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民間故事之『狐姬鬥東風』(1/2)

明朝末年,朝綱不振,內有奸宦當道,外有倭寇橫行,天下大亂,百姓苦不堪言 ,在山東陵縣亞虎寨,東面山麓,有一塊坡地,樹林蒼鬱 ,林中傳出悅耳琵琶聲,音柔弦美,星空下有一白衣女子低頭懷抱琵琶,裙角飄飄靈動,女子手執蓮花指,輕撩琵琶弦,弦音隨手指靈巧撥弄,悅耳之聲汩汩而出, 百轉千迴,叮咚激盪。
身旁一俏麗ㄚ鬟說:「狐姊姊你這一曲梅花三弄,彈得極好,其中上准、中准、下准不同徵位,節奏分明,已到扣人心弦的地步,說不定,可以迷惑人心了。 」
白衣女子說:「蠻妹,我的琴藝尚須琢磨,還未到出神入化之境,世人陰險恐怖,人才是妖精,有些妖精會吃人,但是人什麼都吃,逮著一隻妖精沒準也能將之燒烤了!」
ㄚ鬟吐吐舌說:「世人善狡辯,一張彈簧嘴能將黑的說成白的,死的說成活的,整日吵鬧不休。」
沒多久,白衣女子挑動四根弦,使出彈、挑、摭、分、滾、輪、掃、拂、推,九技逕位分明,口中低吟輕唱,燕語鶯聲地,哀婉動人。
忽地,東方氣流快速旋動,嘎嘎作響,白衣女子與ㄚ鬟驚訝莫名,不明其理,只見氣流上下翻騰,似急且狂,一下飛撲向前,一下向右移動,難以捉摸,氣流中隱約有人聲:「哪來的白璧無暇女子,長得朱唇皓齒,杏臉桃腮。」說完,又哈哈大笑數聲,笑聲稍歇,人聲又道:「姑娘柳嬌花媚 ,姿色誘人 ,何不做我東風惡的小妾?」
白衣女子氣道:「無恥之徒,口出穢言,莫要污了姑娘雙耳。」
東風惡哈哈大笑:「好個千嬌百媚又潑辣的女子,甚合我意,今日便將你娶回山寨。」
這時氣流擾動吱吱作響,東方延伸出一條細長混濁氣流,直逼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急撥琴弦,弦音直射而出,可惜弦音無形,白線氣流伴風而至,圍繞白衣女子身上數圈,嚇得白衣女子花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以為苦修多年的道行,將毀於一旦,不意左前方大樹,左右搖晃,樹葉相互觸碰摩擦,一方面發出凌厲聲響,一方面樹葉如雨般飄落,沾在白色氣流上,使氣流難以前進,如此左右交纏。
只聽東風惡說:「姑娘今日有幫手,我暫且放了你,七日內,我備妥花轎,前來娶親,你這幾日就好好打扮吧!」說完,一陣急風倏忽而去。
白衣女子與ㄚ鬟驚甫未定,直呼好險。
約一刻鐘,白衣女子才想起一事,說道:「何方神聖,救了姑娘一命,可否現身一見?」
左前方大樹,約莫七尺之處,飄出藍色雲霧,由細變濃,慢慢化作人形,仔細一看,是一個錦袍書生,白衣女子走向前,微微屈膝彎腰:「公子萬福」
書生欠身回禮:「姑娘有禮了。」
「多謝公子搭救,不知公子姓名為何?」
「在下不過是借住菩提樹幹裡一株星辰花,白日仰天吸收正氣,夜晚靜心端看星辰,你便稱我天藍吧。」
「天藍公子,小女子在此跟你請安,我名喚狐姬,多謝公子今日相助。」
「不用客氣,你我比鄰而居早已六百載,我日日聆聽姑娘琴音,深感愉悅,今日湊巧,惡人來襲,我方現身,再過四日,我便功德圓滿,升天位列仙班。」
「賀喜公子,得道成仙,小女子深感羨慕,我不知還要修行多久,才能成仙啊!」
「姑娘莫急,待我功成之後,亦會幫助姑娘一臂之力,畢竟我已守候姑娘身邊六百年,如沒姑娘琴音相伴,我恐怕也會日日難安啊!」
「公子說笑了,小女子無德無能,豈能飛天得道,況且近日那大惡人便要來亂我秋閣,我恐怕要大難臨頭了。」
「可惜,我近日正逢養氣練形聚三真時刻,準備飛昇入道,這惡人來的真不是時候,莫非是劫數? 」天藍低聲念道。狐姬卻一時聽不出其意,不一會兒,天藍又道:「姑娘是否能信任在下?」
「公子救了奴家,怎會不信任公子,公子但說無妨。」
天藍道:「想借姑娘玉手,和我四處走一走,不知姑娘是否願意?」
這時一旁ㄚ鬟搶話:「公子若想害我家小姐,早六百年就已動手,怎會這時來害我家小姐呢?小姐你就跟天藍公子四處走走吧!」ㄚ鬟說完,倩然一笑便走開了。
狐姬低頭嬌羞不已,沒贊成也沒反對,也算是默許了。
天藍執起狐姬的左手,說道:「姑娘,我們往那籬笆小道走去吧。」
狐姬嬌怯的任由天藍牽著她的手,往前默默的行走,兩人當時無話。
只見天藍昂首挺胸,眼望月色,狐姬被握的左手,隱隱顫抖,想來,數百年來,這男子是第一個牽起她玉手的人吧!
