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喃喃】路的遠方


總是會感到無法言喻的焦慮。
前陣子日子過得並不好,每天大多在宿舍床上度過,已經是燠熱的天,悶藏在體內的鬱與憤噴湧而出,是火山也是海浪。
我不喜歡。《苦悶的象徵》大致說著,生命的苦難能化作文字養分,那是不是可以不要這樣,我是否可以操持我的惡魔性活著,正如我時常從他人那裏感受到的不適感與悖德感?那樣是惡魔,還是佔據天使外殼的惡呢?
R曾告訴我要多為自己想想,後來太多人這麼說了,會不會這樣才是正常的世界?而過去我認為,不可為他人造成麻煩的世界,才是我戰戰兢兢、過度反應,最後墜落的認知。
現在、今天,我坐在喜歡的咖啡館裡和喜歡的人坐在喜歡的位子上喝著喜歡的飲料。但我喜歡自己嗎?或是,我喜歡我眼前的這個世界嗎?
路的遠方有一個聲音,殘暴的敲擊和一些雜音,遠遠的遠遠的傳進耳裡。妳知道最後妳還是要一個人走。就像妳以前玩的那款手機遊戲一樣,有些妖怪和東西在窮追著妳,只有解開那些密碼,妳才能從那扇大門離開。
只是這次,真的只有妳一個人。
#日子  #喃喃 
分類:心靈

身高不高,沒有文采。我就想寫我想寫的東西。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