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製造恐怖

5/15(六)
  學校開始遠距了,疫情一瞬間變得嚴重。桃園還沒三級,我想出門打球,再想想還是有些不妥。
  「沒有那麼嚴重吧?」「昨天沒事,今天卻不打?」與其說是擔心疫情,不如說是怕被別人罵「自私」。
  是什麼時候感覺到事態嚴重了呢?本土一百八十人感染的消息嗎?什麼時候才會建立自己的行為準則呢?等政府開罰了之後嗎?
  好奇疫情結束之後,大家會對新冠肺炎下什麼樣的註解?中國強硬的封城措施,反而使中國人民以最快的方式恢復日常正軌;早已有人預料到疫情會在印度爆發,儘管再多的警告,也無法逃脫命中注定;台灣撐了一年半,像是被祝福的地方、成為世界的奇蹟,最終還是難以避免全世界共同發生的瘟疫嗎?

5/17(一)

好險我有先合照?

  沒想到疫情來得如此突然。
  如果我真的重考上了其他學校,我想最壞的打算,這將是這學期、整個大學生涯、往後的人生中最後一次和大家一起面對面打球和上課了。
  而這個「最後一次」,卻在完全沒有準備及預料之下結束了。
  系際盃停辦、微積分第二次會考取消。
  禮拜天沒有出門,待在家也沒有讀書。
  今天早上十點多,出門去買早餐、囤積一點糧食(巧克力、咖啡、優格),原本想買點青菜,才發現全聯全都被掃空了;二樓的麵食區被清得一乾二淨,果然這種時候,泡麵還是最搶手的。
  天氣這麼好,不能打球心癢癢的。由於也沒修什麼課,就像是放暑假一樣。
  好空虛。微積分課,老師沒有通知遠距怎麼上,大家在ilearning上討論,然後一節課就過了。
  雖然不考試了,我還是把微積分的習題繼續做完,感覺就像閒著閒著寫題目殺時間。照理來說,這應該是讀指考的好時間。不知道我在怕什麼。
  翻新聞的時候,關於「會考答案」等等的消息都讓我不是很自在。如果考不好,是我咎由自取;考太好,也不是我該待的地方。不努力有可能有好成績嗎?考上頂尖大學對我來說是非要不可嗎?或者是別想這麼多,做就對了?

5/18(二)
  

遠距的好處?

  • 可以吃東西,究竟學生有沒有認真聽、還是掛網玩其他遊戲,老師也不知道
  • 可以暫停、重播(非同步遠距的話)
  • 還可以快轉哈哈
  總而言之,很有趣的體驗。

室設概論

社會與個人(老師放去年上課的影片)

  180例本土、206、333、240。蘇友瑞說,看這個數目,疫情應該是有被控制住(被台灣人的怕死控制住);照理來說,疾病應該是指數型增長的,今天沒有八百人,就算是防疫有成效了。
  全國停課(從大學自主遠距教學、會考完國三高三停課、雙北各級學校停課、到全國停課十天)。學生一定覺得賺到了(當然我也是學生)。
  報名了指考(還沒繳錢),緊張得半死。報了數甲、數乙、國文、英文、地理、歷史、公民。好擔心啊……擔心什麼不知道,覺得未來是摸不著的。
  沒有人說指考就決定了人生,但仍舊是個重大的考試,甚至被分數貼了標籤。
  到頭來,我最不了解的是我自己。黃培閎出了個功課,讓我們拍甩毛巾攻擊的影片上傳;我因為不是正式的學生,沒有上傳,但也拍來玩玩看。影片裡的人看起來好陌生,她的樣子、她的側臉、她動作時的小習慣,從第三者的角度看,好怪、真的好怪。她是誰?甚至覺得「她有點像某個人」。我以為我就是我自己,其實所有人都比我更了解、更熟悉,自己反而是最無知的那個。

老師算錯,沒有人能說,心癢癢的

  一天中不同時段打的,銜接地突兀。
  下午我去大潤發買一些吃的回家,大潤發好多了,有買到巧克力醬、西瓜被搶光了。
  晚餐煮了香菇雞湯義大利麵。看全明星運動會,下週比排球噢!看起來比第一屆好很多。
  學校的路口被封到剩兩個,想去丟個回收,得繞到校門口才可以。疫情的嚴重程度真的如我們想像嗎?例如生病後的致死程度、整個桃園算是染疫重症嗎?總覺得是大家「想像出」一個危險的敵人,然後處處設限,待在家、勤消毒。不是說這些舉動錯了,只是我們真的了解新冠肺炎嗎?
  會不會到最後,我們也和日本一樣疲倦了、在家悶壞了?政府知道人民關不住、疫情也沒有停止的跡象,這種時候該怎麼辦?
  我的意思是,「我們的感覺」勝過於「應該做的事」,例如搶購衛生紙、掃光泡麵(只剩下不好吃的在架上)。到最後,會不會「想出門」的感覺勝過「待在家防止疫情散播」的控制手段呢?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鑿壁偷光
  • 下一篇
  • 生命之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