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戰意》Heilung 樂團專訪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Heilung 是一支成立於2014年的歐洲樂團,他們的音樂不僅脫離常規的音樂類型定義和流派,並創造出了一種獨特的氛圍感。聽眾們在這種奇妙的氛圍中,借著搖滾和民謠的形式,開啟一段無法言說的歷史和神話的奇妙之旅。
正是因此,在決定製作《瓦爾哈拉:芬里爾的獻祭》賽季時,我們第一時間就計畫與 Heilung 合作,他們的音樂與《戰意》新賽季的維京主題不謀而合,是給「芬里爾狼群戰士」、「維京狂戰團」和「希格露恩衛隊」配樂的完美人選!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Q:嗨!很榮幸能邀請到你們,能和大家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嗎?
Heilung :大家好,非常感謝邀請!這裡是 Christopher Juul、Maria Franz 以及 Kai Uwe Faust,我們是 Heilung 的三位主要成員。
Q:能分享一下樂團的故事嗎?是什麼原因促使你們決定走到一起製作音樂?
Heilung:Kai是個詩人、紋身師,多年以前,他想用音樂的形式把自己的詩錄下來,就聯繫了他的製作人朋友 Christopher 尋求幫助。Christopher 很快就答應了下來,而錄製的報酬是一個紋身。Kai 帶了他的一些作品來到了錄音現場,Christopher 的創造力立刻就這些東西激發出來了。
在隨後的錄製過程中,他們不斷地往音樂增加各種瘋狂的聲音。錄製中,Christopher 突然問 Kai 能不能唱點什麼,儘管 Kai 通常性格害羞,喜歡自言自語,但竟然也把自己的本性釋放出來了。之後 Maria 也到了錄製現場,同樣深受感染,自然而然地在一些曲目中加入她的聲音。而這些,便成了Heilung 的雛形,雖然沒有正式地命名或做過什麼約定,但我們每個人的心裡不自覺地埋下了它的種子。
值得一提的是,Christopher 至今連一個紋身都沒有。
Q:我們知道 Heilung 在德語的意思是「治癒」,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呢?
Heilung:不是我們自己取的名字,是冥冥中的安排促使 Kai 用了 Heilung 這個名字。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Q:對於新的聽眾,你們會怎麼描述自己的音樂?
Heilung:可以想像這樣的場景:一個挪威的維京女孩、一個丹麥的維京男孩和一個異教牧師的兒子遇到了一個半人半獸的德國瘋子,再在背景中加上大量的鼓聲、尖叫聲和天使般的聲音,再混雜一點泛音唱法和不要太多迷幻的音景來調劑。最後,讓它在哺育了北歐神話的黑色靈感中醞釀一下…或者乾脆忘掉所有的景象,只聽音樂,讓你自己的內心來告訴你我們音樂的樣子。
Q:Heilung 的很多音樂都是受到古代日爾曼文化和維京時代文化的啟發,這些主題為什麼吸引你們?
Heilung:這部分與我們三個人童年的早期生活有關,我們很自然地就被這些主題吸引了。Maria 在挪威一個叫做博雷的小村莊長大,那裡有一大片維京時代的墓塚,也是她小時候玩耍的地方。對於她來說,祖先們就在她的腳下休息,她非常清楚祖先們的存在和對現在的影響。
Christopher 的父親有著Godi(有權舉行婚禮的異教牧師)的地位,所以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常常能看到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復興的異教信仰。
Kai 雖然出生於基督教家庭,但也常去德國中心地帶玩耍,與森林中鐵器時代的石圈為伴,所以很早就開始探索日爾曼和凱爾特人的藝術。
我們三人是在維京人的「重現市場」裡認識,那是一個展示維京時期藝術和手工藝的節日。
Q:能分享下樂團的故事嗎?是什麼原因促使你們決定成團一起製作音樂?
Heilung:所有事物彼此之間都交叉聯繫著,即使在現代社會,我們的文明之中依舊存在著過往歷史的印記。你可以在語言、裝飾物、宗教信仰等等方面驗證這些。
同樣的,我們今日對人類基本問題和挑戰,過去的人們也有著相同的困惑。所有的種種都與疼痛和愛有關係——作為母親坐在生病孩子的床邊,無論你是維京文化亦或是其他文化都沒有關係,你感受到的東西是一樣的,你在床邊所哼唱出來的歌曲,穿越世紀,徜徉於各樣的文化,但表達的內容是不變的。我們彼此之間都是緊緊聯繫著的,不論時間和空間,因為我們都是人類。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Q:你們還會從哪些地方尋找音樂的靈感?
Heilung:我們常常覺得不是我們去找靈感,而是讓靈感自己主動找到我們。這麼說的話,我們可以從任何地方找到靈感,不管是在龐貝塵土飛揚的廢墟中,還是火車上——自然就是我們靈感的寶庫。
Q:Heilung 的每個成員都有獨特的演唱風格,能告訴我們你們在創作音樂時的風格異同嗎?
