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一章:腳掌所踏之處,大地震動之一

第一章:腳掌所踏之處,大地震動
看向隔壁桌同學的汪蘋嚇得全身僵硬,眼尾微微上挑的黑瞳緩緩張大,飽滿豐美的嘴唇略張,呼吸稍促,額頭隱隱冒出汗水,秀美恬靜的小臉滿是難以置信的驚駭神情。
人腦的習性令她的目光率先搜尋最為可親可近,也是大腦最能快速辨識的常見輪廓的目標。
那是一對站在桌子上的璧人,修長筆直的身子如同竹子般挺立,翠綠色的肌膚閃耀光澤,豎起的頭髮看起來又尖又硬,貼身纏繞的衣服像是繃帶,但材質卻像糖霜或奶油絲滑柔軟,兩人的面容平坦,沒有五官,只有一條疑似是嘴的裂口。
竹子妖精?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奇幻 女性向


此乃頭一個閃過汪蘋腦海的猜測。
然後這兩位疑似竹子精的璧人,彷彿感應到什麼似地,對汪蘋攤開手掌,裡面是一隻眼睛。
《羊男的迷宮》?
困難地收回目光,她的視線離開竹子精,望向更多的「不是人」。
貼著牆壁而靠的七位雙胞胎,高矮胖瘦皆有,五官長的一模一樣,看起來與人類無二異,但都只有一隻腳,且兩手彼此相連,彷彿有人惡作劇地將他們的手黏在一起似地,也因此他們沒有穿衣服,非常自在坦然,嘴巴無聲的蠕動著,忽笑忽怒,無論哪個出現情緒波動,都會感染其餘的兄弟姊妹,宛若相連的火車般,泛起一陣陣漣漪。
又一群不是人類的物種。
我是在作夢吧?
絕對是夢。
才會看到這麼奇怪的生物?
心底稍微有點底後,汪蘋快速掃過房內其餘物種。
宛若奇幻故事中才會出現的精靈、獸人、矮人、黑精靈、半人馬等散布教室內,另外還有些罕見的無頭爵士、鵪鶉、水母、七群星星、小白菊、鱷魚、幽靈等。
最後,教室內有一群看起來不僅「非一般常見物種」,更不像擁有生命的物體。
寶箱、巨劍、一團團浮動的光暈、閃耀七彩光芒的多邊形立方體、一張浮現各種字和圖案的掛畫、水晶球等。
這些稀奇古怪,千奇百怪的「物種」,皆三三兩兩的聊天打鬧,若撇去那驚異難辨的外型,遠遠超出常識的詭異光景,教室內的氣氛與地球的教室無二異。
「這是夢吧……我在作夢吧?」汪蘋的聲音顫抖不已。
她好想拔腿逃跑,但在這群詭異的物種的包圍下,大腦受到的刺激太大,使身子發軟使不出力氣,感覺一片混亂,分不清東西南北。
「哼!」
陌生的冷哼響起,汪蘋下意識地轉頭看去,一名兩手環胸,兩腳交疊放在桌上的精靈就坐在她旁邊。
男精靈英挺冷俊的面容充滿譏諷,彷彿方才汪蘋的低喃多麼可笑似地。
汪蘋注意到他的腰間別著一排短刀,背後則是揹著弓箭和箭筒,俐落貼身的軟皮甲沿著修長身軀而下,勾勒出經過長年鍛鍊才會有的完美曲線。
「這是夢吧?」汪蘋鼓起勇氣地問。
精靈側頸,冷酷的斜睨了她一眼,披在胸前的墨綠色的長髮因而被帶動,如風吹過樹葉般掀起一片沙沙聲響,汪蘋注意到他的額頭戴著一只精緻的銀製髮圈,垂在眉心的藍晶暗暗生輝,使得那張宛若冰塊鑿出的面容更加冷漠疏離。
「想知道?」他用眼角瞄了一眼弓箭,彷彿想用此測試似的。
這人幹嘛那麼恐怖!我是真的很害怕好不好。
突然,一陣玩鬧似地的嬉笑聲從天花板傳來,汪蘋仰頸上望,一隻全身半透明的白霧狀幽靈,發出高亢的笑聲,忽地由上而下飛竄而過,汪蘋嚇得尖叫,幽靈笑得更開心了。
「哈哈哈,被嚇到了!」幽靈滿教室飛竄,而後回到汪蘋面前,與她大眼對小眼的互看。
「我叫輕飄飄,我妹妹是輕呼呼。姐姐你的年紀看起來比我妹妹還大,好可憐啊好可憐。」
被嚇的餘悸猶存的汪蘋往後靠,想避開幽靈,但起勢過猛,椅子失去平衡,整個人就這樣連人帶椅的往後栽了下去,長年練習體操養成的習慣,令她立刻伸出兩手,順著去勢往後倒去,經過充分鍛鍊的雙腳也配合的發力彈起,一個笨拙的後翻就這樣完成了。
等她雙腳不穩的落地時,椅子已然倒下,卻沒發出撞擊的聲音,同時,兩隻有力的手輕輕的扶住汪蘋的後腰。
「沒事吧?」
汪蘋循聲轉首,卻沒看到人。
「在下面。」
她低頭看去,這才發現扶住她的手居然是從一只寶箱中伸出來的,略微打開的箱蓋內側一片黑暗,無法判斷是不是有一個人躲在裡面,又或者……不是人?
