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分享

被围困的贝蕾特

在本着没什么人看的的基础上发这边来试试。
反正也没人看。

第一章
你好,异邦人
黑暗弥漫的混沌之中,钟声敲了三下。
或许不止三下,而是嗡嗡作响的大钟在敲到最后三下的那一刻,才将床上的人唤醒罢了。
“你好啊,异邦的灵魂。”
倒在床上的人闻声坐起来,后脑处传来的剧痛让她不由得抱住头。她蜷曲起身体,向脑后伸去的手立刻触及到一片粘腻。
是血。
“喂。”那个声音又响起来。
看着手指上沾满鲜血的人将视线从指尖移开,向方才的声音源头寻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礼服的黑发美人立在一扇大窗户前。她背后的满月格外的明亮,月光在她身上切割出明显轮廓。任何人都能注意到她有一双红色的眼睛,在精巧的脸上幽幽散发出红色荧光。
“能听见我说话吗?”那双红色眼睛的主人问道。
“我——嘶——”震惊只能短暂地将剧痛驱散。耳鸣和头痛袭来,床上的人放下胳膊即将支撑倒下的身体,手掌触及之处又是一片稠呼呼的触感。
自己是血泊中坐起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容器的头被什么砸碎了。提前说好,这可不是我干的,我这副身体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当然,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与之相反,这可是我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补成这样,你真是太幸运了,如果我再晚来一会儿这个容器也就不能用了。我并不擅长修复灵魂的容器,所以短时间会感到不适,不过再过一会儿就好了。”红色眼睛的女孩解释道。
对方话很多,语速很快,句子也很长。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听起来,对方好像帮助了自己。床上的人向红眼睛女孩说道:“呃,那,谢谢你……”
对方笑了:“哎呀,你真懂礼貌。不愧是和我产生共鸣的人。”
“这是……哪里?”床上的人问道。
“这里是一个被叫做‘埃卢利姆’的帝国,与你从前的世界有很大不同。你是被我召唤来的。你本来的身体状况已经比这个还要糟糕了,坏到根本不能用——总之,现在你已经回不去了。”
从前的世界?
经对方提点,床上的人才发觉自己脑中对名为“记忆”的东西空空如也,于是问道:“我是谁?你又是谁?”
“你身体的名字是妲利安·加麦基,我是艾比盖尔。”
“妲利安?”
“唔,我们都是贵族小姐,简单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中的特权阶级——其实只是人类社会中自视甚高的蠢货而已。”
啊,我是妲利安·加麦基。是一个贵族小姐。
艾比盖尔的话有奇怪的力量。诡异的自我认知瞬间进入脑中,一个人大脑空空从陌生的地方醒来,居然对这个身份有如此有诡异的、毫无异议的认同感。
没错,我是妲利安·加麦基,今年19岁,我正在迫切地等待什么,我有必须要做的、非常重要的事情。
可是,那什么呢?
妲利安环顾四周。她处于一间还挺大的空间里,身下的毯子被血浸湿,透着血腥都压不住的霉味儿,巨大的木制床铺,四角支撑起来的深蓝色窗幔悬在她的头顶,那窗幔带着些尘土,陈旧到看不出是什么布料,周围的一切有一种严重的不协调感。不远处壁炉里的火快要熄灭了,冷风夹着还没化的雪从敞开的窗户里不停地灌进来,通过袖口和领口钻进妲利安宽大的睡衣里。寒风驱散了浓重的血腥味,新鲜的空气推着妲利安混沌的脑袋,好叫她清醒一些。
“啊,虽然你现在很不舒服,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一件非常重要的的事情。你得完成这个才能继续谈话。”
名叫艾比盖尔的黑发姑娘手中忽然出现一只卷轴,她勾勾手指,卷轴飞到妲利安手中。卷轴从上到下慢慢摊开。不存在的纸张上浮现出奇怪的金色文字,但神奇的是,妲利安居然能看懂它们的意思。
魔神契约
吾乃被降罪的爱之魔神贝蕾特,以人类之躯召唤异邦的亡者,借尸还魂。
汝身已逝,无处栖身亦无处可去,今得异世界的魔神感召,亦获得延续生命的机遇
然,天下无不劳而获之事。汝既所得,应身负代价偿之。
吾此身为异人,无人可信
尔同为异人,或为可信。
然,天下无不劳而获之事。吾如今身陷囹圄之中,既召以求援,应身奉代价偿之。
汝至矣,若求生存,唯有以契约续之
待吾脱困之时,尔可求得心愿有三,在吾职权所在,是必将达成。
问:
异邦的亡魂,汝是否愿结下契约,助吾早日回归赫拉蒙山?