Heilung:每當你在我們的作品中聽到以太類女性歌唱題材時,那肯定是Maria 的傑作。她會運用各種聲音,從和聲到古老的斯堪地那維亞牛叫聲,從甜美的低語到痛苦的、撕心裂肺的尖叫等等。
Christopher 會用他深沉的聲線和嗓音來為音景提供支援,但他也承擔了歌曲中的低語部分,以及一些棘手、有節奏感的段落,而當 Kai 沉浸其中時則會發出抽搐、吠叫和吞嚥等聲音。
Q:你們對於樂器的運用同樣有著獨特的方式,我知道你們用過人骨製作的樂器!能說說你們的各類樂器以及你們怎麼為樂團挑選樂器的呢?
Heilung: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話題,因為作曲的過程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我們想要真正的允許自己跟隨著靈感去流動,很慶幸我們有一個很大的錄音室,裡面有著大量的樂器,還有各種各樣能發出美妙聲音的物件,以及捕捉所有聲音的設備。我們不僅自己製作了很多樂器,同時也邀請了很多優秀的匠人來幫我們製作。例如,你不可能在拐角處的商店裡就買到用天鵝骨、焦油和以草製作有著12000年歷史長笛的複製品。我們對使用的鼓注入很多的感情,我們把它們當成有血有肉的「朋友」。
Q:你們用過最古怪的樂器是什麼呢?
Heilung:德國16世紀鼠疫萬人坑中挖出的骨頭。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Q:我知道你們曾把自己的現場表演稱為「儀式」。在音樂會上,你們會嘗試營造什麼樣的氣氛來實現這一點?
Heilung:音樂是人類最原始的語言。在音樂中,我們可以感知到宇宙的神聖和諧,所以在世界中舉行「音樂儀式」目的就是為了將人們與這種精神狀態連結起來。因此,我們敞開我們的音樂世界,邀請每個人都加入音樂中成為與聲音、節拍融為一體,成為音樂的一部分。我們渴望所有的聽眾能夠加入進來,一起進入一個自由的時間及空間,一起迷失在音樂、視覺和氣味中。Heilung的現場「音樂」儀式就是我們的邀請,讓我們與現實世界的一切斷聯,重新與自己連接,找到最原始的自我。
Q:整個世界在去年遭遇了巨大的變故,現場音樂不得不被擱置了一段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們建議歌迷在家裡如何進入儀式性的音樂空間?
Heilung:準備一副好一點的耳機,倒上一杯酒,花上1-2個小時,或者簡單點來說,就是放鬆順其自然。音樂會把你帶向有著我們音樂的平行世界,當摘掉耳機,你就像在深山中完成一次酣暢淋漓的徒步。
Q:本賽季的《戰意》中加入了以你們樂隊名字命名的關卡「黑倫峽灣」,遊戲中你們是怎麼守衛你們的村莊的?
Heilung:用蘑菇把狼戰士喂飽,他們會處理掉所有的敵人!如果失敗了,我們會把任務交給狂戰士和希格露恩,他們絕對不會失敗!
Q:你們的音樂現如今吸引了大量遊戲公司,那麼在閒暇時間(如果有的話XD)你們會玩什麼遊戲?
Heilung:大家玩什麼我們就玩什麼——開玩笑啦!實際上,你可以發現我們常坐在羊皮或者搖椅上,在火爐前玩一些棋盤類遊戲。你可能不相信,但大多數時候我們就是那麼的老派。
當然,有時候在派對上我們還會玩那些非常激烈的維京時代遊戲。不過這就是另外的話題了。
Q:粉絲們是否可以期待聽到新的音樂,比如說《Futha》的後續作品,又或者現場演唱?
Heilung:目前我們和所有的音樂人在這段時間內做的事情一樣,我們取消了很多的巡迴計畫,把時間都投入到了工作室裡。這些努力會説明我們創造出新的音樂,但在此之前,我們還有許多別的秘密計畫。我們預計 Heilung 能在今年的時候重新開啟現場演唱,希望到時候能見到你!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感謝 Christopher、Maria 以及 Kai 抽出時間與我們交談!Heilung 將在2021年和2022年在歐洲和俄羅斯各地開啟巡演,歡迎大家收聽他們的最新專輯《Futha》,並在《戰意》中欣賞他們給《瓦爾哈拉:芬里爾的獻祭》賽季準備的精彩音樂!
《戰意》官方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onqbcht/
《戰意》官方網站:https://tw.conquerorsblade.com/
#戰意  #ConquerorsBlade  #維京  #Heilung 
分類:遊戲

Playninge為《戰意》(Conqueror’s Blade)在台港澳地區的授權代理商,本部落格由官方開辦,主要發布遊戲相關、官方資訊等文章。官方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conqbcht。新賽季形象站:https://tw.conquerorsblade.com/

評論
上一篇
  • 征服者旅報#6
  • 下一篇
  • 5/22 軍機處.戰報:Lotus Ash Sea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