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避暑

早上九點的谷關小七前,一群單車騎士席地而坐,手上是關東煮,茶葉蛋,熱狗。騎士中唯一的女生,就坐在我旁邊,我們隔著窗戶,偶爾望一下聊天的他們,什麼都聽不到。
如果起身右轉出去,路再過去一些,是一間全家,經過全家前,會看見幾位重機騎士和他們的愛車,每一台都可能有房價的程度。小七對面的溫泉飯店,遊覽車遊客正鬧哄哄的在招牌前喬拍照,沒有瞥見登山的散客,或許只是服裝上比較單純,所以沒認出。
人來來去去,挺是熱鬧,周日上午九點的谷關。
久久一次,所以突然想起了紐西蘭的旅行,什麼是早起後步出房看到山林的感覺,今早的視線,成為我目前生活中的幸福高點之一。上次的幸福高點是五常街的墨西哥美餚,以後如果朋友來台中需要推薦餐廳,我終於有實在的話可回了。跟R告別,他動身前往唐麻丹,繼昨日東卯之後的第二座山,被女友無情拒絕,只好孤身前去,尋找他在網路文章上看到的瀑布祕境。如果不是R來台灣,我可能一生都碰不上谷關七雄的任何一座,對於爬山也不是特別討厭,甚至有喜歡的部份,只是周末時間有限下的優先選擇不同,爬山有時候比較是我的次級選項,或是有些山聽到路程要6小就想翻白眼,直接用時間長度判步道死刑。昨夜下榻大道院,時間上不需趕公車回市區,寬裕很多,壓力減少,所以雖然我曾千百個不願意,還是來了此趟。
另外一件寬裕是在廟過夜的花費,整個讓我們很沒壓力,在此感謝台灣的民間信仰,在登山活動或自助遊中扮演的重要腳色。
好奇什麼是山中宿廟一晚,也是膩了都市的燈火高樓,也是受不了自己對於爬山的懦弱反應吧,或者還有參與伴侶的愛好的這個努力,反正是來了,而且結果出乎意料的,舒服到讓人覺得再來也不錯。昨天下午回程時樹林中又霧又雨的,溫度涼快,穿著廉價雨衣走著也不覺得悶,還有霧帶來的幻視讓大腦失去控制,猜測那是吃興奮劑的感覺,讓前方的景時而遠些,時而旋一下。以為有雨會很麻煩,霧多會恐慌,還好雨霧的程度都適量,適量到讓人像在幻境中一樣,很是喜歡。
一小時過去,我仍停在小七的同個位子上,單車車隊,一隊接一隊,輪番出現,是好事吧,體驗過這段路程美景的這些人,會幫忙一起守護這個地方。昨晚在小七吃飯時,腦海不免會想,所以啊這個小七剝奪了當地人的什麼生意吧,可是也不知該怎麼繼續往下想,作為消費者,我是共犯。
如老媽的經驗所述,東卯山的前5公里就像親子路線,非常平,輕鬆好走。登山口位在大道院的後方,從大道院走到登山口先是一段上坡路,要努力一下才會到登山口。先是餵了你好幾顆糖,然後突然給你喝苦茶,那5公里和最後1公里的差距像是這樣。上次爬白毛山,我一路都在喝苦茶,所以沒有強烈節奏被打亂的落差感,這次體會到了,另一滋味。
搭周六8:00從台中發車的153,10點才到大道院的時候,許多登山客已經在下山的路上了。這樣也算是個好處,我們登頂的時候就不會和早起的鳥兒們擠在一塊,不需為了和海拔標或三角點照相而排隊。3點初,剛到頂點,沒有其他人,只有不遠處從山下傳來的雷聲,暗示著天氣要變色。有一面的山景完全被雲霧遮住了,我們只得以另一面為背景拍下成就達成照。和接著抵達的登山客稍聊幾句,收下對方送的蘋果,懊惱沒有東西可以回送,就當作是比較年輕被照顧了吧,R說下次一定要多準備東西,免得遇到這種場面,互送零食的登山潛規則,真是溫暖。
雨勢來的不快,快速通過難度較高的1公里後,先是霧氣,然後小雨,然後大雨。在途中唯一的涼亭躲了下雨,啃完飯糰,接著上路。有壓力的部分是天色漸暗,忍著腳底的疲憊,從悠悠講講話的下山步伐越來越是被天色追著跑了停止對話起來,直到接近登山口的時候,心才放鬆,雨也小了。
禪房是十人一間的上下通鋪,性別分房,沒有和我同齡的人,幾位的裝備就是登山的樣子,倒是沒有看到香客。入宿的登山客加上男房,睡滿了兩間,人數不算少,有些聽說是明日才要登山的人。起初不懂為什麼在這樣的夏季提供了一件厚被子,深夜時身體直接感覺到了想起來,可別小看,山上的日溫差。聽著外頭大雨聲入睡,卻覺得安靜。
今晨起來的時候,雨已經停了,看著山鑲著霧氣,也是一種安靜。多久沒有一覺起來然後眼前可以是山的浪漫呢? 一瞬間覺得這就是幸福。
是不是每次都在抱怨中夾著快樂感的說著生活很忙,忙著適應R在這的剩下越來越少的日子,試著少一點吵架,忙著時而備課大人視訊中文課或兒童現場美語課,完整的體驗親職教育是何謂,美語教學的技法根本就是附帶課程而已。上班就像是這樣日復一日,除了學習如何唬住小孩的新招,就是從中文課中聊些鬼島亂象嚇壞國外學生(例如補習補到天邊)。抽空是像去萬代福看二輪片,攤在床上看英文字幕的捷克電影,找好吃的漢堡店或墨西哥餐,把捷克語的一到十數一遍然後再從十數到一,心不甘願地去爬山,然後發現還不錯。還是會想做些什麼,能一直跟少數朋友固定見面,能斷斷續續跟熟又不熟的朋友久違小聚,在朋友脆弱時說些幫不上忙但是陪伴功能的話,在自己要掉淚時找人亂說話。但是這樣還不足夠,需要更多東西來填補沒有練團生活之後心中空掉的位置,好像就是少了那個吧。從看劇中吸收新東西也好,從射鏢中培養新興趣也好,好像還遠遠比不上有團體的感情一起共築一個事情的感覺,不知道怎麼安撫有時突然會有的這種焦慮,是太依戀過去的樂團日子嗎?是還不夠成熟嗎?或是其實知道自己需要屬於一個團體而沒有去追求嗎?
要說轉得很硬,真想知道這個夏日要怎麼好好避心中的燥熱之暑。
分類:登山

在搖曳的花朵中 感受到了你洗髮精的香味 是擦身而過了嗎 雖然轉過身去看 就只是看到了人群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