走了一會兒,狐姬心神甫定,慢慢感覺左掌心,被天藍的手指點來點去,有時食指輕按掌肉,有時無名指微挑掌心,像是捎癢,狐姬微微皺眉,女子掌心本是一個敏感地帶,莫非這天藍公子是登徒子?盡用這種小手段,挑逗女子芳心?我狐姬豈是隨便之人,本想立刻甩手,轉頭便走,但看見天藍公子一副正經,仰望天空,並無輕佻之意,狐姬再細細感覺,掌心傳來的似乎是一種節奏,隨著天藍公子反握的手,拇指扣住自己的虎口,另四指靈巧的活動,一下子食指,一下中指,沒多久無名指快點兩下,小指一撥,狐姬恍然大悟這是琵琶裡的『輪指』指法,心想原來天藍公子正在傳授我琵琶神功,是我誤會他了,於是狐姬也聚精會神的感覺左手傳來的指法與節奏,兩人在籬笆外的小道上,默默走著,直到天色漸亮。
天藍道:「今日便練到此,晚上再繼續,這幾日你要加緊熟練『十面埋伏』一曲,定能擊敗東風惡的無情風。」
狐姬拜謝:「多謝公子贈譜之恩。」
白日天藍回歸本位,狐姬也回秋閣暫作休息,約莫傍晚時分,狐姬逛到每日撫琴旁的大樹下,仔細端看,果然樹幹七尺處有一朵藍色小花,如不仔細觀察,無法發現此花存在,狐姬一面端詳,一面微笑,卻見藍色小花左右輕輕搖晃,花瓣動啊動,一下子左邊數來第二個花瓣向前迎來,一下子第五花瓣前後靈動,狐姬笑著對小花說:「我記得琴譜的,公子好熱心啊!」原來天藍擔心狐姬無法熟練琴譜,特別用自己的花瓣,又演練了一次『十面埋伏』曲。
藍色小花飄出一陣輕煙,天藍再現出人形,臉上充滿笑意:「姑娘琴藝精湛,一眼便看穿我的心意,實屬聰慧靈秀。」
「公子愛說笑了,也讓公子為我擔憂了。」
「我們趕緊繼續練習該曲吧!今天要練右手,我擔心這幾日,那惡人再來,妳不是他的對手,可惜這幾日是我凝煉真身, 要達最終不滅之身境界,無法幫助姑娘打敗惡人。」天藍說完話,急忙牽起狐姬的右手。
狐姬心想:「這公子真的熱心助我,開口閉口就是要練功,也不跟我多說上幾句話,即使幾句甜言也好!」
狐姬任由天藍牽著手,隨他在荒煙漫草中,胡亂行走,只專心感受柔嫩右掌傳來手指的敲打節奏,默默的牢記,一夜無話,又至天明。
第三日傍晚,ㄚ鬟特意準備了酒菜,希望天藍公子能與自家小姐好好享用一頓美妙晚餐,可惜天藍公子說:「明日我便要得道成仙了,今晚我必須再把最後一段傳授給狐妹,我擔心此曲教不全,恐怕前功盡棄。」
於是,天藍又牽起狐姬的右手,往前走去。今晚,狐姬感受到右手傳來的節奏更強,猶如萬馬奔騰,滔滔江海湧入掌心之中,狐姬認為這是今晚最重要的內功指法,故傾自己多年的白狐功力,一點一滴的吸收,一馬奔來吸一馬,一江流入收一江,忙得狐姬香汗淋漓。
天色已白,狐姬竟然渾然不知,當右手感覺空虛時,才知道天藍公子已經抽回自己的手掌,看見天藍公子也是頭冒藍煙,汗流浹背的,狐姬趕緊說:「公子趕緊坐著休息,狐姬幫妳按摩。」
「狐妹不必客氣,我想已經大功告成,我把千年內力,透過指力轉移給你了。」
狐姬驚訝莫名:「公子將所有功力轉移給我?那你自己該怎麼辦?你不是要得道成仙?」
