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變動

過於悠哉的樣貌也不是我所樂見
因為尋求刺激而拾回了點高中味
12/31-1/1工作替換的銜接非常圓滑,何其幸運能這樣無縫接軌
仍然算是在教育相關的場域打滾,做著庶務,少了英文
新工作在我的母校展開
校舍已翻新,回憶並不能勾起太多
在廁所打掃講鬼來電一群人嚇得要死或是和男生搶接躲避球的簡單事情
每天看著這些矮不隆冬的小鬼,還未社會化,也是充滿療癒
作為一個專案計畫的囚者,我能參與的校園事務有限,需要培養情感默契的工作夥伴,也不過行政處室的幾人
僅僅一個蜻蜓點水短期存在的我,置身校園,卻不是教育者的腳色,像座自由孤島
只要面對自己的完成與一位上司的一聲OK
即便工作之易,只需助攻而非真正決策動腦者
所謂空虛按耐不住這樣的安定朝七晚四
當初怎麼決定也只是為了麵包
晚四的之後我開始獵物,多餘的時間,想怎麼累積生活
如同高中的回憶不是只有學習知識而已
如同在大學的日子不僅止於趕作業底線 
我喜歡安排那些除了一般日常的必須,剩餘時間能做其他不一樣的事伸觸角的感覺
高中及大學在社團的付出,青春一字即可概括就不多贅述
另舉例就像是偶爾看個紀錄片,雖然也無法改變社會
就像是偶爾看個冷門電影,即便醉生夢死一秒也沒領悟
生活之於我需要日常以及新鮮的併合出現 
沒了日常就是失去了水和陽光,沒了新鮮就是失去了偶爾迷眩的煙花
可能愛情也是這樣延長的方法,兩個星期後可能終於即將要迎來我不容易的第一個一周年
如果多說一句無妨,遠距離戀愛真是帶給熱愛自由的人好好戀愛的機會(笑
或許也只是剛好我喜歡著那樣不太騷擾彼此生活的互動模式
回到如何累積生活的選項,下班之後直奔琴房是清單上的一條
要怎麼投資自己我問,英文不是唯一的答案但仍算是個工具
即便補習文化可說是種噁心
也是看看下一代的機會
選好了兼職,上工
於是在過年結束後有了2份工作
不想虛幌我身上有著的價值,渴望被他人所用,未遇伯樂,就要去找伯樂
前陣子回去補習班(和兼職不同間)找學生時代的數學老師,坐在以前國中到高中上課6年的教室快要哭出來
環境空間的熟悉感總是非常直接的映在情緒上
互相更新近況,對於我迷惘不停的未來他說了一句話
"不是你想做什麼,而是社會需要什麼人才"
工作能同時獲得精神上滿足是美好幻想,掙錢把自己塞進社會的坑是中肯不過
所以其實不是伯樂,至少先要有個馬場
時薪普普也是為了讓英文繼續在我生活中流動,感受自己是否具有這樣的不可取代性
學生帶給我的衝擊遠遠超過我的預期,我做著不全然讓自己快樂的事
以為是來輔導英文,大部分的時間卻是花在溝通,挑戰著一些自我放棄的學生
也或是他們看著我的樣子不把我當一回事
這才開始對於那些站在最前線的教育者們肅然起敬,想起當年國小時被全班霸凌的老師,事情的發生也不全是她的錯
這個文化裡面已習慣學生需要高高在上者裝出一副威嚴下達命令來管理
或者這只是個不讓誰爬到誰頭上的競賽?
