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品】阿母與阿嬤的距離

念恩 寫作練習 母女

Photo by Ilya lix on Unsplash

十二月中旬,阿母拿了一個鬼滅圖案的筆袋,問我好不好看。
雖然不是很吸引我,但想到《鬼滅之刃》動畫夯得不得了、又不想澆阿母冷水,我做認真評估貌回覆:「好看吧,小朋友應該會喜歡。」
阿母聽了之後欣喜地解釋做筆袋的過程,並拿出禮物紙包裝,我瞧著不太對勁:「這是聖誕禮物?」我們家可是完全不流行過節送禮。
不知怎的,阿母略帶遲疑與心虛(?):「......姑且算是。」
聯想到阿母應該是要送給臭小子(兄長的兒子),內心酸酸的,嚴正抗議:「您從來沒有送過我聖誕禮物!」
阿母嘗試補救:「妳有我滿滿的愛啊。」
補救無效,帶著譴責與委屈注視阿母:「臭小子有您滿滿的愛,還有聖誕禮物。」
「......」阿母眼看無法收拾,開始轉移話題:「我以前在做裁縫的時候......」
後記:
雖然這樣吐槽,內心想的卻是,從小到大阿母不知為我做了多少個的背包、提袋、筆袋、床單、枕頭套、窗簾、直笛套、工具包......幾乎有求必應。
每當我出一張嘴或一紙設計圖,阿母要坐在裁縫車前好幾天。樸素的、沉默的背影,配著裁縫車「嘟嘟嘟」的聲響,只為盡可能滿足我恣意的願望。
當成品出爐,阿母自個兒端詳,覺得滿意再給我驗收,那欣喜、還帶著少許忐忑的表情,讓我拿著包,彷彿捧著一顆心。
#念恩  #寫作練習  #母女 
分類:藝文

文字碎碎念,將歲月的味道裝進字裡行間。

評論
上一篇
  • 《從讀到寫》閱讀在生命中的份量
  • 下一篇
  • 《真確》(1)我們認識世界的思維誤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