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未成功的物品展覽會:我的心理師證

心理師 國中會考 作文

2021年會考寫作題目 / 圖轉自網路溫度計

我的諮商心理師證書,是一張稍微硬一點的厚紙,在我確定考上後,考試及格證書和諮商心理師證書一起寄到我家來。剛拿到手上的時候,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但事實上是我花了X年拿到的,從一開始跨考心理所的不被看好,到在就讀研究所過程中滿滿的慘烈經驗,想一想都覺得沒有什麼現實感。
我拿到心理師證書的當下,我在某所國中當輔導教師,依照一般同儕的生涯徑路,當代理輔導老師會是剛畢業未拿到證照的準心理師很好的臨時性工作選擇,他們大約當個一年老師,在這段時間考上心理師證照,然後順利從事心理師的工作,有些會去大專院校、有些成為行動心理師,或是其他相關的行業。
但,我卻總是無法當心理師,身為代理老師,每年七八月是失業與就業的季節,我卻從來沒有想要認真去找心理師的工作。我一直在教職。
並不是我的專業能力不夠好。實習的時候,課程老師看我的心理治療的回憶稿,直接公開說我比多數新手心理師還要來得好,我工作後的督導,也肯定我在專業上的表現,他跟我說,呱呱,你其實很想當心理師吧?時間不等人的喔,人生咻一下就過了。可是,我總是不想當心理師。
反身自省,我在就讀研究所的過程,真的太辛苦了。不是很累很充實的那種辛苦,而是看透人性的那種辛苦。我和現在的同事聊天,才知道這些對於人生、人性的經驗,諸如,人際上的背叛、操弄,或是看到人們為了自身利益的不擇手段。多數的人會在青春期,大約國中高中的時間經歷。也因為這些人際相處上的挫折與看透,人們會知道怎樣保護自己,如何應對進退。然後知道怎樣拿捏分寸,取得平衡。
我念研究所,是大約二十多歲的時候,才經歷這些。作為準心理師,我不只嫩,而且嫩得徹底。
心輔所對我而言簡直修羅場,一種初生之犢越級打怪的概念。真正會讓人恐懼的,不是情緒不穩或有自殺意圖的個案、不是堆積如山的紀錄、不是原文書、不是寫論文。而是這些在課堂帶頭霸凌的老教授、上課中耍流氓的同學、不把倫理當一回事的同業、把自己和另一位督生的關係搞砸,卻想要跟你解除督導關係的督導,重點是,我只能一個人承受這些,因為只要一說出來,同儕的態度就是,為什麼其他人不會遇到這些問題,就你會?
然後,我知道,做為人,大家都要生存。誰不是為了那張心理師證書而來?
接著,我突然恍然大悟,為什麼我無法成為一位心理師,因為有太多的害怕。害怕成為和這些同學、教授、前督導,一樣的人。我想要成為像我出社會後遇到的同事們一樣的人,他們有專業,情緒穩定,不會霸凌人,彼此之間會合作、也會互相幫忙,可以溝通、能夠理解差異。
準心理師在研究所受訓期間所遭遇到創傷經驗,比較麻煩的地方是,它會牽涉到準心理師對於專業的自我認同,他想要成為怎樣的專業者,他心中是否有一個所謂的模範。很不幸的,我心目中的這位可能的模範,把自己與他人的好友關係,看得比師生關係還要重要,當我向他求助,他質疑我說謊、質疑我居心不軌,只為了挺他的同業好友。我必須承認,我就是一個被利用的物件,而非學生。否則在邏輯上,我無法理解這個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作為一個老師,我會把學生的利益放在我和他人的朋友關係之上。無論是何種情境。
我是一位諮商心理師,但我同時也是一位失敗的諮商心理師。
在一般人人生中必經的創傷,在我的心理師受訓過程中出現,但這足足晚了常人十年以上。我仍然可以順理成章的使用我心理治療的理論與技術在我的工作中,但我無法將這些過往的師長與同儕,視為同業。因為他們的骯髒與醜陋已經在我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烙印。我終究是一位在專業認同上,相當失敗的心理師。
雖然,我有時候還是會使用諮商心理師這個頭銜,他的確給我一些工作的機會。但我和他們這些人中間有著強烈的格格不入感受,我也已經習慣於,站在遠遠的角落,看這些心理師在玩什麼花樣。
遠遠的,比較安全。
#心理師  #國中會考  #作文 
分類:職場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諮商] 哀傷輔導
  • 下一篇
  • [高中特教] 社會技巧遠距教學材料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