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真片刻的詩真


人的心思會變,喜好就會跟著變。

每每回溯既往,總會有一段很溫柔的時光,裹著真正舒適而美好的心理狀態;隨著生命長河的推移,每個落點,那段時光的座標刻度也會有所不同;有時它們來得極度短暫,彈指之間,連心思都尚未察覺,就被世界的雜音沖淡;有時它們來得像秋季的黑潮,漸進地、滲透改變了心中海水的溫度。

前者發生在深秋,某個我們一起學完陶盤的傍晚,在前往餐廳的路上,狹小、擁擠的新竹市區車陣中,他播放一整張誰的歌曲,和著音樂,我們在漆黑的空間中慵懶地唱著;那是發生在演唱會之後,我們熟知每一個音符、每個旋律的轉折該填上什麼歌曲,而時間還很多很多。

後者則是去年中秋烤肉,坐在陽台邊邊那張木椅上,跟狗狗玩的印象,他們帶著酒杯這裡那裡轉場,漫不經心說點言不及義的話,風輕輕吹著、我有點醉;很多事情不需要執著,執著也沒有用,那一刻,似乎真的懂了。

當雅典的街邊燭光晚餐、聖托里尼的夕陽,都被日子沖淡,我確信那段光陰中存在的美好,也盡情地恣意妄為、盡情地享受幸福過了,一點一滴把重要的事件,凝洗成日常,就不再遺憾。

夜晚是最強的美化濾淨,把所有平凡無奇的畫面,都蒙上一點意境,從斷了鍊的茫茫時刻走到今日,也只是想趁著記憶猶新,抓住吉光片羽。
分類:日記

대만 사람 / 카피라이터 / 피트니스와 투자 초심자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