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聊聊][2021/5/11]

好久沒有更新自己的近況。
我發現許多事情並不宜在公開社群網站分享,特別是有些事情涉及個人主觀之價值判斷,有時候只是讓滑手機的人看到你PO文後,覺得刺眼而已。
有些事情我非常想說,很想傾倒靈魂在可宣洩之處,當然我有許多管道可以傾訴,比方伴侶,又或者親近的幾個朋友們(or My Personal Mentor(s))。但我覺得很多事情需要被分享出來(i.e., 具體的敘述你所面臨的狀況,以及你如何找到方法,最後度過難關),因為你不知道在什麼環節點上,你的經歷可以幫助到哪個人。
先聊聊到目前為止讀博士班的心得。我用這個比喻起頭好了:假設某位籃球員,他的優秀表現足以讓他在賽場上奔馳,有一天你買票進去看他比賽,想要看他揮灑汗水的英姿,他進球了,你喝采,但每一個關鍵的投籃,都是他傾盡全力所掙得的機會。由外往內看,你看到的是「厲害」,但由內往外看,那位球員看到的是汗水從額頭沿著瀏海滴到地上的「掙扎」,由於比賽還沒結束,就算是掙扎也要到比賽結束時才能解脫,但抬頭一看,時間也才剛過第一節而已(籃球比賽有四節)。
持續關注我攻博進度的人,無一不是為我拍手叫好:博一必修課一次通過(上一次一次修過的學長姊是七年前的事),博二修資格考科目,用優異的課堂表現贏得老師對你的關注,以及在博士班專題演討(Workshop,全英文進行)犀利的對Speaker提出一些犀利的提問…。通常這種專題演討,在台大,老師會希望你全力進攻,因為學術上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在研討會議中不分位階,只談專業,所以有任何你覺得不合理的地方,你都可以自由地舉手發問。
就上課而言,由外往內看,或許你看到的我會是充滿自信的報告,並認真把Paper的每個關鍵都呈現出來的專業感,但由內往外看,我看到的場景,是昨天熬夜到非常晚才完成報告的驚險、是睡前還在反覆模擬講稿的練習,是騎車到學校路上腦中還在不斷重複撥放待會上台報告的「垂死掙扎」。
就博士班專題演討而言,由外往內看,或許你看到的我會是充滿信心的英文提問,不含糊,不打草稿,直指Speaker文章某些讓我感到疑惑的地方,請他提出合適的解答。這種問題通常Speaker會沉默三秒,然後說:
"This is an excellent point; I hadn't given it much thought before, so thank you for posing it.(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以前沒有想過,謝謝你提出這個問題)"
要一位博士生對在學術海洋上徜徉多年的學者提出這類的問題,並得到上述的回應,實屬不易。但由內往外看,我看到的是我昨天在研究室待到很晚,反覆的閱讀明天那位Speaker要講解的文章,以及我使用學術搜尋引擎,來調查他所研究的題目在這個領域的最新進展,已經到哪裡,並且有哪些瓶頸需要解決。通常這樣的反覆對照需要花我兩到三天的時間,特別是你知道你要對他進攻,若要火力強,你的彈藥就要備得完整齊全。雖然知道辛苦,但是這些Dirty Work我是挽起褲管,捲起袖子,老老實實地做了。
一個好的提問會讓我開心好幾天。
第一,你的認真會立刻地在老師群裡面亮眼地被看見,第二,你的問題確實地也幫助到講者,他若未來要順利完成投稿,要做到何種地步才會使得他的文章有最大的機率被接受。
回到今天聊聊的第一句話後面:自己的近況。
目前比較難過的是,維持高水準演出所需要耗費的精力,特別是每周都有不同的文章你需要看,有不同的會議你需要參加,你知道你在大家心中已經有不錯的分數,但你知道你要維持不錯的分數,你過往的優異表現你要繼續維持,要「撐住」。我想這個「撐住」,是讓我感到最難過的主要原因,因為最近真的有點感受到疲乏了,有點「撞牆期」,很多事情不再令我感到開心或興奮,因為你知道對於現階段的博士生而言,沒有「挑食(意思是只看你有興趣的研究)」這件事,你只能照單全收,老師要你看什麼,你就讀什麼。
距離期末剩下一個月,發發牢騷後,關掉這個視窗後的我,依然會繼續做該做的事,先這樣。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