他的罪該萬死。但即便如此,仍不願替自己辯護,在一個極度矛盾的社會,在所有看來事不關己的旁人,怎麼突然在另一個事件中,通通成了關鍵者,主宰著審判結果的證人?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一個人之所以受到指控、被判刑,到底是因為他替母親送葬,在喪禮上沒有哭?還是因為他殺了人?

他在所處的社會是個異鄉人,孤獨寂寞地流浪在是非邊緣,他不願參與那場撒謊的遊戲,來讓生活變得簡單,然而卻將自己推向絕境,他要自由,卻被自由所縛,有時我們自認為篤定的事,實際上卻非如此。
莫爾索在最後不懼怕生死,甚至拒絕了神父的開導,他認為自己沒有需要懺悔的地方,至於誤殺了人,不過是正當防衛,他給不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能說是陽光的緣故;他沒有說謊,的確是陽光讓他暈眩,汗水在眼前像覆蓋了一層紗,擋住了視野,對方的刀刃反射出的利劍在閃爍,他只能被動地拿出槍,掙脫所有的束縛,如他所言,他意識到自己摧毀了一種光的平衡,也將自己推向厄運的開端。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很荒謬的故事,卻是許多人常面臨的狀態,我們常常在人前人後有著矛盾的人格,不服從於所屬的社會,卻不得不屈從於既定的認知中掙扎,差別只在於有人忠於自己的靈魂,有人選擇墮落,離經叛道是要付出代價的,例如莫爾索的不願為自己辯解,終究為自己招來了死亡。
禍福相依,世界上沒有全然不幸的人。與其說莫爾索的不幸是追求真實,倒不如說他是為了拯救自己的靈魂,不讓它隨著世俗的潮流下墜;他冷眼旁觀每一場遊戲中的審判者,直到自己成了被審判的那個人,被定義著無法教化、是頑固不化的靈魂,可笑的是,如同莫爾索的自白,「一個正常人的正常品質,竟會成為某種罪行的有力證據。」然而,他只能選擇默不作聲,因為律師說這對他有利。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有人說莫爾索應該是個心理有疾病的人,因為缺乏愛,所以也不知道如何愛人,他對自己的母親羞於說愛,對女朋友也是,他在道德上殺了自己的母親,直到母親過世,他也不能正確地說出她的年齡,但你說他不愛自己的母親嗎?不!他為了讓母親有人陪伴,送她到養老院,讓她在晚年交了許多好朋友,即使他的收入不高,這樣子的負擔對他並不容易,他還是這麼做了。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我們都是別人世界裡的異鄉人,只是,我們沒有面對生命本身是荒謬的勇氣,我們少了莫爾索在等待死亡前,在悲劇中找尋幸福的自信,就算知道自己即將被執行死刑,還是前所未有地敞開自己,將自己交付於宇宙溫柔的冷漠。
#異鄉人  #靈魂  #卡繆  #審判 
分類:心靈

終有弱水替滄海,再無相思寄巫山

評論
上一篇
  • 過程與結果
  • 下一篇
  • 看著就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