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FI]筵席CP的音樂劇開啟之路?!

●OC
●CP:謝晏青X呂方熙

開門走進小酒館,風鈴在寒冷的十二月敲出清脆的聲響。
「Ciao!」酒館老闆是個有啤酒肚的中年大叔,可能因為太早沒有顧客面對一上午唯一的活人十分熱情。
謝晏青也笑著和他打招呼,挑了個四人座坐下後看見老闆坐到他對面的椅子上。
「你一個人?」老闆用義大利文問,順手遞上一份菜單。
「不是,」謝晏青接過菜單,也用義大利語答。「我等朋友。」
「聖誕節該和家人們一起過呀!怎麼出門找朋友來了?」老闆從吧檯後拿出兩杯氣泡水。「算我請你的。」
謝晏青挑了挑眉,點頭致意後喝了口氣泡水才開口:「我家人遠在幾個時區外的臺灣,而且聖誕節他們不放假,所以我通常農曆過年才回去。況且你不是也營業了嗎?你怎麼不陪家人?」
老闆笑了笑,伸出一隻手:「你很有趣,小伙子。我叫Shawn,在等女兒回家。」
謝晏青和他相握之後坐正:「我叫Martina,可以點餐了嗎?Shawn,我們可以等等再聊。」
「當然。」Shawn笑得鬍子都抖了兩下,帶著訂單回到廚房。
等待Shawn回來的時間謝晏青看著窗外,依然飄著細雪,大地天空都是銀白色一片,因為下雪和聖誕節的關係路上行人少之又少,開門營業的店家也屈指可數,Shawn的酒館在這個早上可是提供了謝晏青一個難得的落角處。
「你是學生?」Shawn忙了一陣子才帶著餐點回來,原來親自下廚去了。
謝晏青點了點頭,訝異於他的眼光。
「讀音樂劇的嗎?這裡有還蠻多那所學校的學生會來吃飯。」他伸手指著窗外遠處一座顯眼的尖塔。謝晏青知道那是哪一所學校的主教學樓。
「不是,」謝晏青挖了一大勺燉飯,把起司拉的高高的。「我在西班牙讀書,但我的朋友讀那裡。」
「我女兒也讀那裡,」Shawn像是找到同好一樣。「他說今天要帶個朋友回來。對了,你的義大利語說得很好,你不是學西班牙語嗎?」
「謝謝誇獎,我有學一點。」
「說不定你可以陪我練習西班牙文。」Shawn換了西班牙文,神采飛揚的說著。
謝晏青邊吹著冒熱氣的燉飯,邊點著頭也換西文說:「樂意之至。」
「能讓你從西班牙跑到義大利來,男朋友吧?」Shawn八卦的說。
「他是女的。」
「噢,那是女朋友囉?」
「不是,」謝晏青一直無法習慣西方的開放。「他是異性戀,直的跟鋼筋一樣。」
Shawn聞言笑了笑,道:「世事多變。」
謝晏青盯著他看了幾秒,便又低頭繼續吃飯。
「Shawn你老婆呢?」謝晏青問。
「他在女兒小的時候就走了。」Shawn的臉色並沒有變化。
「我很遺憾。」謝晏青噎了一下,暗罵自己怎麼這麼不會聊天。
「沒事,」Shawn擺擺手,又喝了一口氣泡水:「他留在自己想去的地方,那就夠了。」
「想和我分享一下嗎?」
「當然。但我得切換一下語言。」Shawn調皮地笑了笑。
他的臉上漾著不一樣的光彩,既驕傲又幸福。
「我的妻子,May,是一個職業軍人,空軍,女飛官。
當軍人報家衛國一直是他的夢想,尤其是神氣的飛行員,開著戰鬥機翱翔在蔚藍的天空裡,俯衝,翻滾,從大海上遠望自己的家鄉。」Shawn搭配著手勢,有聲有色的說著。
「我記得是Agetha--就是我女兒--四歲的時候吧?May參加一次跳傘訓練,當然,他是教官,上升到能跳傘的高度後發現飛機出了問題,他把學員都推出機外,確認他們開傘之後讓機師也揹著降落傘下去,因為他在讓學員杯傘的時候就知道機上降落傘少一份。後來機師跟我說,May和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等等就下去。』
他是個勇敢且偉大的女人,不是嗎?」
Shawn的臉上始終掛著微笑,如同講述童話故事一樣。
謝晏青點點頭,俯身吃飯的動作使他不得不向上看才能看清Shawn的表情。
「你老婆……」謝晏青思索著這門外語中合適的詞。「令人敬佩。很少有人能如他一般冷靜,更何況犧牲。」
Shawn只是喝了口氣泡水,輕聲說句謝謝,好像過去十幾年來已經有無數的人對他這麼說過。
兩人對話期間陸續來了不少客人,Shawn打了個招呼便回廚房忙了。
謝晏青又點了一杯果汁,邊喝邊想那孫子怎麼還沒到。
「嘿,Martina,」Shawn雙手扶在吧台上。「我女兒回來了。」他用下巴挑向門口。
謝晏青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玻璃窗外有兩個用大衣緊緊裹住自己的人潮酒館走來。
「你怎麼認出那是妳女兒的?」謝晏青看著幾乎用圍巾和帽子擋住全臉的兩人,笑問。
「那外套是我上星期買的。」Shawn指著兩人,笑著說。
對話中風鈴響起,謝晏青回頭,看著進門者脫下帽子。
「阿熙?」謝晏青詫異的挑眉。
「你們認識?」Shawn從吧檯走出來站在謝晏青桌邊,用西班牙文問。
「這就是我說的那個朋友。」謝晏青也用西班牙文回答。
「真巧。」Shawn挑了挑眉。
眼前兩人一個黑髮,一個金髮,皆露出困惑的神情。
「老爸你什麼時候學的西班牙文?」金髮女子,Agetha,坐到謝晏青的斜對面,說。
「學一段時間囉!」Shawn坐到謝晏青對面。「女兒都不關心他的老父親了。」他對謝晏青扮了個鬼臉。
Agetha輕輕打在Shawn的手臂上,嘴裡說著:「我哪有!」
呂方熙坐在Agetha對面,瀏海和圍巾擋住了大半個臉,謝晏青見狀伸手要幫忙拿下圍巾,沒想到有隻手比他更快。
謝晏青的手指停住半秒便慢慢放下,回頭對上Shawn打趣的眼神。
「比鋼筋還直?Um?」Shawn用西班牙文問。
「他、他這人就是這樣。」謝晏青摸了摸鼻子,說。
「能不能別用西班牙文?我和Cara聽不懂。」Agetha撒嬌似的向Shawn說。
我當然知道他聽不懂。謝晏青心想。
「Cara也是學歌劇的嗎?」Shawn切換回義大利文問。
「啊,是。我和Agetha是同班同學。」呂方熙中規中矩的答。
謝晏青推了推眼鏡,向後靠著椅背,聽Agetha向Shawn分享學校裡發生的大小事,偶爾偏頭看看呂方熙,他的寶貝長髮,他笑起來的酒窩。
完蛋,謝晏青心想,出大問題。

