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享

五日談【臺灣郎的疫情日記】

2021年5月13日

清晨7點13分,正在與周公較量圍棋的我,被line的通話聲拉回現實。
睡眼惺忪地拿起床頭邊的手機,是阿嬤。
「喂?」,我稍稍提高音量,免得被阿嬤知道我正跟周公在棋盤上廝殺,到時可能又是一頓念。
「婷鈺喔,你這周本來不是要回來嗎?最近本土病例變多,我看你先暫時待在高雄,先不要搭火車回豐原,你要什麼菜阿嬤做,再請媽媽寄冷凍到高雄給你,最近不要亂跑嘿。」
隔著手機跟阿嬤點菜完畢後,睡意全消的我看到大阿姨的line訊息,她說需要乾糧的話可以幫我從網路上訂購,或從家裡直接寄去高雄,回覆完大阿姨的訊息後,便開始梳洗。
到了學校門口,果不其然,除了值班的教職員外,桌上還擺著附有證件識別感應裝置的筆電、從手持溫度計升級為紅外線體溫感測儀,看來這次的疫情嚴峻到就連學校也不敢疏於管控,然而在科室,其他人依舊如往常般工作及做實驗、吃午飯、訂飲料,毫無半點疫情嚴峻的緊張感。
一門之隔竟是如此不同。
晚上,正當我準備離開學校,媽媽打來問有沒有缺保養品等需要補貨的日用品,與媽媽講完電話後,疲憊的我立刻返回租屋處休息。

2021年5月14日

阿嬤將料理好的煎鮭魚、燙豬肉、筍乾、雞肉、蔥花蛋,還有數條櫛瓜拍照傳給我,並說媽媽會把菜及日用品寄送到高雄。

阿嬤替我做的菜,許多朋友聽到後問我阿嬤還有沒有缺孫子女(筆者拍攝)

雖然5月13日的本土個案一口氣增加13例,或許是都集中在北部,科室內依舊一派和平。
然而就在下午,本土個案竟上升29例,暴增的本土個案、可能封城的恐懼使得許多民眾紛紛去賣場等地搶購乾糧及日用品,去年也發生過類似的情形,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且與人性脫不了關係。
鑒於疫情可能更加嚴重,為了避免群聚,學校停止出借場地,就連社團活動、禮拜六的劍道自主練習及禮拜日的居合道課程也都暫停,失望之餘,看到劍道老師說的還有命就有機會打劍這句話,心裡便稍加寬慰,也對,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2021年5月15日

對照案1289在高雄的足跡,看到自己與朋友搭捷運的時間早於案1289,便稍稍鬆了一口氣。阿嬤的菜在下午抵達,我宛如餓虎撲羊般將所有的菜餚取出,用租屋處的公共電鍋煮飯、蒸櫛瓜和豬肉,用微波爐加熱蔥花蛋、鮭魚,等到電鍋跳起,便狼吞虎嚥地將飯菜一掃而空。
飯飽之餘,取出書櫃上的書,細細品味書中文字,並構思下一篇文章的架構。
阿嬤打line詢問是否有收到菜餚,我在手機另一頭大讚菜餚的美味,聽得阿嬤心花怒放。
疫情依舊不給我們喘息的空間,本土案例一下子飆升180例。

2021年5月16日

除了去學校操場慢跑外,其餘時間幾乎都在租屋處閱讀、料理三餐,大阿姨說會從網路訂購餅乾,我還跟她撒嬌要了一本中上建次的《岬: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她說疫情嚴重,待在租屋處看書也不錯。

《岬:中上健次芥川獎小說傑作選》封面(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2103)

本土案例激增206例,在雙北的大學生陸續回到中南部家鄉,許多公司行號也開始研擬遠距辦公或分流上班。

2021年5月17日

本土病例激增後的第一個上班上課日。
大學生們一律遠距上課,學校附近頓時冷清許多,要上街就得戴口罩保護自己和其他人,但還是有少數老鼠屎不願戴口罩,甚至在街上毫無顧忌地講手機,我不禁惡狠狠地瞪向那些不願戴口罩的人。
不同於幾天前的輕鬆樣態,除了吃飯喝水外,科室的人都把口罩戴得密不透風,就連開會討論事情也保持社交距離。
為了文章的靈感和在家抗疫期間的休閒娛樂,下班後便去學校圖書館借幾本書,用自助借書機借書後,用殺菌機徹底殺菌後,才將書籍攜回租屋處。
回到租屋處後,便著手準備晚餐。隨後便戴上藍芽耳機,聽著《Wake me up》,拿起太宰治的《御伽草紙》,配著晚餐開始閱讀。中式家常菜、日本近代文學、美國鄉村風格曲調,在這互相衝突、看似難以協調的元素中,我總能巧妙地取得平衡,用舌頭細細品嘗家常菜的美味;用眼睛一字一句地讀著《御伽草紙》中一篇篇由太宰治改寫的日本童話;用耳朵聆聽並感受《Wake me up》MV中清瘦高佻的女主角,在晨光下騎馬馳騁的英姿,馬蹄落下濺起的水花隨著心臟搏動著。
《Avicii — Wake Me Up (Official Video)》

《御伽草紙》封面(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29610)

敲下這段文字的今日,本土病例暴增333例。
望著租屋處裡一本又一本的書、日用品、冰箱裡的家常菜、筆電、以及運動用品,在非必要的時間外,待在家不出門根本不是問題,然而在越來越嚴重的疫情下,也會擔心在老家的家人,或是身在異地、尤其在雙北地區的朋友,對於這波南下避疫潮,是否無形中拉近我們與病毒的距離感到憂慮。而見獵心喜的牛鬼蛇神、各路奇形怪狀的妖孽正試圖內耗我們的防疫能量,這場從去年打到現在、內憂外患雙重夾擊的無硝煙戰爭,看似永無止境,但我相信終會勝利。

筆者的抗疫物資(筆者拍攝)

最恐怖的,從來就不是病毒,我們所要畏懼的,是那幽微且難以捉模的人性。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生活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迴盪在話筒另一端的無聲泣訴–《煙火(烟火) — 第一章:鈴(铃)》
  • 下一篇
  • 續.十日談【臺灣郎的疫情日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