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二章:勇者齊聚之屋,編組成隊之二

一手扶著烏木的手的晨星,用另一隻手掏出短刀,就要翻腕射出之際,卻被烏木阻止。
他悄聲道:「導師在看。」
晨星這才一臉陰狠的收回短刀,一群也想藉此通過最寬的裂縫的人,也因此打消藉用繩索的念頭,畢竟沒人想在爬過去的時候,還得擔心後面是不是會有冷箭射去。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青春 小說

正在用髮夾固定襪子的汪蘋,匆匆看向裂縫,只見猛去勢過猛的整個人砸在對面的崖壁上,掙扎了半天才從自己撞出的凹槽中掙脫出來,攀著繩索往上爬,而此時繩索也因為承受不住,靠著邊緣的部分因摩擦而被磨出裂口。
「啊哈哈,活該啊活該,繩子要斷了。」
但是猛卻像猴子一樣用四肢攀爬,很快在繩子斷掉之前攀上去了。
「可惡欸!輕飄飄我啊最討厭壞人了,你壞壞!」輕飄飄對著猛揮著空拳,對方回以你能奈我何的大笑。
「算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對付他。」晨星動了動已經包紮好的腳踝,不太習慣,但被固定住後覺得安穩了些。
汪蘋穿回球鞋,站起身。「不是好了,只是固定一下,你還是得去看醫生。」
晨星冷笑。「這裡是夢土,我們只是靈魂,看什麼醫生?」
「但是你的腳真的扭到了不是?」汪蘋疑惑了,晨星的傷看起來不像裝出來的。
「讓導師解釋吧,我們快過去。」烏木說。
「只剩那條繩索。」晨星遠遠的對猛射去眼刀。
「我有,但需要你的射箭技術。」烏木從箱子內掏出一條繩索交給晨星,他故技重施,又射了一支弓箭過去。
這回沒人敢和他搶,等他過去之後,晨星將繩子尾端繫上短刀,拋給烏木,他接下了,卻交給汪蘋。
「我們一起,時間不多了。」
汪蘋抬頭望向計時晶,轉速果然越來越快,開始發光。
明白對方的推測是正確,自己也不想在這裡半途而廢後,汪蘋毅然決然地抱起寶箱,讓烏木伸出手環抱她的肩膀後,正要學著晨星的姿勢跳下去時,後面突然有人撞倒汪蘋,害她整個人連同烏木一同被撞倒一旁。
那人像猛一樣惡劣的搶走繩索,但他尚未起跳,便也被其他有同樣打算的人撞開,幾位同學的重量將箭簇扯脫,一群人就這樣連人帶繩摔下裂縫,沒入濃霧中。
「吼!怎麼又來了,你們通通都是壞人,壞人!」輕飄飄高聲打抱不平。
汪蘋餘悸猶存的坐倒在斷崖邊,望著此處剩下的另一位同學。
一名頭上有羊角的女孩怯生生地說:「我、我跳不過去,也不想當什麼勇者。我放棄」兩眼一閉,跳下裂縫。
轉眼間,此處便只剩下汪蘋和不知何時衝刺過來,剛剛才爬上此處斷崖的半人馬。
踱踱踱的馬蹄聲靠近,半人馬滿臉疲憊地彎下前腳,坐在地上喘息。
「烏木,你有辦法嗎?」
「我也只有那條繩索的辦法。」烏木嘆氣。「除非對岸有人願意拋繩索過來。」
汪蘋望向對岸,雖然大家都熱切關注著他們,卻無一人做出伸出援手的動作,唯獨輕飄飄還在提議可以附身汪蘋帶她飛過去。
「蘋蘋姊姊,時間不多囉!」輕飄飄提醒著,霧狀的手指向浮在半空中的菱形水晶體,已經旋轉到幾乎極致,什麼時候會停下來,無人知曉。
「兩位導師也沒有任何異狀。」烏木不知用哪裡的眼睛注視著宣布試煉開始的兩人,試圖從他們的臉上找出蛛絲馬跡,卻一無所獲。
「那人馬呢?」她可以讓輕飄飄附身,然後抱著烏木的箱子,帶著他一起飛過去,可是力竭的人馬或許就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輕飄飄附身飛過去了。
輕飄飄說:「簡單啊,我附身在人馬身上,然後你們騎他,我們就能一起飛過去囉,這點子超厲害的!因為我是超級無敵厲害的輕飄飄啊輕飄飄。」
「很好的點子,但半人馬這個種族無法讓幽靈附身,以免全族的心思都被外人知悉,此乃他們一族的禁忌。」烏木遺憾的說:「而且,輕飄飄你別忘了,如果計時停止時你沒有在對岸,也算是試煉失敗。兩位導師提出的通過條件只有一個,時間之內,抵達對岸。」烏木提醒著。
灰霧狀的身子瞬間一凝,而後劇烈的抖動起來。
「差點忘記,好險!」明顯忘記此一重點的輕飄飄抹著不存在的額汗,難得認真地和烏木道謝,然後一溜煙的飛回對岸。
現在,此處斷崖只剩下汪蘋、烏木和半人馬。
烏木催促汪蘋下決定。「汪蘋,妳在猶豫什麼,提出來討論。」
汪蘋一面思忖一面道:「我想,如果裂縫的中間有根樹枝或是一塊小小的施力點,我就能翻過去了。」
「我來。」宛若歌詠般的聲音從人馬的口中傳出,汪蘋和烏木都吃了一驚。
反應最快的烏木語氣沉重。「人馬,你確定?夢土是唯一替你們族裡取得舊神遺物的好機會。」
人馬眼神溫馴的唱歌道:「掉下去,不會死,此處乃夢土。」然後他眼含懇求的凝視著汪蘋和烏木。「如果取得遺物,請來找我,幫助我們,驅逐遺民。」
注視著充滿希冀和信任的透亮雙眼,汪蘋覺得自己的心被觸動了,儘管她根本不明白人馬在說什麼。
「好,我答應你。」烏木說。
人馬轉頭專注地等待汪蘋的回答。
「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她不想輕易答應,免得將來失望和懊悔會汙染如此美麗坦然的雙眼。
「唯有妳伸出援手。」人馬的聲音如歌聲般悠揚繚繞。「善者決定,都出於善,並本於善。」
「善者,我嗎?」汪蘋指著自己。
人馬點頭,波浪般的長髮隨之搖擺。
汪蘋覺得既榮幸又羞愧,她只知道自己是個怕受傷愛面子的失敗者,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被如此單純的信任了。
隨即,教練放棄她選擇他人的記憶浮上心頭。
在現實已經被人放棄一次了,難道在夢中,我也要放棄自己嗎?
被感動的她心頭一熱,脫口說道:「如果你覺得我可以,我、我願意一試。」
「不忘,不忘。」人馬喜悅的舉蹄嘶鳴。
「可以問一下襲擊你們的是哪個遺民嗎?」烏木問。
「暗之住民。」
「尼約格達的遺民。」烏木明白了。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青春  #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派遣員的職場觀察日記》有囤積癖的M大姊
  • 下一篇
  • 《到底能有多尷尬?》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