天藍笑著說:「我明日天一亮,便飛昇天庭,做個逍遙仙,我修為的內力並非一定要跟隨我啊!我是修道成仙,是屬於文仙,並非靠內力打鬥的武仙,我將內力傳於你,目的是要搭配這『十面埋伏』曲,方能有千軍萬馬、呼號震天之力,這些內丹修為帶到天庭沒什麼用的,還不如留給妳,助妳早日修成大仙。」
狐姬聽完,不禁掉淚:「公子對我太好,這短短三日,公子一直教我琴譜,沒和我多說上幾句話,但是你對我的好,小女子一直記在心上,你連多年修行的內力都全數轉移給我,如此大恩,小女子該如何報答?」
「狐妹莫哭,這一切是緣份,無須報答,明日我先回天庭覆命,如果可以再回此地,我自當幫助狐妹修行,有朝一日可在天庭朝夕相處。」
「一言為定,我千年後,修成大法,必跟隨公子身邊。」
「你這幾日趕緊抱元守一,好好將內力融會貫通於『十面埋伏』曲中,先擊敗大惡人再說吧!今夜我就不出現,你好好練習。」
狐姬點頭答應。
傍晚狐姬守在大樹下,抱著琵琶練習『十面埋伏』曲,偶而偷偷瞄向籃色小花,雖有不捨,但畢竟是成仙大事,狐姬不敢央求相見,趕緊一邊練習琵琶,莫要辜負天藍公子一番好意。
深夜時刻,夜幕低垂,吹起一陣風,狐姬隱隱感覺不對,特別抬頭看向前方,一團氣流似圓形球體,迴旋不已,內傳出人聲:「姑娘準備好了嗎?我來娶親了。」
狐姬說:「大惡人,你不是七日後才來,為何今晚提前出現?」
「今晚乃金匱黃道日,又逢雙春年,娶個小妾好過年啊。」氣流裡傳出哈哈大笑,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可惡,一再戲弄本姑娘。」狐姬氣道,隨手一撥琴弦,音波疾射,直奔渾圓氣流。
東風惡也不甘示弱,一團氣流由內往外侵襲過來,與音波一碰,聲音旋即無聲無息,狐姬雙手一上一下撥弄琵琶『彈、挑、滾、剔、撫、飛........』,弦音一陣一陣的飄出去,一曲『十萬埋伏』像當年楚漢行軍時鐵騎啼踏壯麗恢宏場面,漢軍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由遠而近、闊步向前的踏步聲,又像萬馬奔馳,左右衝突,來回激盪聲。
東風惡也非省油的燈,氣流中,化出千百條細絲,猶如旋風般,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直射而出,彷彿氣流有生命般,見音即殺,無一倖免,狐姬有些心急,撇頭望向大樹,看見藍色小花,左擺右擺的,狐姬焉然一笑,整理心情,不再急躁,隨著藍色小花飄逸的節奏,悠揚奏出氣勢磅礡的『十面埋伏』,而非雜亂慌張的『十面埋伏』,一下北面襲擊,一下西方突破,只見東風惡左右亂舞,口中叫道:「好個女娃兒,這般了得。」
狐姬對著藍色小花微笑,卻被東風惡看出破綻,一股旋風直掃大樹方向而去,藍色小花禁不住狂風吹襲,花莖由根部折斷,隨風飄起,狐姬大叫一聲:「公子」原本清晨一早,天藍便可以飛天成道,位列仙班,可惜功虧一簣,在最緊要關頭,藍色小花梗與根由中間折斷,再也無法接續,藍色小花隨風四處亂飛,已無元神存在。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