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1

分享

香水

香水 故事 記憶 撕開 愛情
最近天氣開始轉熱,我是一個汗多怕熱的人,不得不學法國人往身上抹香水。
本來我是不用香水的,我的世界裡根本沒有那種東西,是T給了我第一支香水。
Prada男用香水,紅色商標黑色瓶身,那種扁扁隨身小酒瓶的形狀,上面裝飾著小小的格柵。T說:
「這是我疼你的表現。用我的血汗錢買的,和你的汗混在一起,就是你儂我儂。」
我們是在研討會認識的。她的口才和見解都很犀利,闡述學術觀點的時候也不留情面。在會場上言語交鋒爭論後,私下的討論演變成一場糾纏。
我經歷了一段常跑T研究室的日子,思考學術問題的時候會想到她,到後來不思考的時候也想到她。離開了學術我們都是普通人,告白、戀愛、約會,行禮如儀正常發展。有時候也談起夢想與未來,會察覺她皎潔的眉頭絞結。我以為她犯頭痛或是胃痛,這是我輩中人常見的職業病。
後來她坦白告訴我:認識我的時候已有未婚夫,而今就要結婚了。彼時的我年輕氣盛,不相信世上有愛情不能解決的事情,想找她未婚夫談談,也許結局皆大歡喜,還能交個朋友。T聽了,眉頭糾結更深,搖搖頭,說她沒有勇氣做這件事情。即使是我做,承擔後果的依然是她。我一下子氣急敗壞像隻猴子跳著踱步,一會兒軟語求情希望她能為我們堅持。
她搖搖頭:
「我做不到。我和他共同的朋友太多了,更何況你我他都是同行,撕破臉之後到底是要讓誰轉行?」
後來她說,當時我眉頭深鎖,臉色慘白,看了很嚇人,也很讓人心疼。
可是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結婚了,度了蜜月回來約我見面,送我一瓶Prada男用香水。雖然我從來也沒用過香水,但味道是我喜歡的。之後的相見都是公開場合,有意地,她不走過來,我也不湊過去。她聞不到這瓶香水在我身上的味道。
再後來我離開台灣,兩人沒有再見過。只在期刊上看到她的名字,我的指尖在印有她名字的紙本上點按輕觸,印記不斷散逸,一切彷彿前世記憶那麼飄渺不真實。
再後來,就沒有後來了,沒有那麼多狗血的劇情。我們都是普通人,雙手緊握或許能夠做成一些什麼,但一隻手什麼也抓不住。
那年桃園機場淹大水停電,我等著延誤幾個小時的班機,閑著沒事揮汗逛免稅店,看到Prada同款香水,拿起來端詳了很久。紅色商標黑色瓶身,扁型小酒瓶一樣的形狀,裝飾著小小的格柵。
「這一定很適合你。」店員甜甜的笑著說。
是啊,我知道。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香水  #故事  #記憶  #撕開  #愛情 
分類:藝文

史學博士,曾是記者、學者、商人、專業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