果然是在其位才會了解該位之難處
教育現場內心非常掙扎,不想以權威者的姿態浪費精力控制這群對英文失去樂趣,考卷丟一邊玩起手機大聲喧嘩閒聊的學生
瞬間想套到社會觀察上,這些人擁有資源並不把握,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吃點苦的人日後若變成敗類,也沒什麼好疼惜或為他們找藉口的
是否和曾想做社工的我完全背道而馳的想法? 這就是一出社會能發現的許多痛苦,也知道過去的自己多單純
例如社工朋友提及補助款被案家拿去賭博的困擾
我並不知道補習班向他們的家人收了多少錢,但只要想著他們家人工作的樣子我就一陣心寒
只好運用看電影的腦袋想著他們是憂鬱的主角們,學業不是他們能找到快樂的地方,九降風或許吧類似
有些事情的確是我們的文化沒有因材施教,他們太快的不願付出努力多試幾把也不值得同情
不過不妥協於社會價值大部分人所追求的好(成績)也讓人挺敬畏的,雖然那可能只是源於他們的懶而不是他們懂了人生的什麼哲學
只好每一次的提醒自己或許能夠選擇帶個面具臉去完成義務性的工作,時間很快就過了
想想一周就一小時多難搞的這一班,也是沒什麼影響,練等自己的情緒底線
然後暗暗羨慕能面煞兇惡壓住學生的那類人,自己不是那塊料哀
有痛苦也有快樂的部分
除了自我放棄的學生也不全然是不滿
還是能從與年輕一輩的交談,聽他們現在眼中的世界,以及解釋一點英文的相關感到成就感
只是樂於在那個時段向我求助的學生比我預期的少,在這被逼著讀的多於自願向學的
我比較像典獄長而不是教育者的腳色,如此可惜,但我也從這生態中看到很多事情
陣痛期過後即便時薪如此悽哀,即便說地點離我的住處有些長途跋涉
我還是留了下來,把時薪從腦袋稍稍打掉去想著我從中獲得的思考機會
沒有足夠刺激的挑戰與困境的觸礁,生活的深度難以強烈到刻在心上
人生求的充實滿足不是從銀子的重量就能去抓住的如同我那為了藝術重考的妹妹一樣
補習班可能當我好騙時薪當牛馬,但我自以為是的思想已經遠高於他們看到的層次
然後碰過之後成長了就能抽離,也算嘗試過這個領域
為了兼職的工作,朝七晚四變成朝七晚十
幸好不是每個上班日,只是盡我所一點可能的空餘
甚至能夠美麗的台北周末計畫聚聚老朋友被我自虐成了有點愚昧世俗味的存錢大作戰
用兼職把自己困於台中一陣子也是我的一個讓自己過著束縛一點的生活的奇想
這樣在十點離開補習班騎著腳踏車慢慢回家的路上有點高中的早出晚歸生活又出現的感覺
或是把家與兼職補習班的距離當成台大與師大的距離那樣去見了朋友一面在接近半夜的時候往返的感覺
慶幸自己還足夠年輕身上背著應該要做的事的同時,還能有力氣做別的錢少賣血汗虛偽成就感的事
在生活中添加兼職帶給我的所有掙扎過程,能與更多人相處多靠近一些,是我感到最為溫暖欣慰的部分
工作之於我,我喜歡盡可能與更多人社交,這點在兼職過後又更加確定
喜歡工作上的社交並不是包容這個社會的險惡,而是不想變成偏見獨行自以為是的那類人
不要一直用著同一種眼光定義一個人或一件事情
這是工作上的社交能夠帶給我的成長
以前的我是為了交朋友的目的而認識人
現在的我是為了探索這個社會多變的樣子而想多認識人
工作之後生活範圍的大大縮小,讓多認識人這件事變得更加可貴
祖母聽說剩下多少的時間,生日接近也顯得不是那麼重要
或是生活添了兼職的忙碌讓我沒有太多時間去注意這個日子的靠近
醫院過夜一晚,老家過夜一晚,以及其他瑣碎幫忙照顧的小時間
更能靠近看生命的渺小,實踐如果再不做就真的來不及的事
在老家果然是比較會劇痛的,想到房子會寂寞起來就令人有點難受
高中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而坐著火車興奮回去,而那理由即將消失
對生命限額的已知淡定以及對一去不回的分離哀傷情緒交雜
在終點來臨之前,我看著父執輩對於兩種不同的答案做足準備
學習又是接受又是抵抗,對於人生的不可避免 
兼職的日子應該不會太久,因為我仍想念台北的朋友
當然對於在台中能一起出門見見閒聊的朋友也是充滿感謝
分類:親子

在搖曳的花朵中 感受到了你洗髮精的香味 是擦身而過了嗎 雖然轉過身去看 就只是看到了人群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