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續否

最永恆的幸福,不是擁有你,而是擁有和你有關的回憶。  
若緣不續的安慰句,或許那時看電影的當下(重返20歲,第一次是在飛機上看,和學中文的學生又看了一次),被這句歌詞勾進了哪個過去的光景吧,現在回頭默讀一次又覺有些平凡,總之是近期被打動的一句話。比起學生時代,想要真正的被什麼感動越來不易,就像一種抗藥性,許多新的刺激永遠比不上過去的什麼青春感動,社會結構論或者只能看淡許多悲劇也濫用不了同情,甚至有些可憐並不是真的可憐,重拾推理小說卻沒有從前讀來震憾或許是看了太多非主流的怪電影,花了久久的一段時間才能再喜歡上一首歌,有時與舊友好不容易見上了面卻沒有以前靠近沒有聊進心裡。
我大概能猜著是怎麼了,因為我們不再一起共同經歷一個活動、一堂課、一場音樂會,共同走在一個校園、一道廊,甚至共同感受一群人。而另外一說是,現在的大家也還在摸索的路上,許多事沒有以前說的肯定,也沒能像以前一樣,生活裡只要用力愛一件事情。
第一個續否是K的消失。一個下午,我因你的介紹來到台中的文青點,在咖啡廳我們共享一對耳機,各自沉於手中的讀物。那時候我在遠距離,感情是在健全信任的狀態,我也接受你的依賴,一段試著在異性間執行的純粹情感建立。望高寮的夜聊讓我難忘,廣大的階梯空地,遠方的台中市夜景,稀疏的情侶不互相打擾,共享這一大片靜謐,我們說著過去那兩個不聰明的高中生情侶,然後是這幾年來有變或沒變的自己。為情所困的時候,我試著嘲笑你的倔你的迷惑然後安撫你,我曾經憶想去你那遊一遭才能真正看見並感受你的苦悶困於小鎮的生活,困於前進不了的工作,困於機車要命的督導,困於想要戀愛卻錯了的桃花。 
曾經試著拼上幾片你房裡地上的千片拼圖,互相幫對方拼上周末沒伴去個哪裡的空位,我們都認清彼此的線,自然相待。你借給我的書,你帶我去打招呼的書店老闆娘,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好像就是那場書店辦的紀錄片放映了吧。我以為我能為你慶祝你終於等到了的桃花,以為能聽你親密關係練習的甘苦,以為能為你喝采終於辭職了的決心,你卻消失了。不是那種聯繫不上的消失,而是那種只能反應普普,甚至忽略,不能說上內心話分享生活趣事的消失。 
喔對,飛鏢也是你帶我開始玩的遊戲,我們只要再更久不聯繫,我能記得的會越少,也會越不在意。
如今我時而拜訪書店,那是我在這城市喜愛的地方之一,尤其在平日夜晚人少時聽講座充電,不是為了在那想念一個突然淡了真摯的密友,也不期待會在那遇上你。
第二個續否,Z在我眼中是海德堡大學城的暖橘色夕陽,我在他的眼裡,是反覆路過的人。真心相待過,最長也還算不上一年。躲避那時分手後的來電,你剛好在我的旁邊;在布拉格的時候,是我聽那些補習班搶你放榜名單的荒謬風雲;你路駕考試的清晨,簡訊中告訴我是多美的一個時刻。其實也是消失,只因大夥忙著親近見面的暑假我人不在,所以之後就淡了;只因學校離的不遠話題卻離太遠,所以就錯了;只因常混在一起的人圈子不一樣,所以就沒理由見面了;只因我惦記過去,而你添上新的記憶。嘗試了好幾次,不懂你的冷,一次又一次的勇氣我敞開心懷,一問之下才懂,原來我忘的太少,以為你能也在心中存著什麼,結果原來已淡得,只是一個共同打過球的關係,你記得的是球,我記得的是月光下丟球邊談話入心。
總是冷靜了好一段時間後,又不經意跟上你的消息。主動要了你的字跡,你爽快答應,信末提問像是關心近況,於是我大大誤會心動了分享你許多,以為你也能告訴我你的生活。我再次失望,原來那個問句只是客套,我們仍然離得很遠,我總是學不會何時收何時放。
消遣自己的力氣,嘗試和你談天,還是太想不開,我總是游移不定何時能永遠停止這類愚。或許在你旅行時,斷斷續續要字跡當禮物收藏就好,不要再給你多餘的訊息,讀你其實不好奇我過得如何的淡淡回應。
第三個續否,不必問上,只是發洩,無辜的E必須被我拒於門外。無辜的不是我誤會了他什麼,只是無辜在我們曾是我們。不連絡,不代表我不珍視過去的時光。那些畫面確實存在我記憶中,雖說不常浮現,我不會特別要提喔想起了什麼,也不會特別裝沒事不去碰那些舊的記憶。有的時候,我以為我自己掌握的很好,有的時候,我卻覺得我還沒能好好的面對自己所選擇的方便行為。想好好經營現在所擁有的,於是對過去停止聯繫,這本是理所當然,但違背了我的另一份性情。本性的我並不是真想拒絕維繫友誼,更害怕被他記憶成過河拆橋的人,但我仍選擇了較為容易的方法,自知之明是我的承擔不起,無法待他如一般朋友真情,也怕捎來問候的他懷有舊情。不過其實他的心情,也真的不是我的事了。無論是否被記恨,我都只能坦蕩接受自己的作為。
上述的心境已是三個月前的事了,文章拖著遲遲未發,沒想到三週前我又碰上類似的心情,對象不同。在友人住處借宿一夜,問起誰誰誰的近況,卻突然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是親自去了解呢?從台北返家的客運上,突然憤而後悔沒有多做一些努力來保持聯繫,不知當下責怪了自己什麼,放大對生活在台北的嫉妒,放大自身位在不同城市的孤獨,放大對一個群體關久不提的懷念,看著窗外快速向後的景,像是我快速失去的舊時光,我竟像個孩子落淚。 
沒有哭來喚醒,並不知道自己這麼在意的,因終於釋放而自我安慰到了,也感謝F對我說的一番話。 
「我們只要把握每個當下並肩走在一起的每個瞬間、好好專心的關注現在在身旁的每個人,就不枉相識一場,我相信真正的朋友總有一天還是會走到一起,只不過也許到時已都不是初見時的我們,但那又怎麼樣呢?時間在走、我們在變,也都是必然的吧,好壞都是個人造化,要是我們變了卻仍然是彼此頻率相近的一類人,那麼就更證明我們再次相遇的難能可貴,若是見行漸遠抑或再沒過去的契合也沒什麼好緬懷的,我們不過曾經相遇在彼此最相近的時候,當時我們幸運的有過一段並肩同行的途中,而且我們當時很快樂,這樣想就沒什麼失去的悵然若失了,就放心把一切都交給我們不能左右但珍惜的緣份吧。」
是的,當時我們很快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QsTeyLqz6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Xwe_UIY0UA
分類:心靈

在搖曳的花朵中 感受到了你洗髮精的香味 是擦身而過了嗎 雖然轉過身去看 就只是看到了人群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