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次一次哭,然後離開

並不是有壓倒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在最後一根稻草之前,我早心有所屬,那時還不找根稻草只是那些俗事包袱
你已嗅到沒人會接下這事的味道,社團經驗告訴你,這事不會難到哪去。前情提要請見https://blog.xuite.net/azurehino/azurehino/586063605 之前言part。你以為你會花最多心力cover同學,但沒想到撂倒你的是你的上位。你忘記研究生跟教授的關係不可一般,社團時代可沒人監控你,學長姐就算好像凶狠你也知道那是愛,教授指導你只知道那是展現權威和行政干涉和責任面子和一種噁心至極的,希望你行政學習但其實只是系辦做不完的事只好運用研究生做免費工讀生的話術,上一屆為了好好畢業打好關係服侍服服貼貼,這一屆如果我左看右看同伴們沒有這樣的人選,我已經開始倒數屬於這個身分的日子,或許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如果願意拿和教授交惡的風險,來對系辦揭露系辦最終應該也無力解決的各種實話,誰辦的到? 我也只是在鋪想,做不做,像那些寫了總是未得到改善的課後意見,值得做嗎? 我有意識,我能想,我能爬爬其他人經驗,我能試試爬法律資料,但值得放手一搏嗎? 在此致敬每一個揭露者的偉大,或許最終我也只是一芥不敢與教授交惡的草民。我們只是一群明哲保身的結構共犯,為什麼,為什麼上屆正面順從背面罵得要死,為什麼不試圖改變,為什麼要讓這樣的姑息不斷傳承傷害未來入學的新生? 脆弱一詞不斷在腦中盤旋。
荒謬如是說:這些事系辦都可以自己來,如今下放是要讓你們學習,大家應該要當作分內工作好好地做好這些事務。未來都會發行政服務時數給大家。( 請問行政服務時數在求職時是有個屁? 我還不如去找個志工服務時數更有意義。 
3/28事情是這樣,工作沒做好被飆可以,傳訊息言辭不夠禮貌被飆合理(當然這點很清楚有一半我是自找的,不好意思,全班願意當頭的人,剛好不是超級尊師重道的駝獸),不過採用何行為來處理這些內容,就讓人匪夷。選擇公開兩人對話於會議時間,一條一條鞭,第一次有這經歷,終於稍稍感受何為被當眾羞辱,人生解鎖,自爽或自我解嘲大部分或許是我的堅持自找的,那又如何? 學生就沒有自尊能夠堅持嗎? 學生就必須隨著教授傳訊息的半夜時間回訊息? 學生就必須為了這個與學術能力增進無關又無酬的事宜拋開自身生活隨時回訊息? 學生就必須用盡每一分力氣生活的每一分秒好好琢磨每個訊息為了超級禮貌服務討好教授? 一直不斷重複一句話做這些無酬的事是給你們機會學習,但當學生做得不夠好,教授又沉不住氣引導,欸嘿,請問我不是還在學習中嗎? 喔,然後那些你誤會我對你語氣很糟的正確措辭,為什麼要學生承擔你沒來由的文字敏感? 
腦中閃過很多故事,是的,當眾被羞辱也不過就是如此,多少人有類似經歷,還是要不吭氣像是沒受傷的繼續堅強,為了研究所的後路你是沒有發言權的,當初被推選之後接下當頭之人的也是自己,你沒有什麼好責怪的,是的,你一開始就打算保有自尊方式的做事所以最終招致鞭笞也是活該,是的,或許讓老師好好動怒一番也達到了你黑色幽默部分的目的,是的,你以為時間過去事情就會過去,只要再調整,只要自尊放低,你能夠好好繼續這個任務堅持下去,你以為自己冷靜理性的接受著一切。後來,在不知道哪一天,想起兩位同學的安慰不禁流淚,你才發現,原來情緒還在,原來自己受傷了。
任務持續著,你理智有效率地完成一條一條新進度檢核,而你也在他們看不見自己也未察覺的地方,繼續吞食脫不掉的壓力和精神傷害。
4/7透過上屆做法得知某一事由交由系辦即可完成,順利處理之後,回報進度換來一句:如果什麼事都交給系辦,學生就什麼都學不到了。
整個肝火都上來
X!要求學生練習擬公文到底是什麼學習,我讀研究所的未來就是為了坐在系辦工作嗎? 我以為我能盡力背著這些麻煩,找到有效率的方式完成,結果她要的原來不是把事做好,是要依照她多麼苦心為我們安排的「學習之路」完成,謝謝,我就等你最後一根稻草,辭退召集人
4/9和同學商議如何向教授表達辭退一事的時間(喔因為她超容易文字敏感誤會解讀),順道和同學商討接下來如何形式為佳,突然發現自己是理想主義者。我以為同學們願意團結一致試著和教授溝通,如此一來的力量大家未來也不用忍辱受罪,可惜結果是:我們懂,但我們怕,我們不行。明明,能夠一起前進試著突破,卻選擇一起吃苦,我尊重同學的保守牌,卻也痛苦地看著自己失去能夠改變什麼的機會,原來我也只是一芥草民,順從團體了,什麼也做不了。相信著自己應當爭取的東西,卻因為各種身分驅使教授未來走廊上課堂上遇得到,聽取同學建議跟老師鬥爭最後慘輸的可能也只是自己,男友說著何必休學休學掛在嘴邊以死相逼,終究我還是脆弱。只是太相信為什麼不能傻傻看,讓大家覺得溝通只有零效能的教授終於聽見學生的真心,我也只是相信教授如果聽見真心她會接受的,她會知道她應該要調整的,而不是活在一個以為學生都真心順從她的世界裡。誰皆知人生勢必有要熬的時機,他說撐一下就過了,事情也沒多少,但位階低的人就只能被欺負嗎,我的價值中還是希望這件事情是可以被扭轉的啊。
被當眾羞辱哭,厭惡自己不夠堅強哭,自嘲自己不夠圓滑服侍不來社會化不足哭,責難自己只能離開不夠負責哭,發現這段療傷走的比想像中還久哭,或許我的核心就是為了捍衛不住自己相信的事物落淚
好消息是透過此討論更認識了同學,哪些是友誼,哪些是客,我看見了。尤其謝謝幾位特地傾聽我、給我鼓勵,分享自身經歷,或是想法幾乎同步能暢談,甚至說著交給她,她來槓。我不是孤身,也有人和我相信相同的價值。
4/9中午臨時會議在同學協助之下擬完辭退文發布群組之後,我就一直不敢再打開Line避免被受傷,下午晚間我需要平穩的心情上班。不想開,也像是忍著不開,其實過程還是對回覆訊息有許多負面想像壓抑緊張焦慮,越想投入上班越想起下班後終究要面對訊息,以為不開就能平穩還是弄得精神緊繃。最後,感謝J先替我開箱。
我真的很想要勇敢,我能做到的,也就是坦誠自己的脆弱不堪
分類:親子

在搖曳的花朵中 感受到了你洗髮精的香味 是擦身而過了嗎 雖然轉過身去看 就只是看到了人群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