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湖上鴨子都到那裡去了

湖上鴨子都到那裡去了
何博思是一位大學剛畢業的實習教師,這次是他的第二次實習。
現行實習制度,只需一學期,實習結束拿到成績回報原校,再通過教師資格檢定考試便取得教師資格。但何博思在實習時發生了「狀況」,只好下學期「轉學」到另一所學校實習。
這所新的私立學校林尾高中,連放寒假都要學生儀隊在門口站崗,讓何博思感覺這所學校「很特別」。
教育實習的內容,除了到入班跟著導師上課外,還要輪調各處室:教務處、輔導室、學務處,何博思慢慢發現學校裡各處室互相爭鬥的眉角。
這所學校在各處室和校長之上,還有一位要大家稱他為「師父」的前校長兼創辦人,他的好惡成為全校老師揣摩的對象。
學校裡有幾個特殊的學生,何博思放不下心自告奮勇帶領他們,免得被老師們當人球踢來踢去。
特殊學生1.陳明發,思考邏輯特異,團體活動,他的動作永遠慢人一拍半。國小中是同學霸凌勒索的首號人物,國中畢業後,舅舅說他書讀不來,又天天常被同學欺負,連飯錢都被「搶走」,餓肚子,不需要念高中啦,浪費錢。
私立學校教務主任身負招生配額壓力,死纏爛打總算說動陳明發舅舅答應送他來註冊。但陳明發真的太特殊了,在教室、在朝會學生群中,總是造成老師同學的困擾。
教務主任想出個天才法子,派陳明發上課時間「出公差」,就是在辦公室裡對看到的老師說笑話,若「師父」巡視校園時,他趕緊躲進保健室躺床「裝病」。
特殊學生2.王曉惠,喜歡捲舌講兒音重的國語,自認太聰明,學校的課程太幼稚,干擾老師上課。教務主任只好讓她去收發送公文,整理歷年來的文件。她最喜歡在保健室躺床睡覺,遇到陳明發也跑來保健室,擺出學姊姿態說教。
特殊學生3.周均翔,本是學生儀隊一員,聽信教官的話,錄下學長吸毒的影片交出去,教官、訓導主任遲遲不處理,只說知道了,知道了,他對自己得罪學長們的做為產生莫大懷疑,跑去對實習老師何博思訴說苦惱,結果老師騎車送他回家途中遭學長們追逐逼車,出車禍。
學校為息事寧人,讓學長們向何老師道歉,說是認錯人開錯玩笑,由學校賠償一部新摩托車給何老師,周均翔退出儀隊算完結。
特殊學生4.李佩寧,本是田徑隊短跑好手,從高一開始四季穿著長袖外套,高三學校拍攝招生宣傳,就她一身橘色衣,死活不肯脫下,老師教官逼急了,眾目睽睽離隊躲進廁所藏身,王曉惠他們三個剛好躲在隔壁間,聽見教官驚天一腳踢破廁所門,老師揚聲大罵……然後李佩寧成了他們一份子。
這四人被當做麻煩人物的學生,慢慢變成何博思到學校的重心。何博思藉著安排他們走出邊緣參與活動,希望建立他們對自己的信心,沒想到卻被上級出賣,學校發生的體育館倒塌壓死不少學生大事故,也全都栽贓到他身上。
四人小組決定翻找出證據,為一直保護他們的何老師洗刷冤枉罪名。
《湖上鴨子都到那裡去了》不是講實習教師感化特殊麻煩人物的學生,變成堂堂正正對國家社會有貢獻的故事。
它–瞄準校園裡不可說的權力結構黑幕,實習教師何博思的二次實習經歷,處在師生之間尷尬位置,無薪,需繳學分費,分數由他人掌握,除入班跟課,輪調各處室的行政實習中,何博思學著在夾縫間生存──是他在前一所學校未完的功課。
當老師的,更不能犯錯,不然只會害學生幫你扛,想要顧著學生,學生就會成為人質,任何人只要能威脅學生,你就得吞下去。
不願跟著同流合污,就當替死鬼。
學校也是社會縮影,狠狠替實習教師上了堂人情世故課,看書人也順便學習,學習。
★湖上鴨子都到那裡去了
作者:朱宥勳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9/09/28★
#湖上鴨子都到那裡去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Spindle’s End》
  • 下一篇
  • 沿路走來都是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