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對建築藝術感到迷惘

建築
建築是人類的奴隸,迎合最中庸的規則及人類比例,只是為了讓一切都舒適得宜不得侵害人生存的權利,以至於我們把無障礙放到至高無上的地位,倘若違反此原則,那必然得惹得一身罵名,背負沒有同理心、不在乎人人平等的枷鎖。
這時代的建築,到底會因為何種原因才得以名留千古?在幾年考涯的薰陶,或多或少潛移默化了一種適性的規畫手法,總以退為進,適應了自然生態、人類及演化至今的社會進程。思考著自比例理論之初,建築的發展是不是已被侷限在可預期的結果上。討論的議題沒有一個脫離人的使用,為何建築必須以迎合人可控的方式與人相關?為何建築必須符合五感的需求?
縱使沒有光線、沒有色彩、聽聞不得就不符合建築的標準嗎?明明人類也願意屈身匍匐在狹窄的洞穴中探險,明明也會為了一探宮廷秘境奮力推開遠高於比例的朱門,當然也會願意爬上陡峭的山稜或神殿。只要能夠維持呼吸,建築的限制和規範何在?
明知道建築不同音樂繪畫般有任性的條件,不可過於追求個人風格及美感的極端。建築本位大概是藝術裡的慈善家吧,總是得頭頭是道的講出對當代的貢獻,還要發表看到使用人很愉快地在場所裡活動便是設計者的期待這種言論。確實有時是如此,我們往往會被活動在空間裡展演的情景而感動,但總是有種隱形的束縛,在某個想要放飛自我的狀態時顯得窒礙難行。人至少需要習得一種藝術來表達個人的情感,但建築好難是那唯一的選擇,總是需要再透過文學、音樂、繪畫、電影來達到紓發的效果。
已不太確定建築是不是像一開始所認為的,一半理性和一半感性下的產物,甚至都不知道甚麼是未來可以做的建築,又或者只是做著他人規範下的建築。難道建築理論的發展就沒有邏輯謬誤的可能嗎?
建築如果是藝術的一環,又帶著服務人的本質而存在,那到底甚麼是藝術該有的樣子?是不是任何可具像化並在美的領悟上創造歸納成型的,都可以稱為藝術?
會有這樣的疑問,是感覺到為何我們總走在別人所認為的到道路上,就算是最可以自由發揮的藝術領域裡(依目前歸納)仍然如此。而這也直接影響了未來的自己到底該做甚麼、能做甚麼。依樣畫葫蘆不算困難,困難的是自己要追求的是不是把最精緻的葫蘆當作一輩子的信仰去追求。在變動的時代,我們是不是要重新定義所有已知且視為真理的一切,才能真正地把舊的自己洗淨後,好好以當代人類的思維選擇我們想要相信的,且在有限的齡期內,貫徹自己的執念。
不知道自己能做甚麼,但感受到現在的狀態不對。
#建築 
分類:心靈

來自宜蘭,台北生活|建築工程師 x 捷運車站設計| 微胖的爵士鼓愛好者 x 長板新手 |城市.空間.微觀 x 有感而發 |自我成長.管理|旅遊.生活|聯絡請洽:[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