呂方熙和Agetha的餐點上來後就剩下謝晏青和Shawn聊著在西班牙的趣事,用的是西班牙文,其他兩人也聽不懂。
「認真?沒有一點意思?」Shawn瞥了眼低頭吃飯的呂方熙。
謝晏青也瞄了一眼,正好對上他的視線。
「怎麼了?」呂方熙用中文問。
謝晏青搖頭,再正對Shawn:「我有意思有什麼用,對吧?」他露出無奈的表情,就差沒攤手了。
「我看Agetha對他到挺有意思的,你不反對吧?」謝晏青又問。
Shawn笑得像是謝晏青告訴他今天天氣真好一樣。
「當然不。但是我希望你也該爭取一下。」Shawn如同看自己女兒一樣看著謝晏青。
「我努力一下吧。」
「只有努力一下?」Shawn抬眉。
「我的努力一下就是拚盡全力了。」謝晏青苦笑,喝了口果汁。

看著兩人吃得差不多,Shawn轉回義大利文問:「你剛說你們唱過二重唱?」
謝晏青眨了眨眼,不明白他為什麼提起這話題。
「對,很久沒唱了。」倒是呂方熙回答了。
「你們要不要現在唱一個?Flower Duet?可以嗎?」Shawn眼底全是期待。
呂方熙轉頭看著謝晏青,後者點點頭,問:「在這裡?不會打擾其他人嗎?」
「這是我的餐館,對吧?」Shawn笑道,大有誰反對就把他轟出去的架式。
謝晏青也笑說好吧,唱吧。但第一個音是什麼來著?後面那句問的對象是呂方熙。
兩人找到音後便開始唱,途中謝晏青不時唱錯音、唱錯詞,呂方熙只好拿出手機,打開鋼琴程式,幫謝晏青校正。
一曲唱完,全場爆出如雷的掌聲,兩人站起身向全場行禮。
「唱得很好!」Shawn是拍手拍的最久那一個。
「謝謝。」謝晏青道。
「我也想和Cara唱一首。」Agetha看著呂方熙,眼中赤裸裸的火熱。
「你們兩個女高音唱什麼?人家也該回去過節啦!」Shawn潑了一盆冷水在自家女兒頭上。
謝晏青疑惑地看向他,Shawn用西班牙文說:「你們華人是不是有一句俗語,什麼寧願拆橋,也不要毀了別人的結婚?」
「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是廟,不是橋。」謝晏青笑。「謝謝。」
Shawn說:「祝你好運。」
謝晏青帶著呂方熙離開名為蒼鷹的餐館--這次呂方熙的圍巾是他圍上的。

才走出餐館,便有個男人追了過來,那是兩人後來共事幾十年的好友,Luis。

----End

就是隨便寫的(還債
這裡是槲,期待下次再見。
#筵席CP  #原創  #小說  #GL 
分類:藝文

大家好這裡是槲,謝謝大家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