“贝,贝蕾特……这是,还有,魔神?”妲利安读着那些文字。字都认得,但又什么都不懂。她抬起头,眼前却飘着一支金色的羽毛笔。羽毛挡住她看向艾比盖尔的视线,她挥挥手,叫笔挪开。
“那也是我。哈,”艾比盖尔叹了口气,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抱怨着:“我真是不喜欢神魔契约里的格式,咬文嚼字拿腔拿调的不痛快。总之,我既是名叫贝蕾特的魔神,也是名叫艾盖尔的人类女人。我召唤了你,救了你,如果你想用这个身体活下去,就要依靠我所剩不多的力量与我签契约,作为代价,你得帮我完成一个任务好让我回家去。等我回到原来的位置,你不光能活下去,我还能满足你三个愿望——但得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你听明白了吗?要不要帮我?”
“呃,关于任务——”妲利安问道。
艾比盖尔马上打断她:“啧,这个解释起来很花时间的。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任务绝对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可没多少时间考虑,无契约状况下,你这副身体只能维持一会儿。”
眩晕和耳鸣再次袭来。妲利安在求生欲的驱使下鬼使神差的抓起羽毛笔,忽然又想到:“我的名字应该写……”
写妲利安·加麦基?还是我原本的名字?可是,我原本的名字是什么呢?
“妲利安·加麦基,”艾比盖尔不耐烦的轻轻咋舌,“然后用你的手指沾上你的血,盖住你的名字。”
妲利安一一照做。
契约成立
透明的纸自动卷成卷轴,飘回艾比盖尔的手中,然后和羽毛笔一齐消失在空气里。
“真爽快!”艾比盖尔看起来很高兴。
妲利安尴尬地笑了笑,说:“本来就没有什么可选的余地吧……”
“当然不,”艾比盖尔摇摇手指,“虽然魔神契约是绝对的,但我毕竟是诚实又开明的魔神。如果你不想作为人活着完全可以拒绝,毕竟当个无事可做的亡魂也没什么不好。”
“这……”妲利安觉得这个女孩子的观点非常独特,让人完全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那,谢谢你,我会努力的。”
“不,不用谢我。互利互助的契约而已,”艾比盖尔继续说道,“你刚刚醒,今晚我先挑重要的部分重申,你是个名叫‘妲利安·加麦基’的贵族小姐,三天后你的未婚夫瓦沙克·耶梦加得会来接你并举行婚礼,然后前往他家族的领地。所以,三天一过你就是妲利安·耶梦加得。你要记住这两个名字,这很重要。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的名字,艾比盖尔,你千万不要忘了。”
瓦沙克·耶梦加得,艾比盖尔。妲利安把这几个名字牢牢记在心里。
“反正我们还有的是机会见面,等你好些我再找你把事情说得更加清楚。今晚好好休息吧,这几天将是漫长的一天。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艾比盖尔歪着头笑笑。那女孩脸颊上的梨涡能把任何人的视线都牢牢吸引住。接下来她做出了大胆的动作——她推开窗户,高高拉起裙子,一只脚踏上了石头做的厚重护栏。
“那么,你能告诉我,我原本是什么人吗?我是说,成为妲利安之前的——”
“这不重要!”艾比盖尔再次打断她的提问,“你原本世界的身份和记忆对这个世界上现在和未来的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我就全部收走了。这可都是为了你好。你只要记住,你是妲利安就足够了。”
是的,我叫妲利安。经过短短的对话,妲利安第一次了解了艾比盖尔的脾气。
“啊,我得特别提醒你。”艾比盖尔立在阳台上,层层裙摆下露出她纤细光洁的脚腕。月光和未至的冷风把她的浓密又卷曲的黑发捧起来,然后放开手,任其飘散。那模样像水中生长的、可以将人缠住然后溺毙的深色水藻。她手握着窗棱,居高临下向妲利安宣判一般说道:
“异邦人,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太阳升起再次之时,你注定抛弃你异邦人的身份来迎接这个世界。你要时刻记得尊重我,辅佐我,忠于我,不可背叛,不可逃避,不可欺骗。我是你的赖以生存的主人,你是我突破困境的帮手。如果我们心生怀疑彼此背刺,我们将一起面对死亡的终局。”
说罢,黑发的女孩消失在阳台上,窗户啪一声关闭。窗外传来女孩轻盈落在雪地上的声音。
眩晕和头痛侵袭,一下子夺去了妲利安的仅剩的体力。妲利安倒回到床上,意识被汹涌而来的不舒适侵蚀。
令人不适的梦境随之而来。
#轻小说  #双女主  #穿越 
分類:藝文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