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1-3)

觸電的感覺
5月10日
和他四目交接,突然全身打了一個寒顫,有一種觸電的感覺。我認識他嗎?  他對我微微點頭,但眼光中似露出一絲訝異。他也察覺那股電流嗎?
他叫邱浩,三十出頭,是公司新聘的資安顧問。剛從美國回來。同事稱他邱顧問,劉副總稱他邱博士。三個月的諮詢合約。
整個下午都在想那個相遇的片刻,更精準地說,是那張臉,還有那個眼神。這應該不是一見鍾情吧。雖然他身高超過180,胖瘦適中,長相出眾,穿著灰色襯衫,打著淡紫色領帶,吸睛但又不算高調,顯示衣著品味高雅。淺淺的微笑,還真有點迷人。no,no,儘管沒有男朋友,我對帥哥還是蠻免疫的。甩不掉重播,應該只是好奇他是誰? 為甚麼我會有這種反應?
明天一定要想辦法和他說上幾句話。
5月11日
上午,還沒想好搭訕的方式,他就和劉副總出現在我辦公室門口。根據合約,為方便他走訪公司各廠區,公司將提供一輛租賃車。劉副總讓我幫他處理這事。
從停車場出來, 他提議請我吃午飯,我爽快答應。
他15歲就到美國念書,一路唸到博士。因為學的是資訊科學,非常熱門,未出校門,好工作就自己上門,因此就一直留在美國。由於工作忙碌,很少回台灣。二十年中,只回來過兩次。
看來我以前不可能認識他,甚至見過他。吃飯時, 我故意抬頭直視他的雙眼。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秒,兩人眼光短暫交會,就尷尬的閃開,但觸電的感覺還在。
5/12
劉副總來財務部談事情, 走前和我閒聊了幾句。他說邱浩是他在美國念研究所時的同學。每逢過感恩節,聖誕節或中國年,兩人會湊在一起吃飯,稍減思鄉之苦。
"難道他沒有其他家人在美國?"
"沒聽說,也沒有女朋友,念書時沒有,現在也一樣"
公司內部網站貼了一張他的大頭照,並有一段文字介紹這次任務的內容。我仔細端詳這張照片,雖然不算濃眉大眼,但堅挺的鼻樑,端正的五官,還是帥哥無疑。我試著直視照片中的雙眼。沒有任何感覺。看來,得真人才行。
小莉曾聽說,兩人四目相視,有火花,除了愛情,也有可能彼此是失散的親人,或,上輩子有未了的恩怨。我跟他是哪種?
5/13
下班前,邱浩拿了一包文件來找我,是拜訪新竹工廠時同事託帶的
"車子還好嗎?"
"很好啊,GPS真是幫了我大忙。"
"真謝謝你了,丁小姐"
"應該的,你這麼久沒回國,一切應該還是挺陌生的吧! 如果你還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千萬不要客氣。"
他似乎很高興聽到我這麼說,稍稍遲疑了一下說,
"我現在還住飯店,想找個短租公寓。但對台北的區域價位,設備要求,合約該注意事項不是很清楚,你可以給我一點意見嗎?"
就這樣,下班後,在我的辦公室,我們一起瀏覽了幾個租屋網頁,並約了仲介明天看屋。
我沒有答應一起去看屋。雖然好奇,敵友未分,還是保持一點距離的好。
5/14
昨晚,陳年噩夢又回來了。
我坐在泳池邊玩水,突然,有人從背後推了一把,讓我掉進水裡。我奮力打水,無奈身體直直下沉。這時,有一隻手出現在我面前,我即刻死命的抱住,希望他能把我拉出水面,不料兩人的重量加快了下沉的速度,我想呼叫,但一張口就開始吃水,一口兩口三口。。。
有一塊地
5/15
下午接到一通詐騙集團的電話,說我有一筆可以繼承的土地鄰他們的新開發案,想找我談合作。我媽病了兩年才走的,如果有一塊地可以留給我,怎麼可能沒讓我知道呢!
5/17
詐騙集團居然打電話到公司找我。一個自稱陳經理的人。
"很抱歉這樣打擾你。但這是公司交付我的任務,涉及我們公司和你的利益。我一定得把信息傳到。"
"當然你必須先辦理繼承。之後,你可以選擇把這塊地賣給我們,或是和我們合建。祥和公司絕對不是詐騙集團。我可以先提供我們公司和那塊地的地籍資料,讓你了解這件事的真實性,之後你有興趣,我們再約見面詳談。"
"請你思考一下,ok的話,打個電話給我,我就讓快遞把資料送過去。"
如果媽媽真留給我一塊地,也許我就可以不再是無殼鍋牛。也許還有餘力,可以向公司請個長假,和小莉到歐洲自助旅行,或者到美國,念個短期語文班。
他們如果能查到我公司的電話,他們就該知道,我只是個小職員。對一個窮上班族,詐騙集團幹嘛編這麼大一個故事。
突然很想知道,那一塊地有多大,在哪裡,值多少錢? 
5/18
和小莉吃晚飯。她聽了詐騙集團的事。
"說不準真有其事。讓他們把資料送來。你也不會有甚麼損失。我有一個當代書的朋友,專門辦理土地移轉,可以請她查查,土地是不是真在你媽名下。" 
"若真有這塊土地,而你媽沒告訴你,有兩個可能: 第一,你媽自己也不知道。第二,她知道,但她不知如何向你解釋,希望你自己發現。"
"文文,不要愁眉苦臉的。在我看來,如果是真的,就是中樂透。想想台灣土地有多貴,搞不好你馬上就要變成億萬富婆了。"
媽媽有秘密? 這也是有可能的。
在我三歲時,父親因車禍過世。媽媽把我送回鄉下,由外公外婆照顧,自己留在台北工作。直到我上小學,才搬回台北和她同住。那幾年,她是怎麼捱過喪夫之痛,我完全沒有概念。
我們母女相依為命,感情十分融洽。母親因尚年輕,且面貌清秀,為人和善,從不乏追求者。但母親對再婚這事,從不感興趣。隨著年紀增長,我開始積極鼓勵母親擴大社交,希望她能不再孤單一人。當我追逼得緊時,媽媽會說,
"人的一輩子有一個摯愛就夠了。"
她也常說 "為經濟因素而結婚,通常是悲劇的開始。"
我一直以為,媽媽的摯愛是父親。但仔細想想,媽媽總是忘記父親的生辰,忌日,爸爸生前的事,她也很少提及。雖然家裡有一本相簿,貼滿他們結婚時及我嬰兒時期的家庭照片,但除此之外,全屋子找不到一點丁爸爸的東西。
但當媽媽說"人的一輩子有一個摯愛就夠了。"她的表情是浪漫的,是意有所指的。連聲調都變溫柔許多。
5/19
邱浩搬進了一棟高級的商務公寓,離我的住處只有五分鐘的腳程。他邀劉副總夫婦和我在這個周末吃晚餐,感謝我們幫他在台北安頓下來。強調將親自下廚。
小莉說,看來他也想多認識你。(to be continue...)
#似曾相識  #小說創作  #日記  #心靈感應  #觸電的感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