汪蘋已經難以判斷了。
另一隻扶住她的手出於一匹半人馬。
汪蘋從對方平坦的胸前垂著長辮和粗曠的礦石頸環,判斷性別應該是男性,但是人馬有男性這個性嗎?還是該稱為雄性?
  她腦子混亂的再從對方溫柔中略帶尷尬的表情,猜測對方應該不像輕飄飄那麼自來熟,這令以為此夢中的物種都太過熱情或太過冷酷,導致有些吃不住的汪蘋鬆了口氣。
「呃……謝謝。」她下意識地道謝。
寶箱收回手,蓋子闔起,彬彬有禮的說:「不客氣。我是烏木。」
半人馬沒有說話,僅拘謹的點點頭,原地踱步。
察覺氣氛冷了下來,她慢半拍的自我介紹道:「我、我是汪蘋。」
「很好聽的名字。」漆黑如墨般的寶箱,擬人般地上下掀著箱蓋,彷彿在對汪蘋開口說話。
鑲嵌在箱子上的螺钿閃耀彩虹般低調華美的光澤,銀牙邊與珍珠沿著邊緣交織成繁複堅實的花邊,象牙製成的鎖頭上雕刻著細密的符文,看起來就是一只貴重厚實的寶箱。
又一個不是人。
汪蘋覺得自己好像和一群怪異物種成為同學,一切都變得亂七八糟,忍不住在心中哀嚎。
這是什麼怪夢啊!
「妳作弊!」見自己惡作劇不成功,反倒讓對方帥了一把,輕飄飄不甘心的吼著,朦朧的靈體漸漸浮現小男孩的輪廓,氣的兩頰鼓鼓的他,忽地咧嘴大笑。「哈哈,蘋蘋姊姊妳的反應好有趣哪。」
汪蘋皮笑臉不笑的扯了扯唇角。「我叫汪蘋。」
「幽靈國的人稱呼人時習慣叫疊字。」烏木態度自然的解說著。
雖然是一只箱子,卻知識淵博。
「沒錯,所以你就是木木哥哥哪!而我就是輕飄飄啊輕飄飄,我妹妹是輕呼呼啊輕呼呼。」小男孩幽靈越說越興奮,像是一股上旋氣流般團團轉著高升而飛。
「吵死了。」方才冷哼的精靈猛地起身,離開他的位置。
汪蘋被男精靈充滿敵意的態度嚇的縮起肩膀,一旁的半人馬也稍加避開。
輕飄飄對精靈的背影做鬼臉,對方像是感覺到似地的迅速轉頭,目光如電的瞪視輕飄飄,小男孩幽靈調皮的鬼臉因而停格,而後一溜菸的飛走了。
「哼!」精靈對烏木和汪蘋投已冰冷的視線,甩頭就走。
汪蘋鬆了口氣。
「汪蘋,你從哪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特別的名字。」
烏木的提問讓她又被嚇到。
「我是台灣人。」她努力抱持鎮定地對地上的烏木寶箱說話。
「台灣……」烏木低喃。「沒聽過這個國家,有沒有更大的範圍?」
半人馬也露出好奇的表情。
「呃……」
「哪一顆星球?」
「地球。」
這回烏木思考的更久才又開口。
「哪個星系?」
「呃……太陽系?」
「太陽系有幾顆行星?」
「九大行星。」
「嗯……看來是很遙遠的星系,等夢醒後我得查查才知道。」烏木自顧自地說,一隻手從箱內伸出,搔著邊緣的銀牙珍珠帶。
夢醒?
汪蘋連忙問道:「烏木,這是夢對吧?不是現實,這裡好奇怪……我怎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
「妳不知道這裡是哪裡?」烏木詫異地望向半人馬並問:「人馬,你知道這是哪吧?」
半人馬溫馴一笑,點點頭。
在他們頭上兜轉幽靈忽然現身問道:「半人馬,我是輕飄飄,我妹妹叫輕呼呼。你叫什麼名字?」
「半人馬族依照習俗是不會像外族的人透漏名字的,外人若想知道他們的名字,必須做出對族裡有益的貢獻才行。」烏木解釋。「半人馬的觀念是以族群為整體,以人馬稱呼,並無不當。」
「是這樣啊──」輕飄飄旋轉地飛至半人馬前打量著他,男孩般稚嫩可愛的面容充滿好奇。
「所以只有我不知道嗎?」汪蘋苦惱的搖頭。「我很少作夢的,這裡真的好奇怪。」
「這裡傳說中的夢土,每一個知道舊神大戰歷史的人都聽過的地方。」烏木說。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奇幻  #女性向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楔子:真實所在之境,無人可訴
  • 下一篇
  •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一章:腳掌所踏之處,大地震動之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