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

分享

<心情記述>我的,懼怕與人群接觸,還有關於夢境與現實重疊,的那些故事。


我有很多關於夢境...的故事。
(常見的噩夢還有預知夢) 
小的時候(上幼稚園大班)我曾夢過三角形、正方形、圓形的飄來飄去的怪物。
撇除掉老是夢到怪物,那時候的我還算是快樂的。
後來的我,經歷了國小一連串的霸凌事件。
小一、小二的老師對左撇子不友善,硬是逼我媽把我改成右手(打啊、罵啊...)。
小三、小四莫名的被針對,推下樓梯什麼的都很常見(每天身上都是傷,我永遠都會說是自己跌倒)。
小五、小六直接整班圍起來欺負(還有另外一位女同學...),
只因家沒錢能上導師他私開的課輔班。(20年前的六百,夠我家吃好久了)
還打到家裡講了一些垃圾話。(資質太差、不補會爛到不行...)
從那之後,我的生活就只剩下黑暗了(同學們加上導師...)。
然而家裡得到的回應,永遠都是我不合群、問題太多、忍忍就過了。
我忍忍就過了... 我忍忍...就過了...
(之後媽媽強硬讓我去上了私輔,我還是倒數畢業)
那陣子的經歷了最黑暗的日子。
痛苦的上學、窒息的環境、我再也不想想起任何一個人的臉...
(在前一陣子回娘家,我終於鼓起勇氣把那本畢業紀念冊扔進回收箱了)
那時每天回到家了,洗好澡後,就會拿著被藏起來的不銹鋼窗的鑰匙,走向窗台打開窗台(那時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就想這麼做)。
向下看著,好安靜啊,只要頭一向下栽,我就再也不用繼續這樣的生活了。(那陣子每天的夢永遠都是遠處滾來,越滾越大的大石頭朝自己壓過,或是身邊的人無顧我的呼喊越走越遠)
某天小學下課後回到家了,我做了個夢,是一片純白安靜、令人放鬆的一片白。我走著走著,看到遠遠有個人走了過來。好漂亮的人啊。走到我面前摸摸了我的頭,告訴我一句話,現在還不是妳該來的時候。就把我往後一推,我往下墜,下墜... 就驚醒了。當時的我不懂,為什麼不讓我繼續待在那呢。那裏好棒啊,什麼都沒有。(後來發現媽媽在看的照片,跟我看到的人一模一樣)
我的心曾經墜落到深不見底的地方,沒有人在乎。
我的求救不過是因為問題太多,每個人對我都有無數的要求。
只要冠上你這麼聰明,你一定會.....我就必須得成為那個"使命必達"。
(隔了這麼久回想這段,還是覺得窒息)
國中之後,換到了新環境,我想讓自己成為另一種極端的人。
我讓自己成為滿身刺蝟,有人挑釁我就對嗆、狠狠地把桌子踹到離我三、四個位子的那人面前。(也再也沒有人,欺負我,我就這麼以為這麼做是對的)
在那之後經歷了老師的感化,非常溫柔的老師,讓我知道念書是開心的事。
每天都期待著做實驗的日子(老師教的是理化)。
後來碰到了課後社團(國樂社),發現原來音樂是可以讓人感到幸福的,而我也不是如國小音樂老師說的,我是個音樂白癡、唱歌難聽到不行、怎麼還敢唱。(引來全班哄堂大笑,更是叫我閉嘴那樣)
國中那時,我非常少再過噩夢。除了預知夢。
後來高中,開始有升學壓力、
被認定是醜女(我很愛曬太陽,所以臉上有雀斑)、
被一個我自以為的朋友(還有交換日記)說出日記裡的秘密。
所以惡夢次數又增加了。
越來越窒息,到無法喘息。
(因為在意,所以討厭自己)
我,算是喜歡理化的。
但因為爸爸的決定,所以我就讀了鹿中的國貿科。
會計、統計、計算機概論...
商學白癡的我,我從沒及格過(苦笑)。
在大考前我連夜苦讀,
設了鬧鐘,在凌晨2、3點起來做了所有科目的筆記,
接著6點吃了早餐,坐校車上學。
一直日復一日,直到考前做完所有筆記,接著前去考試。
放榜後,沒有人相信我能高分。
我可以理解,畢竟我真的都是低分飛過...
但是我的導師(會計老師)打電話到我家,
跟爸爸談的時候了一句"考這麼高,我都懷疑她作弊"。
(大考監考這麼嚴,怎麼可能作弊不被發現?)
我好疑惑,是我的問題,所以大人們都這麼說?
所以,在統測第一次結束後,
我就直接準備甄試,
硬是選擇了當時剛起步沒多久,
最冷門的科系-運動管理系(之後改名為休閒產業管理系)。
再來就是莫名其妙地被推去選學生議員,
住學校宿舍必須加入春暉社,
原本就加入的國樂社。
第一次忙得昏頭...
卻是蠻好玩的體驗。
當過議事研習營的工作人員,
當過暑期海生館的導覽人員,
想辦法克服怕人群的恐懼。
(雖然還是沒有多大作用就是了)

我做過什麼預知夢呢?

某天我夢到我站在某個辦喪事的人家門前,
走進去後看到一個很疼我的老人家的照片在上面,
然後我就驚醒了。
我很困惑地告訴媽媽後,
媽媽說,那個人過世了,我要不要去。
我依稀記得,我拜託媽媽帶我去,
走到那個一模一樣的門口,
一模一樣的照片,
第一次意識到,原來心裡在意的人少了、不見了的感覺。
我哭了,老人家的妻子摸摸了我的頭,
告訴我,她知道我喔,老人家很喜歡把我跟他們聊天的事跟她說,
老人家走的時候沒有痛喔。
之後媽媽就帶我離開了。

還曾夢過許多經歷過的事,
但還沒有遇過的人,
臉都是模糊、霧霧的。
夢過幾次媽媽在玻璃冰櫃前,哭的樣子。
覺得很害怕,但是已經知道是不能說、也不能改變的了。
原本都是說服自己,夢到棺木是升官發財的事,
次數一多就知道,一定會發生。
(之後,我的外公過世了,當時懷孕的我,看著在冰櫃前流淚的媽媽,
那一模一樣的場景... )

還有困惑的特殊體質,
讓我發燒了很多次,
也去收驚了很多次。
因為常聽到很多別人聽不到的,
可以感應到、看到...某些東西。
(後來都覺得,什麼狗屁八字,根本不準)
沒有真的相信的,
只有後來被我提前的預知嚇到的,
這也是我後來不再提出來,
也是我覺得為什麼不能改變,
卻又讓我知道...一直想不通的點。



所以呢,
困擾的一直存在,只是型態又改變了而已。

#夢境與現實重疊  #Lynette的心路歷程  #Lynette的奇幻夢境 
分類:日記

Hi,I’m Lynette ♪ 。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貼心的寶貝幸運星♡♡♡-母親節特集
  • 下一篇
  • 記—回憶錄(五、孩子成長過程中,常遇到的腸胃型病毒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