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慢傷

在離開他,或他離開之際,往自己想要的生活前進。不太懂這是什麼樣的過於積極,剛好排滿的時間表像是為了不讓自己寂寞下來的反射防衛,又像是終於能夠盡情奔向自己忍耐已久沒能好好去做的事。以為從中脫離的那天狠狠灑淚了一次就夠,但似乎是不夠,直到起飛的日子接近了情感才像滴入清水中的墨,緩緩暈開。
這也不要那也不行,總是有無數的理由能夠促成一個結束,總是有許多刁鑽的執著讓人不想再與自己過不去。無論有幾次笑眼看著彼此的分秒,只要有一兩次無法吞嚥的澀,無處可抵消,美好的回憶依舊美好,痛苦的那些依然痛苦。就這樣吧,為了自己好必須如此之後的兩周,總覺不夠難過,反應太過輕鬆,和久違的朋友傳訊息時如剛好撿起了一張地上的碎紙一樣帶過,連哽咽都不太有,這心青字,有這麼不深嗎?
只是在韓劇隧道裡,與學生的亂扯話打趣間躲著躲著,在新朋友的面前也不適合大談這些好像他們是替代品似的,傷的線頭就這樣繞啊轉的找不到了,越是想要讓生活走在正軌上,就將想要傷感一陣的情緒壓得越深。矛盾說來,除了痛的淚水也有含笑的部分,提出這樣的要求,就是為了追求自由的幸福,謝謝從京都而來L的聲音,沒有妳一直的鼓舞,我不會有勇氣放棄這件事情。這樣帶著詭異喜悅的慢傷,是讓我心情上複雜的原因。
沒有人知道我們必須努力多久,而我也等不下去,你說,你原也在等著飛離的那一刻如釋重負,是不是只要距離,我們就可以繼續?不是這樣的,只是因我的自私,我不想被你困住我的喜好而已,我對愛情能付出的心沒有強烈到能去堅持兩個人的繼續。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感情裡,一直有著這樣的困擾,或許是太愛自己了嗎?我還沒找到答案。
升空之後,就把悲傷留在這裡吧。你離去,留下的是我,在日後走進我們曾一起生活的空間的時候,彈奏完鋼琴的我不再聽到說著好聽的溫柔聲音;在日後於那條我們大啖消夜的小吃街的時候,炸物店老闆冰店老闆可能會問了一下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的問題;在日後坐在那個公園的涼亭發呆的時候,我會想起那個颱風夜,硬是要坐在不堅固的空間看落葉颳風,以及旁邊老是拎著2公升可樂才夠喝的身高很高的人;在日後經過我們一起落下足跡的街景的時候,我還能記起那個一起來的人是你嗎?我還能記起你當時說了什麼話嗎? 原來傷的線頭在這,寫至此刻,淚開始在臉上亂爬。
為了尋找更重要的自己而告別這一段時光的美好燦爛又滿目瘡痍,留下的記憶,會將我們帶向更好的地方。然後我從來不會忘記在我身邊傾聽陪伴過的那些代號,你們讓我在這過程整理了好幾次思緒,因為你們的問和聽,我才有現在踏出此步的自己。
無可避免的連R都要糗一下,說著不會帶新的人來幫我送機吧這樣的可惡話,每一次的付出並不假,不管或快或慢,都需要時間讓自己摸夠那個傷疤。
於是這樣的抉擇,屬於R的章節已句點,翻頁之後的段落開頭會是怎麼樣的,帶著傷還是能寄盼著明天睜開眼的第一道光。例如敲下心情的這件事,例如朋友推薦的幾首沒聽過的歌,例如新的國外視訊課程的學生,例如聽一個朋友被初戀回頭盯上的煩惱,例如想要為脫魯的朋友大慶祝一番,例如靜靜的看完一本小說,生活也只是這樣而已,例如療個傷或是稍微想念一下。
分類:親子

在搖曳的花朵中 感受到了你洗髮精的香味 是擦身而過了嗎 雖然轉過身去看 就只是看到了人群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