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小派遣員的職場觀察日記》有囤積癖的M大姊


之前就常聽說M大姐的事情,剪了和男人一樣短的頭髮是因為不想再被老公抓頭髮打。天天走路上班是因為沒錢買車,老公也不願意載。兩個女兒中大的那個已經結婚不用她煩惱了,小的有些許智能不足,一輩子都需要她照顧。
今年和M大姐同組後,聽到更多故事。
職場 社會觀察 散文 生活 職場奇人奇事

她像是無法轉緊的水龍頭般,叨叨絮絮著自己的家裡長短,有沒有人聽都無所謂,隱私被人知道,甚至是傳出去也沒關係,彷彿不說話就無法感覺到自己還在呼吸,嘮叨是她的天職,也可能是印記。
那天在更衣室遇到M大姐,赫然看見她那上下兩層的置物櫃中,塞了滿滿的生活用品,上下左右只要有縫隙都填得滿滿的,只剩中間一個凹洞放背包。
乍看之下,實在很像囤積癖的垃圾屋。
問她為什麼放那麼多東西,上班只需要放隨身物品,一包衛生棉和衛生紙就夠啦!
她說:「帶回家會被老公丟掉。」
我問:「那是妳的東西,妳老公怎麼可以亂丟,又不是垃圾。」
她說:「我阿知,他生氣了就丟。我花了錢買的東西幹嘛要給他丟,放在工廠才安全。」然後是一連串劈哩啪啦的嘮叨碎語。
之後又聽說休息室大家放午餐袋的大桌上,有個萬年不動的大手提袋也是M大姐的,裡面依照慣例的塞滿各種生活用品。
我沒偷看,只覺得有些悲傷,也有點高興,看著大姊們和班長念著工廠不是給你放私人物品之類的話,但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想來也是曉得M大姐家的情況吧。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工廠的大姐們最懂。
我想,那個置物櫃和大包包隊M大姐來說,代表的可能是安全吧。
家已經不是一個自己可以安心存放東西的場所,一買東西,接下來擔心的就是會不會又被丟掉?生活且付出多年的家,變成另一半用來要挾自己、傷害自己、羞辱自己,無法安心休息的地方,反倒M大姐工作多年的工廠,提供並彌補一個人之所以為獨立的個體的安全感。
雖然這安全感是建立在哪天工廠要稽核了,就得清理乾淨的不安穩前提上。
小時候我也曾被無預警地丟掉自己珍愛的娃娃,當然有一半的錯是我,因為我亂丟在地上,沒有收拾乾淨。但那股不被尊重,難以繼續信任家人的感覺仍殘留著。
從此之後,我便極度痛恨有人動我的東西、進我的房間。只要有人動絕對在第一時間內會知道,然後便會激烈的抗議,爭取尊重和隱私,儘管常因此被我媽罵說幹嘛那麼敏感,以前聽到這句話會恨受傷,但長大了,看了高敏感的書之後,就能理直氣壯的說我就是敏感怎樣!。
M大姐無法跟她老公這樣說吧?
所以她的嘮叨是在發洩不安嗎?
如果是的話,那我可以了解了。
但今天頭有點痛,那像機關槍般停不下來的嘮叨,可以小聲一點點嗎?謝謝。
#職場  #社會觀察  #散文  #生活  #職場奇人奇事 
分類:職場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派遣員的職場觀察日記《準三級疫情下生活之見聞》
  • 下一篇
  •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二章:勇者齊聚之屋,編組成隊之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